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啊?爸,你能不能把渺渺的电话发给我?以后有机会,我想请她来家里做客。若蓝跟渺渺同一年,两个人年纪相仿,应该也玩得来。”高绮也是很高兴。

许宏厚将号码发了过去。虽然他年纪大,但是脑子很灵活,手机平板电脑,玩得比年轻人还溜呢。

“渺渺,你来了啊。”女主人客气的将许渺渺迎了进来。她是做生意的,和老公一起,夫妻搭档,从无到有,生意做得挺大。

家里的女儿十三岁,上初二,数学实在是太薄弱了。

朋友给介绍的许渺渺。工资女主人给得很高,来一次一个半小时,给一百块。一周来两次。平常的家教一个小时能收到五十块,就算是顶天了。

“潘姨,晚上好。”许渺渺笑笑打了一声招呼。

她的性格偏冷,但不内向,不过分热情,也不会冷漠,一般的人际交往当然是没问题的,她也不是交际花的那种。

见人带了点笑,还是跟宁远学的。

想到宁远,许渺渺的眼里就染上一点点柔色。

她觉得她是一点点的喜欢宁远,但是这一点点,就已足够让她把心放在宁远的身上。

中午两人是一起吃的饭,大学里的第一次。

当时广思烟的脸色可真是精彩极了。

许渺渺不知道宁远是什么时候跟广思烟有过瓜葛吗,宁远不说,她也不问。

“月月在里面等你,你进去吧。”

许渺渺接过拖鞋换上,进了范月的房间。

小姑娘听到门响,第一时间是往桌子底下藏了什么。

待看到只有许渺渺进来,妈妈没跟着进来的时候,小姑娘就松了一口气。

“月月,藏什么呢?”许渺渺将门带上,坐下来。

范月将书拿出来,许渺渺扫了一眼。

网文出版的。

“月月啊,你现在看这些网文书也太早了。要么先看名着,要么看看跟课业有关的书。这些书还不适合你。”

她粗粗翻阅了一下,是现代言情的小说,里面有些男女情爱比较露骨,她这个大学生看了都脸红心跳的,月月这孩子才多大点。

“我们同学现在都看这些啊。”范月吐了一下舌头。

许渺渺正色道:“你不听姐姐的话了么?我们还是先学习吧,今天老师讲的课,听懂了吗?”

范月一脸的纠结,小脸都皱成麻瓜了。

范月这孩子懂事比较早,人也古灵精怪的。就是数学成绩,基础实在是太薄弱了。

听她的意思,就是小学的时候,数学老师是个女老师,对她特别好,非常喜欢她,还是班主任呢。那时范月的数学成绩就特别好。

平常父母工作忙,范月可能把老师当成精神寄托了,挺粘她的。结果这老师教到四年级的时候,因为工作能力出色,有了升迁的机会,可以教初中。她怕如果带出这一届毕业生,就没有机会再升上去了,于是老师就走了,都没跟学生打一声招呼。

范月就觉得,自己是被抛弃了,恨上了那老师,也恨上了数学这门课。

新老师来了,是个男的,范月每天都听不下去,接受不了。自己课后去学,但上课不听,慢慢的数学成绩越来越差,现在初二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5x9.dzhhyy.com  00p.dzhhyy.com  ha4u.dzhhyy.com  2j1.dzhhyy.com  lbwf0.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