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清明有些不放心的看了钱浅两眼,但他最终什么都没说,直接御剑和玄靖一起向云阜山南麓飞去。

“我们也走。”螭焱转头招呼钱浅和慕秋水。钱浅刚跳上长空准备出发,突然被人叫住了。

“姑娘,有没有多余的御风符?”

钱浅低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帮了她两次的那个赤桑族青年。他的长弓已经收起来,和箭袋一起背在背上,和几个赤桑族小伙伴一起,正抬着头望着钱浅。

“我们羲和族的修炼方式与你们大宗门不相同,不会御剑的,”青年看钱浅低头看他,一脸认真的解释:“我们跑过去怕是会比你们慢不少,之前是你那位朋友给了我们几枚御风符,我们才能及时赶到。”

“说的是玄玉师姐吧?”慕秋水赶紧低头翻乾坤袋,掏出几枚御风符递了过去:“给,还有十几枚,全给你们吧!等下你们可以去修士营地,那里有支援的法修,随便找谁给你们做些常用符箓都可以。”

“来不及过去了,”青年将御风符往自己身上一拍,飘在钱浅身边:“我们同你们一起去云阜仙湖。”

结伴同行没什么不好。螭焱点点头没再说话,几个人能御剑的御剑,不能御剑的御符,大家一起往云阜仙湖附近赶。

刚刚接近云阜仙湖,钱浅就已经看到整个湖面上都缭绕着淡淡的紫黑色雾气,湖水看起来平静到诡异,湖心处,一个巨大的椭圆形光阵浮空竖立在距离湖面差不多五米的位置,也同样笼罩着一层紫黑色薄雾。

光阵前方几米的湖面上,一个金色的法阵正在运转,法阵四周有守卫,那些守卫像是凭空站立水面上似的。钱浅正想往前飞得近一些,好看清楚,却被一层无形屏障挡在云阜仙湖三十米开外的距离,她几次试探都无法穿过屏障,只好暂时降落。

“是结界!”螭焱面容严肃,降落在钱浅身旁:“魔族动作还挺快,将魔域之门和阵法都保护起来了。”

被挡在外的也不止是她,随后赶来的修士几乎都没法穿越结界。而云阜仙湖出来的魔族却可以自由出入,钱浅降落的位置很快成了战场。脸上带着魔纹的高阶魔族陆续从半空中的魔域之门出现,之后踏过平静的湖水,朝修士们而来。

云阜仙湖之前是有一部分修士和妖族守卫的,原先的那些守卫几乎全都死伤殆尽,结界内散落着毫无生气的修士或妖的尸体,魔族踏着这些尸体在结界内集结,紧接着成群结队地杀了出来。

恢复人形的鸣鸾站在结界外,仔细探究着这不同寻常的屏障,她几乎将自己千年累积的知识全都挖了出来,一条一条法诀试,但就是没办法破除屏障。

松阳真人最终也坐不住了,天道制约之下,他身为地仙原本不该直接介入魔界与人界的战争,但他还是不顾天罚站在了云阜仙湖结界前。

昆仑山赤霄派擅长封印术,对于破解一道也颇有研究,但魔族结界十分特殊,松阳真人一时间竟也束手无策。

唯一可以穿透结界的,是有破法之能的赤桑剑。没错!赤桑剑可以穿透结界,但也只是剑能穿透,执剑者还是过不去,人类修士还是被结结实实地挡在结界之外。

很快,第一批魔族军队集结完毕,潮涌一样杀出结界,和结界外严阵以待的修士们厮杀成一团。

这是训练有素的魔族大军,并不是灵智底下能力有限的影魔,他们修为高深,还是训练有素的军人,令行禁止,冲锋极其有效率。

魔族军队如此严整高效,大大出乎修士们的预料,为了保护修为不足的年轻的弟子,各大门派的长辈们冲在了最前面,但战争又不是一对一的切磋,个人修为再高,对于战争形势的影响也是有限。

这群训练有素的魔族战士,修为极高,很快就将修士们的第一道防线冲开了口子。钱浅看到玉宸阁的灵钊道长被魔族战士一剑刺中右胸,嘴角汩汩冒出血来,还在勉励挥舞着手中的灵剑,他似乎已经感觉不到其他,只想再挡住魔族片刻。

幸好附近一个狼妖及时注意到了苦苦支撑的灵钊道长,他直接冲了上去,将灵钊道长整个扛起来丢在自己背上,接着化为原形十分灵活地朝着山脚处的修士营地冲去。

周围不断有金色火焰燃起,将魔族的尸身化为灰烬,也不断有修士倒下,丹师们组成小队,穿梭在五光十色的咒法和剑影之间,抢救重伤倒地的修士和妖族。能救的尽量迅速抬回营地救治,已经死亡的暂时也无法收尸,只能任由他们的尸体随意散落在云阜山茂密的草木之间。

钱浅觉得自己执剑的手都麻木了。她身旁的慕秋水,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但依旧执着的一条一条法诀打出去,配合钱浅攻击,站在她们背后的螭焱将紫电凝霜枪舞成一道淡紫色流光,作为带主角光环的重生党,螭焱对付魔族显然比其他人有经验得多,长枪配合法诀,攻击极其有效率。

但没人知道,看似冷静迎敌的螭焱内心有多么焦灼。眼前这些魔族大军比他记忆中的更难对付,站在结界内指挥战斗的魔将并不是他曾经见过的那位,而这位魔将指挥战斗的水准显然比他记忆中的那位高得多。

而且……结界,要怎样穿过结界破坏支撑空间通道的法阵?!螭焱一枪挑开眼前的魔族,焦虑的看了一眼湖心处的法阵。难道还是要走前世的老路,用唯一能穿过结界的赤桑剑?

第1696章:各位,请先做完主线任务(196)

云阜仙湖的战场一片混乱,人界损失比魔族严重的多。幸好两个时辰之后,云阜山南麓的战斗结束了,饕餮顺利被斩杀,大批修士和妖族来不及修整,匆匆赶赴云阜仙湖战场。

钱浅觉得她老爹一定在她身上安了个GPS定位,明炴一到云阜仙湖战场就准确地出现在了她身旁,当时钱浅正和慕秋水合伙对付两个魔族,明炴老爹一来,一把火帮忙,直接弄死了离得最近的一个魔族。

钱浅和慕秋水对上两个修为高深的魔族,原本就有些捉襟见肘,明炴过来就弄死一个,她俩身上的压力陡然一轻,很快就合伙将另一个魔族也斩杀。


cverm.dzhhyy.com  61xt.dzhhyy.com  qnl1.dzhhyy.com  jxld.dzhhyy.com  awbn.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xzvukl.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