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听见安月行说了句“冷掉了啊……”筷子停顿一下,刚要张口说“我帮您去热一下”, 却下一秒被红糖酥塞了一嘴。

咬过一口的红糖酥。

安月行咬了一口, 发现凉掉了,随递到林木一嘴里了。

……她倒是图方便了。

可同食一块糕点……这不当是最近亲的人之间才做的吗?是互相信任的伴侣。不,“伴侣”这两个字可不是她这种人能够想的……可林木一还是怔住了, 心里猫抓一样的感觉泛起来, 红糖酥就这么含着,呆呆抬头,眨眼。血液从全身涌到脸上。

安月行没给她会说话,道一声:“你慢慢吃”便自顾自上楼去了。

林木一注视着她的背影,脸颊开始发热, 嘴里的东西嚼也不是,吐也不是,一张扑克脸倒是忽然间显得茫然无措的慌张起来。

林木一最后轻轻脚地上楼,却在路过安月行房间的那一刻被叫住。

“木一?在外边?进来。”

虚掩的门后透出光线,林木一赶紧应一声,低头推开……然后没忍住小幅度后退一步。

安月行刚从房间的浴室走出来,穿着丝质的黑色睡衣,松松垮垮,露出脖颈和锁骨的大片肌肤,被水蒸气熏成润白而透出粉红色的样子,还有几颗水滴,挽成丸子头的头发放下了,贴着脸颊滴水。

美人出浴。梦的场景一般。

林木一倒吸一口气,低着头眼观鼻鼻关心。

“唔,来了。”安月行根本不管,一边走向桌边一边用毛巾擦头发,两根指拎出一摞报告单,眼神示意她过来,道:“我说,你勾。”

林木一便只有一步一步走上去,浑身不自在地坐在带着皂香的阁主身边,拿起一支,开始工作。

很折磨人……安月行现在地样子太私人了,带着浴室里的热气,黑色丝绸衬得她肤白若雪。她低着头就着自己的看报告,眼珠滑动,睫毛下压,轻缓的声音靠得极近……上翘的嘴角勾勒出一个弧度……

林木一觉得靠近她的半边身子都酥了。

安月行一边擦头发,说着说着,顿了一下,道:“算了,不方便……还是我自己来,你帮我擦头发。”

“……”林木一僵着接过毛巾,比接枪杀人还僵,直等了秒,才双移向她的发丝……

她几乎已经失去知觉了……指穿过湿透的发丝,鼻间萦绕着香气,耳朵里只剩下阁主用在纸上滑动的声音。

好半晌,安月行停,眼光从纸上转移,转头漫不经心地瞟一眼坐在旁边的林木一,拿过了毛巾,扬扬下巴表示可以了。

林木一赶紧站起来:“那么属下回去了。”

“唔。”安月行没看向她了,一边擦头发一边看桌上最面上报告,直到听见逃命一样快速的关门声。

她仍然快速浏览,心里却是一心二用地想着……她大概已经确定了八分。

关于林木一奇怪的变化。

从前处处用着舒心,有眼色又不拘泥的林木一,如今为什么死板得近乎靠近她一步就想要跪下宣示礼节和等级不能逾越的鸿沟……

恰恰因为知道心里逾矩了,行为才要遮掩!

所以才恐慌迫切地用尽了力气在表面上不再敢肆无忌惮随意!一半是为了掩藏,一半是怕自己会更加陷下去……

现代的十五年还是给林木一造成了影响……“平等”的魔咒唤醒了前一个世界里死侍不敢想象的奢求……她喜欢上了自己的主人!

那丝细小但深沉的想法像是一颗种子,本是死的,却在换了一片沃土后现出生,抽芽,向上,就要破土而出!


gvwib.dzhhyy.com  sfm.dzhhyy.com  yti.dzhhyy.com  kv7s.dzhhyy.com  etf1.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xmvg.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