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王令看着景长天,两眼寒光一闪,沉声道:“余清的事情我知道,而且我也准备调查一下,不过我想要问的是,景长天,你们凭什么给执法堂去手令?你凭什么去调动了执法堂的人?你是主管执法堂的长老吗?什么时候,执法堂的事情,也需要你景长天去操心了?”

景长天一听阎王令这么说,不由得一愣,阎王令从来没有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过话,这让他有些不适应,同时也让他感到无比的愤怒,就像一个在你面前说话一直十分小心的人,突然有一天,在你面前说话大声了起来,而且还在质问你,甚至当面骂你,这种情况你是绝对不可能允许的。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景长天现在是出奇的愤怒,他忽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虽然他看直情迷依然像是一缕轻烟一样,但是这么猛的站起来,他的气势却是十分的强,同时他两眼死死的盯着阎王令,沉声道:“宗主这话是什么意思?”

阎王令一步不让的看着他,沉声道:“什么意思?景长天,我是什么意思,你真的不明白吗?按照门规,长老会八大长老,确实是有权力调动执法掌的人,而且也确是只在五个人长老同意,就可以发出长老令,但是不要忘了,这个长老令是要先经过我这个宗主的允许的,在没有经过我这这宗主允许的情况下,是谁给你的权力?让你可以调动执法堂的人?”

景长天更怒了,就在这时,却听到一个慢悠悠的声音传来道:“景长老,我看你还是坐下为好,你只是一个长老,有你这么跟宗主说话的吗?”说话的人是林东,林东慢慢悠悠的说着这些话,但是这些话却是字字诛心。

林东之所以在这个时候开口,就是不想让阎王令与景长天硬顶,阎王令不管怎么说都是一宗之主,他的身份本身就对林东他们十分的有帮助,要是真的跟景长天吵起来,那样的话,阎王令的面子可就没有了,他的面子要是没有了,那他这个宗主的身份,对他们的帮助也就不大了,所以林东必须要在这个时候开口,由他来跟景长天硬顶,然后在由阎王令出面,最后进行拍板。

景长天一听林东这么说,勃然大怒道:“林东,你是什么意思?你什么时候看到我不尊重宗主了?这件事情的起因,就是你治下海域的余清,对于这件事情,你是有很大的责任的,现在你却在这里说风凉话,你不觉得自己应该说点儿什么吗?”

林东之看着景长天,冷冷的道:“景长天,我治下的余清没有任何的问题,余家早就已经灭族了,怎么,难道说一个灭族的家族的人,还不能来我们阴鬼宗学艺了吗?这是谁说的,我怎么不知道?在说了,现在我们在说的,可是你的问题,你有什么资格给执法掌下令?”

景长天冷冷的道:“我怎么没有资格,我是长老团的一员,而且这件事情是经过我们五名长老同意的,那我给执法堂下令,有什么不对吗?”景长天死死的盯着林东,他没有想到,林东的反应会这么快,他可以肯定,一定是林东联系其它几人的,他现在已经想明白了,一定是其它几人,一看到他们五个人联合起来了,也马上就联合起来了,准备跟他们对抗,这也让感觉到,事情好像是有些超出他的预料了。

林东看着景长天,冷笑了一声道:“你是长老团的成员不假,可是不要忘了,我也是长老团的成员,长老团做出来的决定,我也应该知道,我现在就是想要知道,为什么这件事情我不知道?二长老,七长老,不知道两位知不知道这件事情?有没有同意这件事情?”

二长老和七长老都摇了摇头,他们确实是不知道这件事情,之前景长天联系过他们,想要跟他们联合,还说想要搬倒宗主,灭掉林东,这样他们就可以控制整个阴鬼宗了,但是他们并没有同意,所以景长天也没有跟他们说这件事情。

但是这就是问题了,长老团长老团,八大长老组成的这个组织就是长老团,有什么事情,是要八个人一起商量来决定的,绝对不能一个人单独的决定,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景长天他们这一次没有跟林东他们商量,只是由五个人单独做出来的决定,这就是一个问题。

景长天原本以为,这件事情很快就会定下来,到时候他们五人出面,直接就对宗主施压,宗主只要同意,那么这件事情就没有问题了,而且他们针对的也只是林东,另两位长老也不会反对的。

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是不一样了,现在宗放林东他们三人联合起来了,他们这个五人团对他们对抗,可就一点儿上风也占不到了,而且这件事情,也确实是他们有不对的地方在先,所以现在他们就显得有些被动了。

不过景长天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之前也想到了这一点儿,他也想到,有人可能会拿这件事情来攻击他,所以他早就准备好了说词,他沉声道:“不是我们不想通知几位,而是没有时间通知几位,也是不能通知几位,几位应该知道余清的身份了,那也应该知道余清的师父是古铭,而古铭可是林东长老的心腹,如果我们真的跟你们商量这件事情,你们会同意吗?林东长老会同意吗?我想不会吧?而且说不定林东长老还会保护那个余清,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们才决定,先把余清给请到执法堂,让他说清楚,可是谁想得到,余清却直接就动手杀人了,不管是出余什么样的目地,余清都不能动手杀人,这代表着他心虚?所以必须要严惩余清,绝对不能留!”

