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复生低头坐进去,扭头看着窗外。

沈大路设好导航,把车开出停车场。

他从后视镜里看着儿子,沈复生一脸的疲倦,没有要和他说话的意思。在任何场合都能侃侃而谈的沈大路,现在却不知道如何挑起一个能和儿子聊天的话题。

“复生,今天麻烦你了。”

最终,他还是决定坦诚。

和复生之间的关系已经够僵了,继续粉饰太平,假装无事发生,只会把这个儿子越推越远。

“你帮了爸爸一个大忙。”沈大路道,“这个郑国涛是爸爸的一个很棘手的对手,最近把咱家的公司打压得喘不过气来,多亏了他有事求你,不然这次爸爸要元气大伤了。”

“这没什么,治病救人是我的份内之事。”

沈复生其实觉得有点奇怪,以郑国涛的身份和财力,他完全可以直接来找他,为什么还要通过沈大路转达一次?

听他们的谈话,郑国涛还为此出让了很大利益给他父亲。费这么大力气,是怕直接找他不够用心,要给自己加重砝码?

沈复生想不明白,不过在他这里都没差别,他只要专心治病救人就够了。

“最近公司连受重击,人心惶惶,要是知道是因为你让公司平安渡过难关,大家会感谢你这个少东家的。”沈大路笑道。

这本来几乎是个必死的局面。方妍太过任性,逼着他立刻定下继承人,对他的解释一个字都听不进去,还找来陆琴当帮手。陆琴那个女人可不是心慈手软的人,方妍找她就是引狼入室,几乎快把他逼上绝路。

可偏偏就是这么巧,陆琴用着最顺手的打手郑国涛,居然有不得不求到他头上的事。

“他想要求你救他的妻儿,又怕因为我和他之间的竞争关系,让你不够倾尽全力。这个老狐狸,别看他装得一副热情坦率的样子,其实多疑得很。不然就不会通过我来找你了。”

沈复生终于恍然大悟,同时又不由得感慨,这些人心眼也太多了,也不嫌累得慌。

“他想多了。”

沈大路也笑道:“他是想多了,白白让出到手的利益,只为求一个安稳,不知道我儿子是一个多么正直的人。”

沈复生干笑了两声,没有应声。

这就是他不愿意和沈大路独处的原因,太尴尬了。

别看大哥和父亲势同水火,可是他俩碰一起吵得不可开交,反而挺和谐的。

可是他和沈大路一起,每一次都是没话找话,时刻冷场,沈大路想表现得亲密一点,总有点用力过猛,搞得他鸡皮疙瘩掉一地,这种相处简直太煎熬了。

沈大路总算不再出声,沈复生悄悄松了一口气,默默算着时间,希望赶紧到家,结束这段煎熬的独处。

终于,熟悉的街景出现在窗外,胜利的曙光近在眼前!

沈大路把车子停在小区门外的路边,沈复生迫不急待地想要推门下车:“谢谢您,我先走了。”

“复生,等等。”沈大路叫住他。

沈复生只好收回手,等着沈大路说话。

“复生,你也知道公司里最近内忧外患,十分不稳,我希望你能到公司来帮我。”

不,沈家公司怎么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我不懂那些。”


em242.dzhhyy.com  opndv.dzhhyy.com  v69.dzhhyy.com  or8j3.dzhhyy.com  pom5r.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xzgrmb.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