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先生的话一出口,陈氏可乐坏了,她立刻火上浇油似的说着风凉话:“哎呀呀,当家的你也别伤心,疼了这么多年的大孙子,谁知道是个讨债鬼,这说来说去也不是咱老赵家的过失,就当是命吧!”

陈氏的幸灾乐祸,让赵金水和王氏的脸色更加难看,不过赵全福倒是显得平静。当然了,赵全福也不止赵水根一个孙子,他分家单过的小儿子家也有两个小孙子,各个健康,因此赵全福目前最关心的并不是已经死了的赵水根,而是他媳妇肚子里的老儿子。

“先生,”赵全福一边给算命先生递上铜钱,一边一脸殷切地问道:“我家里的过几个月快生了,您给看看家里的风水有哪里好改,聚聚福气,再算个黄道吉日,我带着一家子去庙里拜拜,保佑她给我生个大胖小子。”

其实这才是赵全福请算命先生的最主要目的,给他的老儿子聚福气。孙子没了,但儿子还在,重要的当然是肚子里的那一个。

算命先生拿了钱,好听话自然不要钱似的往外掏。什么赵全福两口子福气大,这一胎原本就是文曲星投胎,一准是大胖小子,以后能够取仕登科光耀门楣之类的。说得赵全福和陈氏两口子那是心花怒放,给钱自然更大方。

提前预留出来的钱不够,赵全福自然会掏私房,谁知这一找钱不要紧,赵全福发现,自己平时存下的铜钱莫名其妙少了二十几个。二十几个铜钱不算少了,赵全福立刻钱也不找了,暴跳如雷的开始拿贼,算命先生还在家坐着呢,赵全福已经暴怒地在各屋翻腾上了。

第一个受到怀疑的当然是钱浅。不过钱浅做贼,当然是谨慎的,她屋子里就那些破东西,翻也翻不出来多余的,王氏倒是有钱,不过赵金水和王氏小两口原本就有私房钱,也犯不上去拿公爹那二十几个铜钱。

钱浅不吭不哈,等着赵全福在她屋里翻腾过了之后,才小心翼翼地哭着冲算命先生凑了上去:“先生,我有件事想要问问,您见识广,本事高,想来一定知道的。”

钱浅哭得一脸都是鼻涕眼泪,看起来邋遢得很,算命先生原本不想理她,但被钱浅一捧,最后还是点了点头:“你说说看。”

“这些日子,家里的米粮总是莫名其妙的少。”钱浅抹着眼泪抽噎:“每日娘都是盯着我做饭,可是米粮还是见天少,不知道哪去了,原本以为遭了贼,可家里人从来没没抓住过什么。眼下爷爷房里又少了钱,先生,真不是我拿的。我就想问问,这莫名其妙少东西,可是我们冲撞了什么?自从少粮之后,我家里墙角贡了黄仙的牌位,怎么还是少东西啊?”

钱浅这话原本也是问给一家人听的,原主是被算命先生一句不吉给休出了门,那今天她就要用算命先生一句话来堵住拿贼的赵全福。

“那是你们不懂行!”算命先生撇撇嘴,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优越模样:“谁告诉你少了粮就是黄仙拿的?单单只供了黄仙的牌位,你们是把白仙和柳仙不放在眼里吗?”

这一下子,不仅仅是凑过来的王氏瞪大了眼,连正在暴怒中的赵全福也停止了翻腾,一脸崇敬地望着算命先生:“可是先生,白仙和柳仙拿米粮也就算了,要铜钱做什么啊?”

“你们冲撞了不该冲撞的,自然要受罚。”算命先生一副鼻孔朝天的模样,瞥了一眼赵全福:“好在你媳妇肚子里有文曲星,家宅有文曲星镇着还算安稳,否则少得哪止这些铜钱啊。这样吧,你赵家拿出足够的供养,我替你们向各路神仙道个歉,好保你们家宅安稳。”

这是又要钱的意思,赵全福当然明白,他钱也不找了,又掏出了二十来个铜钱递到算命先生手里:“先生,那就麻烦您了,我老儿子落地之前,家里一定要清清静静的。”

算命先生骗了钱当然很满意,立刻又在家里装模作样的转了几圈,又是摇铃铛又是念念有词的,在钱浅眼里看来,一个词就能总结——装神弄鬼。

第1320章:将军,我帮您养家糊口(16)

算命先生是个没啥底线的骗子,不过在这个迷信的年代,装神弄鬼的心理安慰作用还是很强的,全家都是一副信服的模样,千恩万谢的将这个骗子送出了门。

骗子吗,装神弄鬼一定是不灵的。因此老赵一家人发现,家里的米粮还是见天少。虽然没丢过铜钱,可是粮食还是日常耗损很严重。

有7788做监控,钱浅不可能被抓住,她将尾巴扫得很干净。又开始怀疑是贼偷的赵全福想了很多办法,都没能抓住偷粮食的贼。

“上次请的那个先生……”钱浅装作犹豫的模样偷偷跟王氏讲闲话:“怕是不灵吧?要不怎么还少粮食呢?!”

“唉!”心情不好的王氏叹了口气,伸出手指狠狠一戳钱浅的脑门:“还不是你做事不尽心,连个家都看不好,粮食都能让你看丢了。”

钱浅捂着被指甲刮红的脑门眼圈蓄泪,一副怂包模样的缩在一边。7788愤愤不平的嚷嚷:“怎么又打你,有气没处撒吗?!”

“不管她。”钱浅很冷静地揉了揉自己的脑门:“反正咱的粮食都攒了好几坛了,打两下少不了一块肉。”

九月里,陈氏瓜熟蒂落,要生娃了。赵全福激动得要命,宣扬得满村都是,说他家里的文曲星要降世了,算命先生说,一定是要光耀门楣的。他嚷嚷得那么积极,陈氏生娃的事当然村人都挺关心,谁知道,九月初七,陈氏阵痛了整整一天之后,生下来个女娃娃。

这一下子,赵全福成了全村人的笑柄,这年头女人的地位不高,文曲星陡然变成了赔钱货,这个笑话足够村里人笑一年,赵全福之前炫耀得有多厉害,现在就丢多大的脸,陈氏生了娃之后,他连着好几天都不敢出门,直到第五天才想起了那个坑人的算命先生,气势汹汹地出门去找人算账了。

赵全福出门与人算账之前,在家里其实已经闹腾了一场了。陈氏生了女娃,本来有些心虚,刚好王氏幸灾乐祸地说了两句风凉话,陈氏立刻打蛇随棍上地哭诉她生了女娃一定是有人咒她。

赵全福心情不好,刚好有理由发泄,自然将一把火气撒到了王氏身上,王氏的儿子死了没多久,公爹天天就知道欢天喜地的盼着老儿子,她心里早就不舒服了,因此一气之下,又回了娘家。

赵全福找算命先生算账的那天,刚好王氏兄弟又打上了门,家里这叫一个热闹。赵全福揪着算命先生不依不饶,王氏兄弟揪着赵全福不依不饶,只有钱浅躲在屋里,默默的收拾自己的东西。

“你怎么那么确定你一定会被赶出家门?”7788有些不解:“现在这些锅都没甩到你身上。”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bg6l0.dzhhyy.com  wfy.dzhhyy.com  yrlc.dzhhyy.com  fcqsp.dzhhyy.com  hgnw.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