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巴虎可能都不会成为家族那一个产业的管理者,他只会成为家族那些产业里的一个普通一员,这就是巴虎以前的命,但是巴虎真的不想这样,他真的不想成为那些打理家族产业的弟子之一,他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修士,他想要让他的父母因为他而感到骄傲。

深吸了口气,巴虎躺到了床上,慢慢的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但是因为心里有事儿,他却一直都睡不着,费了不少的力气,他终于是慢慢的睡着了,又是无边的黑暗,他依然不停的往前走着,依然是没有办法发出声音,但是因为有了一次经验,他也没有惊慌,只是默默的在往前走着。

但是奇怪的是,他感觉到,自己这一次好像走的比上一次更远了,足足多走了一倍的路,他这才看到了那个光点,他马上就往那个光点那里跑去,但是那个光点好像是在后退一样,他往前跑,那个光点就往后退,他能看到那光点,就是不能接近那光点。

这一下巴虎真的急了,如果他不能靠近那光点,就不可能进入到那大门里,就不可能成为血杀宗的弟子,那他就完了,一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上一次没能答应那个镇墓兽,要是他真的失去了这个机会,那就真的完了。

一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加快了速度,又跑了近一个时辰,他越来越着急,最后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就在他都想要停下来的时候,突然他的眼前一亮,那大门直接就出现在了他面前一丈远的地方,他又看到了那个镇墓兽,随后他就听到那镇墓兽的声音传来道:“怎么样小子,这一次知道着急了吧?哈哈哈哈!”

一听到那镇墓兽的笑声,巴虎不由得一愣,随后他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哭笑不得的表情,感情这镇墓兽还生他的气了,所以才会如此的捉弄他,他不由得苦笑着冲着那镇墓兽道:“是,前辈,晚辈后悔了,晚辈想要加入血杀宗,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机会。”巴虎今天特意的去查了一下万山界的各宗门,他发现万山界这里的不管是大宗门,中等宗门还是小宗门,就没有一个叫血杀宗的,就连以前被灭掉的宗门,都没有一个叫血杀宗的,这让巴虎不由得更加的感到好奇了,不过他也放心了,在他想来,这个血杀宗,应该是一个小宗门,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灭掉了,现在只剩下了那么一个指环,至于说这个什么弟子训练场,可能只是指环里的一个幻境,里面可能留下了什么功法,所以他才决定加入血杀宗的,因为他认为,加入血杀宗,跟五虎宗的弟子身份,是不会有任何冲突的。

镇墓兽好像对巴虎的表现十分的满意,不过他还是道:“你同意加入血杀宗,那就不用对我那么客气了,我跟你说过了,我就是一个看大门的,你以后就是血杀宗的弟子了,说不定以后的身份可能会比我还要高,不过你可想好了,你真的要加入血杀宗?昨天我可就跟你说过了,如果你加入血杀宗,那么你就是血杀宗的弟子,以后如果你背叛血杀宗,那血杀宗会收回给你的一切,同时也会要了你的小命儿,你真的同意吗?”

巴虎点了点头道:“是,我同意,我愿意加入血杀宗。”在巴虎想来,他连听都没有听说过的一个宗门,那里有能力收回给他的东西,他要是真的学会了什么,大不了直接就把指环摘下来一丢,就什么问题都没有,所以他才答应的如此痛快。

镇墓兽看着巴虎的样子,好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镇墓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随后开口道:“小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没有关系,只要加入血杀宗的人,就没有人想过要背叛血杀宗,也没有人想过要离开,进去吧,好运的小子。”说完那大门轰然打开,但是门里却依然是黑乎乎的一片,什么东西都没有。

巴虎有些不解的看了大门里面一眼,不过最后他还是往大门里走去,他到是想要看看,那镇墓兽到底是不是在骗他,如果那镇墓兽真的在骗他,那他醒过来之后,直接就把那指环丢到妖兽的粪坑里去。

