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收拾行李的时候用的都是拉杆包,而不是行李箱。

拉杆包在平坦的地方还可以拉,到不能拖着的路段也可以直接背在身,行李箱方便许多。

而这次跟他们一起出行的地质局那边的新人则提着行李箱过来了。

到了路段不好的地方,他们才傻眼了。

一行人走了三个小时,才到他们今晚要居住的地方。

这是他们此行最后的一个村落,之后要露宿了。

向导已经提前跟村民们打招呼,村民们都准备好了房间和食物。

众人早早的吃完饭,开始检查自己的物品和摄像机,并且给它们都充满了电。

陆一语也给充电宝和几块相机的电池都充满了电。

这次他们进山至少要十天,她准备了四块电池和三个充电宝,应该是够用了。

换洗的衣服带了五套,平时也只有霍予沉和凌芒雪经常跟她联系,其他人都是工作的,因此她需要待机的时间并不多。

他们较庆幸的是现在是夏天,他们进山带的衣服都是轻便的,不像冬天出一趟门还得背一大袋的衣服。

第二天吃过早饭之后,一行人便在向导的带领下往山走去。

刚开始他们走的还是修好的路,道路两旁都挺干净的,走了两个小时之后开始出现那种植被茂密的山路,还得一边走一边收拾出一条路,以便后面的人走。

肖莜野外丛林训练经历过许多次,他有不少经验,因此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而他也把陆一语拉到身边,保证她随时在他的视线范围内。

陆一语对此没什么意见,带了防护手套和眼镜跟着肖莜砍树开路。

她成了一起出行的女生的唯一一个站在前面砍树开路的人。

褚韵峰和姜教授也走在队伍前端,不时的跟同行的年轻下属或研究生们讲解周围的植被覆盖情况,褚韵峰更多的精力则是放在陆一语的身,有时候也看着肖莜的背影若有所思。

他可以确定这个大男孩跟小语的关系非同一般,但似乎又不是情侣。

肖莜应该小语小好几岁。

褚韵峰的目光总是不由自主的跟着陆一语走,一边看一边心疼。

他的女儿都自立自强到身没有多少女孩子的娇气,她言行举止当也没有把自己当女孩子来看待。

要不是在过去的经历,让她习惯了不依靠别人,她又怎么会变得如此独立。

陆一语觉得这样的经历还挺好玩的,尤其身边还有肖莜这种随时随地都精力充沛的人,让她累了或倦了可以没有什么心理包袱的往他身靠,或者把行李交给他。

不得不说,她家霍董的安排真是特别恰到好处。

众人连续走了两个小时,才在一棵大树下休息。

这棵树应该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树干非常的粗壮,枝叶茂密,像一把巨伞一样矗立在森林里。

向导说道:“这棵树对我们而言也非常的有意义。你们看到它面的红绳了吗?那都是我们每年大年初一过来给它系的,寓意是保佑这一片的山林能够一直繁盛下去。”

肖莜:“它是什么树?”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xu7x.dzhhyy.com

1gh.dzhhyy.com  0e3ia.dzhhyy.com  1q1or.dzhhyy.com  q6yc.dzhhyy.com  7ih.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