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颜轻叹了一口气,冲着她摇了摇头,“你自己那边的事情都还料理好呢,与我在这里做什么纠缠,我真是怕了你了。”

旋即,转过头去轻声喃喃道:“本来是想好好看杂耍,却这么倒霉遇到,真是扫兴。”

蒋青青闻言,凑到欢颜的耳边轻声道:“那……要不?我们先走?”

欢颜却是含笑摇头,“丢人的又不是我们,我们走什么?莫管别人的事情,看杂耍吧,正精彩着呢。”

蒋青青本来也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她一向是最爱看热闹的,这顾诗淇和忠勇侯府二公子的事情还没完,她还想接着看呢。方才不过是想着或许欢颜被顾诗淇那么一闹,不想再呆下去,才有此一问,既然欢颜不想走,那就更好了。自己可以将这场未完的戏给看完了。

欢颜继续去看杂耍,再不理会那顾诗淇。

而顾诗淇无处可坐,只好愤然转身回去了那二公子的身边,“还不跟我回家?”

那二公子方才看见欢颜和顾诗淇两个人之间的阵仗,一时有些愣住了,此时听得顾诗淇这么问,当即道:“你闹够了没有?还不嫌丢人,赶紧走。”

自己若是就这么跟她一起回去了,当着面这么多人的面,自己岂不是太丢人了,还有自己的这些朋友,以后自己还要不要在他们中间混了?连个内妇都镇不住,还乖乖地听她的话,跟她回家。

“丢人?你这个时候嫌丢人了?不跟我一起回去是不是?”

顾诗淇竟是直接上前拿起他们桌上的一个酒杯就砸了地上,“还不回是不是?”

又是一碟点心落了地。

眼见着这顾诗淇是铁了信,那二公子没有办法,只有拉着顾诗淇一起迅速离开了。

蒋青青很是高兴,这两个人当众闹成这样,回到侯府之后,势必还是没完。谁让那顾诗淇非要嫁入高门,就算在那忠勇侯府受了委屈,她那父亲也帮不了她什么,只能自己全都咽了。

所谓恶人自有恶人磨,顾诗淇和那忠勇侯二公子,是相互折磨。

顾诗淇和那二公子匆匆离开,其他人互相递了眼色,却碍于欢颜和谢安澜都还在,不敢议论什么。

一直到杂耍结束,谢安澜和欢颜他们一起离开了,其他人方才迫不及待地议论起来。

今天本来只是来看杂耍的,没想到还能赶上这么一场好戏。

大家一番议论下来,都不由觉得这忠勇侯府二公子娶了顾家的大小姐也不错,两个人倒也般配,也省得他们去祸害别人了。

新年将至,各户人家基本也都已将年货备好,而翰林院一直到了二十七这日方才闭门休息。

终于得闲,不用早起,栾静宜这天一直睡到了日山三竿方起床。其实她一早就醒了,不过是赖在暖和的被窝里不愿起身罢了。

一直到躺得烦了,方才起了身。

栾静宜从侍女的手中接过浸了热水的帕子,一边擦脸一边问道:“家里年货都备齐了吗?”

虽然是一个人过年,但热闹还是要有的,绝不能冷清。

父母本来是打算过来陪自己一起过年的,但是自己提前写了信回去,让他们不要过来,免得被人怀疑。

其实她倒也不是真的怕被人怀疑,只是家里还有祖父祖母、兄嫂弟妹,一大帮子的人,怎么能让双亲撇下他们,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独陪自己一人过年?

“都备齐了,要不公子去看看?看还有什么缺的。”

左右栾静宜也没事,也就兴致勃勃地去看了。

下面的人办事也的确是利落,一应年货已经全部准备停当。

栾静宜看着看着,突然想到冉大人也是一个人住在京城,他又是一个大男人,估计都想不起要操心年货的事情,上次自己去他家的时候,见里面的下人也都是大男人,年货的事情不知道他们都采买妥了没有。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xwqdvc.dzhhyy.com

07p.dzhhyy.com  8ks.dzhhyy.com  xrw.dzhhyy.com  dfb6.dzhhyy.com  579se.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