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她没有戴面具,所以凤镜夜也不确定她这身衣服背后,到底有没有那条毛茸茸的兔尾巴。

铃木园子的头发比上次见面的时候长了一倍,松散的辫子里编着几道红线,在发尾拖出了长长的结来,仔细看看,那几根红线的末尾还坠了精致小巧的金珠,加上她脚上那双纹路密集的木屐,居然神奇的衍生出了一种仿佛该是悠长静谧的清凉气息。

那股热风湮灭了夏日的声响之后,从铃木园子身上沁出的凉气就这样划过了他的耳畔,那家伙站在门前招手的身影,就这样肆无忌惮横冲直撞的扑进了凤镜夜的眼睛里,

【铃木殿下似乎也非常惋惜,提起来的时候,锲而不舍念叨了好长时间】

在某个连视线都要被淹没掉的瞬间,凤镜夜的脑海中清楚的冒出了几乎是具象的画面,哪怕她是这副颇具风仪的打扮,在念叨人的时候也该是盘着双腿低着头的样子——想到了需要犯花痴的画面,可能还是毫无形象的傻笑起来,偏圆的眼睛眯成一道月牙,脸上的表情蠢的像是存够了粮食后,安心等待着冬季到来的仓鼠。

在接下来另一个进程似乎被手动拨慢了一百倍瞬间,站在门旁的铃木园子睁着她偏圆的眼睛,直溜溜的对上了他的,然后就在凤镜夜的注视下慢慢眯起,最后明晃晃的映在他的瞳孔深处,笑成了上一个瞬间曾经毫厘毕现的出现在他脑海中的样子。

蠢不蠢啊……

果然还是蠢的。

在凤镜夜心跳控制不住失衡的第三个瞬间,耳畔似乎闪过了身边那位长发小姐松了口气的声音。

她说:“殿下终于来了。”

他甚至没有余裕就【殿下】这个莫名其妙和她不搭的称呼挑剔些什么,凤镜夜在恢复了听觉的第四个瞬间,听到了自己脑海里泛起了熟悉的叹息。

“是啊,”带着种久别重逢后软绵绵的麻痒,他听见自己心底有道的声音用充斥着无奈却不乏笑意语气嫌弃说,“你终于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凤家的大舅哥已经出现了,忍足家那个大舅哥还在赶来的直升机上……

肯尼斯魔术工房的内容是原作台词,合法劳工转业准备中。

凤家老大老二的名字我一直没印象,结果百度百科居然有记录,确定长子叫悠一,次子叫秋人。

这一更是正月十三的,追过文的应该都知道,我更新的时间都在二半夜之后,只要天没亮,就还算是前一天的,不建议修仙等文,反正这几天睡醒了肯定有的看啦O(∩_∩)O

金井综合病院是幸村治病那家,下一章放他出来溜溜,我跟你们说神展开我都准备好了!

最后惯例求个留言,诸君早安,发现错别字请留言告知,我睡醒之后会修改的(づ ̄ 3 ̄)づ

第81章 讨人厌的铃木园子

因为中午吃饭的时候才心心念念的回忆了凤镜夜一番, 铃木园子在真切看到他的瞬间, 油然而生一种【二半夜发的春梦, 青天白日里居然成真了】的梦幻感。

那股冲击力强的像是凌空被一道闪电直愣愣的打进了脑子里, 把她的全世界都变成神奇的粉红色。

啊, 简直像是又一见钟情了一遍呢……

于是铃木园子只在原地顿了一顿,就像是闻到猫薄荷的猫一样,瞳孔整个儿的亮了起来,从头到脚炸了一回毛,然后抄起衣摆,踮着她那跟可高的木屐, 可高兴的奔着凤镜夜就去了。

跑的那叫一个步步惊心旁若无人, 特别自然的无视掉了站在一边的助理姐姐和兔子小哥。

——在御柱塔期间, 这俩人经常组队出现在她的休息室内,然后既不说话也不额外干啥, 就待命似的默默站着不动。

两天下来,适应力极强的铃木小姐就已经练成了【专心打游戏,他们都是家具】的高端无视大法。

如此这般下来, 还特别顺理成章的、把和他们站在一起的凤家大少爷一起无视掉了。

凤镜夜面无表情的抬手推了推眼镜, 从他居高临下的视角看来,气喘吁吁停在他面前的铃木小姐紧紧的抿着嘴唇, 浑身上下的每一块肌肉都兴奋的发着抖, 看起来像是随时想要在他身边绕着圈圈蹦跶起来。

眼角的余光里,他看到兄长贴在身侧的手指僵硬的动了动。

怎么说呢……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p3f5.dzhhyy.com  sedak.dzhhyy.com  8mh.dzhhyy.com  b4we.dzhhyy.com  sji2.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