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其他人看着他们。”

褚非悦蹲在营业厅的沙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霍董,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

“傻气。”

褚非悦嘿嘿笑了一下,想到韦总的情况笑不出来了,说道:“要不是韦总护住我,可能受重伤的人是我。”

“肖莜跟我说了。你别乱想,我到了再说。”

褚非悦关电话,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回了医院。

肖莜、黄经理、小李和小孟都或坐或站的抱着个饭盒在吃饭,让过往的病人和医护人员频频往这里看。

黄经理放下饭盒,说道:“褚总,我已经通知了韦总的家属,他们很快到了。”

“好,麻烦你了。”

“我应该做的。”

褚非悦走到肖莜身边,肖莜吊着一只胳膊,也没有影响他下箸如飞。

褚非悦问道是:“胳膊疼不疼?”

“有点疼,没啥大事。嫂子,你别担心韦总,我在车检查过他的身体情况,肋骨断了两根,有脑震荡的迹象,别的都是外伤,不是特别严重。”

“嗯。”褚非悦看着正亮着的手术室的指示灯,心里有些恍然。

她以为她还算让人放心、自立、坚强,到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在她身边的人的眼里她还是个需要照顾和呵护的人。

韦总会在他出事时第一反应是护着她的头脸,不让她出事;霍董会第一时间赶过来;肖莜也还想方设法的安慰她。

这种保护既让她感到窝心,又让她深深的感觉她还不够强大,不足以让他们对她放心。

不过,褚非悦并没有在这个问题有过多的纠结,今天的事从她女人的角度看是她做得不到位,从男人的角度看很可能是男人有在危急事情保护女人的义务,无论这个女人平时多能干、多厉害。

手术室的门打开时,霍予沉和韦总的家属也到了。

众人听了医生的解说,悬着的心也算是落了地,韦总没有生命危险,身的伤养好没事了。

安抚家属后,褚非悦才和霍予沉订了酒店。

黄经理他们也各自回家了。

一回到酒店房间,褚非悦被紧紧的拥进一个温热的怀里。

霍予沉咬牙切齿的低骂道:“妈的,心脏病都快被你吓出来了!”

褚非悦的回复是紧紧拥住霍予沉,“霍董,对不起。”

霍予沉抱住她一句话也没说,平时里没有有序的心跳在此时已经乱到没有章法了。

他看到韦总的情况后,后背都能后怕出一身的汗。

要不是有韦总在褚非悦身边,他真的无法想象她会受多重的伤。

这种意外情况完全不因人力而有所改变,不是他有多少钱、他的权力有多大而不在他身边的人发生。

褚非悦能明白霍予沉的想法,如果是霍予沉遇到这类事,她的感受和想法也是一样的。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xqh7d.dzhhyy.com

ie4j.dzhhyy.com  yw0o.dzhhyy.com  xgkg2.dzhhyy.com  op8.dzhhyy.com  66s.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