巴虎不心的走进了大门,刚一进大门,他就感觉到自己的眼前一亮,下一刻他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个很大的室内练武场里,在这个练武场里,正站着一个,这人穿着一身的红衣,长相十分的平凡,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普通的,三十多岁的修士,他身上的练衣,都要比他更加的耀眼,一般人看到这个,第一眼会注意的,绝对是他身上的红衣,不是他这个人。

就在巴虎发愣的时候,那人却冲着他笑着开口道:“你来了,你叫巴虎是吧?过来吧。”那人一脸笑容的站在那里,他的笑容很温暖,巴虎不由自主的就走了过去,等他走到那人跟前,这才反应了过来,他马上就冲着那人行了一礼道:“拜见前辈。”应有的礼数,巴虎可是一点儿都不缺。

那人看着巴虎,笑着道:“我是血杀宗的宗主赵海,你叫我宗主就可以了,这里其实只是我的一丝精神力,专门负责教导弟子的,你的情况我已经知道,你修练的功法叫什么名字?这套功法十分的刚猛,并不适合你的身体修练。”

巴虎真的是没有想到,对面站着的人竟然会是血杀宗的宗主,他连忙道:“拜见宗门,弟子所修练的功法是伏虎功,是五虎宗的功法,这套功法确实是十分的刚猛,弟子的身体先天不足,所以现在修练这套功法十分的吃力。”

“呵呵,我知道你是五虎宗的人,不过没有关系,我现在入了我血杀宗,那你就是血杀宗的人了,这套功法对于人身体的要求十分的高,确实是不太适合你修练,不过也不能说完全的不适合你,而是你修练的方法有问题,任何一套功法,其实都有阴阳两种,而阴阳两种又会生出万般变化,同一套功法,不同的人修练,结果也是不同的,这套功法只要经过一些改变,你修练就不会有问题了,要说起来,你修练的这套功法还真的是很不错,竟然还有一部分体修的能力,能创造出这套功法的人,也算是一个人物了。”赵海笑着对巴虎道。

巴虎听了赵海的话,却是有些吃惊,创造出一套功法的人,在赵海的嘴里,不过就只是得到了一个,是一个人物的评价,连天才都不算,赵海的眼光可真的是够高的,不过他还是对赵海道:“宗主,那弟子该如何的修练呢?听镇墓兽前辈说,弟子的寿命好像只有三年了,弟子的时间可还够吗?”

赵海看着巴虎,笑着道:“够,当然够了,这里可是我血杀宗的训练场,你的时间想不够也不可能,这一点儿你以后就知道了,现在你运行一遍你的功法给我看看,来吧。”巴虎应了一声,随后直接就盘膝坐下,开始运起了伏虎劲,这功法一运行,他就感到全身剧痛,就好像他在外界一样,这让巴虎不由得闷哼了一声,他真的没有想到,他在这里运行功法,竟然还会全身剧痛,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第三百八十八章 虎行似病(上)

不过这么多年了,巴虎也习惯了这种疼痛,他最一开始是没有想到,在这里他竟然还会痛,所以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等他反应过来,也就可以坚持下来了,很快的巴虎就已经运行伏虎劲一周天。

他刚刚运行了伏虎劲一周天,就听到赵海的声音传来道:“好了,停下来吧。”巴虎长出了口气,随后就直接停了下来,随后站了起来,转头看着赵海,而赵海这个时候,却是没有看他,而是皱着眉头站在那里。

一看到赵海皱着眉头的样子,巴虎不由得的一惊,他现在已经把赵海当成一个人了,因为这么长时间了,他跟赵海说的话,一直都像是跟一个普通的人在进行对话,赵海的回答,也不像是一段精神力能做到的,所以巴虎一看到赵海这样的表现,就感到十分的吃惊,在他看来,赵海现在皱着眉头的样子,那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难题,如果赵海真的没有办法解决他功法的问题,那就真的麻烦了。

这时赵海也转过头来,看着巴虎,看着巴虎一脸紧张的样子,他也不由得微微一笑道:“你所学的这套功法,还真的是十分的不错,这套功法是偏于体修的,里面还加了一部分体修之术的精要,如果好好的专钻一下的话,还可以从这套功法之中,领悟出一套体修之法来,而且这套体修之法的威力还不弱,不过不管是领悟出来的体修之法,还是伏虎劲这套原功法,都偏于刚猛,你的身体先天不足,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两套功法,都不适合你修练。”

