谁知女孩竟说, “学姐,你想到哪里去了啊?”声音软软绵绵, 小姑娘特有的娇羞。

孟寒一愣,迅速反应过来,内心痛骂自己。

你说说你,成年了思想就变得这么龌龊?

小央不过亲了你一口,你都能联想到.?

孟寒摇了摇脑袋, 想把所有不干净的想法甩出脑海, 女孩却在这时又凑近了她些, 一瞬不瞬看着她,极是认真。

“学姐,虽然我们差了一个成年的距离。”女孩委委屈屈地祈求, 扯着她的袖子,“你可不能背着我找别人哦, 我会难过的。”

“嗯?”孟寒眨了下眼,信息量太惊人,硬是没听明白。

继而简单的两句话拼凑起来在脑海中组合成唯一不会有任何歧义的含义。

孟寒再一定睛,女孩鹿眼里满是狡黠,分明是恶作剧得逞的满足感。

好啊!她是故意的!

前面那个亲亲也是故意的!

这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不就是一声姐姐吗,没完了还!

孟寒后槽牙磨了磨,屏了口气, “就这么喜欢皮?”

沈暮央嗅出了危险的气息,保守地后退了一点儿,眉眼间的得意却依旧耀眼。

“找别人?”孟寒反追回去,仗着身高优势,居高临下地俯视她,“你这小孩,怎么什么都敢说?”

言语间已经有了隐隐的怒火,别的玩笑开了也就开了。

可这种话,孟寒忌讳得很。

不知道什么玩笑能开什么不能开吗,简直没有分寸,是想伤她的心还是自己的心?

女孩从她薄愠的眸子中立即就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自觉反省,暗骂自己。

“我错了。”女孩咬着唇,扯了扯她的衣角,“学姐,我再也不拿这种事乱说话了。”

孟寒的火儿微微散了点,不咸不淡道,“不是非让我喊你姐姐吗,怎么愿意喊我学姐了?”

其实沈暮央心里对姐姐这个词是有那么一点儿小执念。

但是也没有那么深重,她最开始让孟寒喊她,不过是一时的逗趣,却没成想孟寒会露出那样别扭害羞的一面,她觉着新鲜又看着喜欢,便忍不住时常拿出这件事来惹惹孟寒。

此时不同于往日,她才不愿意真的惹孟寒生气呢,她想和学姐一辈子开开心心,永远不吵架。

于是,沈暮央非常讨好地又眨着眼喊了句,“学姐。”

孟寒的表情似是松动了点儿,女孩趁势追击再加把火,自己把脑袋垂了下去,又抓住孟寒的一只手搁在自己头顶,非常乖顺服从的模样。

第三声了,这一声沈暮央特地拖长了调,暗含点儿撒娇的意味,柔柔娇娇。

孟寒淡定如斯的面容终于出现破裂,有件事儿她想了很久了,那天午休在天台因时间所迫不得不硬生生叫停的那个吻。

后来,又一直都总有这样那样的事儿耽搁。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em0p.dzhhyy.com  a3d.dzhhyy.com  wch.dzhhyy.com  a8g.dzhhyy.com  pg1q.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