“哼!”林东冷哼了一声,看着景长天,沉声道:“说的真是好听,什么请余清去把话说清楚,你们下的真的是这样的命令吗?不是直接把余清杀了或是抓了?我听说的情况,却与你们不太一样。”

景长天冷声道:“怎么会不一样,我说的就是事实,执法堂的人,客客气气的前去请人,但是余清却是不由分说,上来就动手,直接就把几人给杀了,这样的做法,与叛宗又有什么区别?对于这们的狂徒,就应该严惩。”

“你说的就是事实?你在一旁看着了?要是你真的在一旁看着的话,怕是那几个执法堂的人也不会死了,事实上与你说的正好相反!”林东看着景长天,沉声道:“那几个执法堂的人,到了余清的岛上之后,直接就说余清背叛了宗主,上去就要抓人,余清就让他们拿出自己的身份牌进行验正,可是他们却没有人拿出来,反到是先对余清动手了,余清一看事情不好,马上逃了出来,同时给古铭去信,请古铭前去支援,古铭到了之后,就制住了几人,准备问清楚,可是没有想到,几人竟然直接就自杀了,而且还是咬碎了自己嘴里的毒自杀的,我想问问景长天,这一切就是你说所有,客客气气的前去请人?”

景长天看着林东,冷笑道:“你说的这些也不过就是你自己说的罢了,我们怎么知道是不是真的,林东,你这么说,就是摆明了在诬陷执法堂的人,不管怎么说,执法堂的人,都已经死在了余清的岛上,余清必须要为这件事情负责。”

林东冷笑道:“是吗?景长天,你也不用转移话题,那些执法堂的弟子,接到的根本就是一份不合法的命令,而这个命令,可是你们几个下的,现在怎么的,还想要把事情怪到余清的身上?景长天,你是不是想的太好了,现在我们要说的,好像是关于你的事情吧?”

景长天看着林东,又看了一眼阎王令,之前一直是两人在说话,其它人都没有开口,但是所有人都明白,林东和景长天,分别代表着他们双方,所以才会如此,而现在景长天算是想明白了,这件事情,不是他们两个人在这里吵上几句就能解决的,而且林东现在也抓住了他们的把柄,在跟上林东,阎王令还有二长老和七长老已经联合了起来,他想像以前一样,向阎王令施压,把这一次派人去抓余清变成合法行动的计划已经失败了,现在他们是真的落到了下风,但是景长天也十分的清楚,阎王令他们也不敢把他们怎么样,毕竟他们五个人联合起来,在力量上,其实还是要强过于林东他们的。

而且景长天还有一招没有用呢,他这一次到阴鬼岛这里来,其实主要就是为了把林东给拖在这里,因为在这个进候,怕是阴阳宗的人,已经开始对余清的岛动手了,弄不好现在余清已经被他们给弄走了,或是直接就给杀了。

一想到这里,景长天反到是更加的不在乎了,而是开口道:“我之前说了,我们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我们收到了消息,说阴阳宗的人,正准备潜入到我们阴鬼宗,把余清给接回到阴阳宗去,所以这才不得以,派人去把余清给请到执法堂来,你们要是不信,那我也没有办法。”

第五百六十八章 战斗

余清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他并不知道现在这件事情发展到了什么成度,不过他还是十分小心的,他十分的清楚,他的身份暴光之后,不只是像景长天这样的人,会打他的主意,另一批人也是一样的,甚至还想要他死,那就是阴阳宗的人。

余家以前是阴阳宗里有名有姓的大家族,最后不明不白的就被灭了,而且这件事情还不了了之了,这本身就十分的有问题,可以说当初灭掉余家,可是让不少人得了利的,当然,其中得利最多的,就是唐家了。

不过唐家现在被灭了,虽然没有什么证据,甚至从各个方面来看,这件事情都不可能是余清做的,但是余清的存在,对于当初灭掉余家的人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威胁,正是因为这样,所以那些人一定会想要余清死。

想要一个人死,有很多的方法,明的不行可以来暗的,所以余清现在也十分的小心,虽然他知道,在地下的信奴空间那里,还有一大批的强者在,可以保护他,但是他还是十分的小心,毕竟这关系到他的小命。

所以现在余清每天都会用大量的时间来修练,反正现在他已经封岛了,也没有什么事儿,除了修练就是修练,根本就没有什么事情可干,因为封岛,岛上的弟子也不能出去,所以鸟上要处理的事情就更少了,他也就有更多的时间来修练了。

就在余清打坐的时候,突的一阵巨大的警报声传来,余清一愣,随后马上就跳了起来,直接就走到了外面,他刚一到外面,就发现正有一队修士在攻击岛上的护罩,而且这队修士的实力还都十分的强悍,人数也不少,足有万人左右,其中达到了岛主级的修士,就有这些女人就是他的武器。


9dfu.dzhhyy.com  sema.dzhhyy.com  y5doj.dzhhyy.com  ybs.dzhhyy.com  d0ss.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xwqdvc.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