巴虎有些吃惊的看着赵海,他可从来都没有说过伏虎劲的情况,更没有说,在五虎门这里,还真的有体修一脉,而赵海只是看过他的功法运行的情况,就已经说出了这些话,从这一点儿上就可以看得出来,赵海的实力有多么的强悍了。

赵海看着巴虎的样子,沉声道:“我之前就说过,任何一套功法,都有阴阳两面,现在你的这套功法,就是属于一套功法的阳的一面,这一面十分的刚猛暴烈,攻击力强悍无比,但是同时对于身体的要求也十分的高,那反之,这套功法就有他属于阴的一面,这一面不会那么刚猛暴烈,相反的,这套功法会十分的软和,对身体有很强的温养效果,你的这套功法叫伏虎劲,那么之前你所学的伏虎劲,就是老虎攻击时候的样子,凶猛无比,暴烈非常,一击就会要猎物的性命,而阴的一面,那就是老虎休息时的样子,老虎在休息的时候,看起来是一直都是懒洋洋的,好像没有什么力量,甚至走路的时候,都是慢慢的,好像是生病了一样,这其实就是老虎休养的一个过程,而你现在需要的就是这套功法,对了,你的外功学的是什么?使出来给我看看。”

巴虎一直都静静的听着赵海的话,等赵海说完之后,巴虎却是一脸的激动,因为他感觉赵海说的太对了,他有道理了,之前他从来都没有想到,功法竟然也是会分阴阳的,现在一听赵海这么说,他这才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现在一听赵海这么问,他马上就应了一声,随后他心念一动,他发现自己用惯了的虎头腰刀,就出现了他的手里,随后他就使出了五虎断门刀,五虎断门刀本身是一门十分刚猛的刀法,巴虎用的虽然是腰刀,但是这套刀法用出来,依然是十分的刚猛。

等到巴虎练过之后,赵海却是摇了摇头,随后开口道:“你的这套刀法,就是五虎断门刀吧?这套刀法与伏虎劲的阳劲,要是结合起来,那威力是十分巨大的了,但是你用起来就不太合适了,我说过,任何功法都是有阴阳两面的,包括这套五虎断刀门在内,所以你接下来的修练,可能需要改变一下。”

说到这里赵海停了一下,而巴虎也收起了刀,一脸认真的站在那里看着赵海,赵海看着他的样子,不由得微微一笑,随后开口道:“不错,看样子你是真的听进去了,这是好事儿,你现在可是我们血杀宗的弟子了,放心好了,我可是不会害你的,你的伏虎劲和五虎断刀门,我都会进行一些修改,修练之后,虽然还可以叫伏虎劲和五虎断门刀,但是跟你之前学的,可能会有一些不一样,用起来,可能也会不一样,要是你在别人面前用的话,可能会被人笑话,你要有这样的心理准备才行。”

巴虎一愣,随后他看着赵海道:“宗主,改过的功法,能让弟子的实力提升吗?能让弟子的身体好起来吗?能让弟子成为一个高手吗?”这是巴虎最希望的事情,他希望自己的实力能提升,他希望自己的身体能好起来,他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高手,让宗门里所有人都高看他一眼,而让自己的父亲不在那么的愧疚。

巴虎并不恨自己的父亲,他知道自己的父亲其实是很爱他的,从小到大,他就是家里最受照顾的人,家里有什么好东西都给他,他也知道,他的父亲为帮他多弄一些调理身体的药材,会去做一些十分危险的任务,正是因为如此,他一点儿都不恨他的父亲,相反的,他感到十分的内疚,他觉得是自己拖累了家里,不然的话,他大哥的修练可能会更高,而她父亲也不用去做太危险的任务,弄得自己总是受伤。


pn52.dzhhyy.com  7rvr.dzhhyy.com  uy61.dzhhyy.com  mea.dzhhyy.com  j8ty8.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xzacis.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