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打电话给你小杨哥了,让他过来陪陪你们。你们要是想出去,开我另一辆suv,那辆车车座大一些。”

“知道了。你放心去吧,其他都是我们自己处理。”

韩俊摸了摸他的脑袋,说道:“看看三个小家伙起床了没有?准备开饭了。”

霍宛走进三个小家伙的房间。

三个小家伙还睡得四仰叉的,简直像是在开运动会。

霍宛拍了拍他们的小屁屁,“小懒虫们,起床了。”

范着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

药汤里泡着的花雨也忍痛抬起眼睛,看向范着。

这个问题,花雨从来没想过。他看着范着大笑的样子,有些不好的预感。

“莹宝儿好聪明。”范着止了大笑,冲莹莹微笑着道,然后看向花雨,“小雨没想过这个问题,对不对?”

花雨抿了抿唇,点点头。

预感更不好了。

只听范着继续说道:“体修法门,外炼筋骨,内补血气。小雨不仅要经常淬体,还要大量食补。”

说白了,多泡、多吃。

莹莹睁大眼睛,一脸同情地看着花雨。体修,真难哦!

花雨的预感成真,一颗心沉入了谷底。却并不觉得多么难以接受,这种事他见惯了,此刻表情反而很平静,只觉得合该如此。他这辈子,就没有走过好走的路。

“多谢义父费心。”他抬起头,黑沉沉的眼睛看着范着道。

范着与他对视一眼,眉头挑了挑,然后微微笑道:“这孩子,说什么见外的话?”

将最后一碗药汁倒入桶里,然后道:“今天是第二天,会比昨天还要难捱一些。明天会比今天还要难捱。但是过了前三天就好了,后面会容易许多。”

轻轻拍了拍小雨的脑袋:“坚持住。”

“是,义父。”花雨任由他拍着脑袋,垂着眼睛忍受着剧烈的痛楚。

范着懒懒散散地往外走,一边说道:“我出去捉两头灵兽回来,给小雨补气血。莹宝儿在家,好好看着小雨。”

“是,义父。”

等范着走后,莹莹自己吃了早饭,然后又喂了花雨,便开始接着昨天的故事讲起来。

快到中午时,范着回来了,骑着一头赤眼青牛,落在院子里。

而后拿出储物袋,“砰”的一声,甩出一头染血的灵兽。

“义父,这是你抓的坐骑吗?”莹莹看着那头暴躁的,挣扎的,嘶吼的青牛,往范着身边靠了靠。

范着微笑着,说道:“不是,这是给小雨淬体用的。”

将她的脑袋扭过去:“进屋去,义父要做饭了。”

“我给义父帮忙!”莹莹把脑袋扭了回来。


s9lv8.dzhhyy.com  g4uu.dzhhyy.com  m8c.dzhhyy.com  n4d.dzhhyy.com  9sb5.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xud0.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