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还有此事?倒是有意思了,一个皇帝会与自己的下属拜把子,这李家,真是越活越回去了。”那老者嘲讽道。

“属下的意思是,这不是个普通的侯爷。”那人说道。

“恩......的确。”

房门被敲响,很快,被人粗暴的推开,李愔面色阴沉的走了进来。

“殿下。”在场的人都站了起来,拱手行礼。

“免了,玄世璟进城的事儿,本王已经知道了,你们可有什么对策?”李愔问道。

“这......”方才他们讨论的就是这件事儿来着,只是李愔来的太快,他们还没商量出个什么结果。

“别忘了如今闹成这个样子,你们可是难辞其咎。”李愔恶狠狠的看着屋子中的人说道。

“殿下莫要着急,毕竟现在传到陛下耳中的,也只是殿下的顽劣罢了......”当中有人劝说道。

“你们懂个屁,长安那边儿越是没什么打动静,本王就越是危险,看看,十几天没动静,现在呢?玄世璟已经进了岐州城了,你以为他是来干什么的,看风景的吗?”李愔咆哮道:“往常栽在玄世璟手里的,可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殿下严重了,往常栽在这位侯爷手中的,可都是跟这位侯爷有仇的,殿下与东山侯无冤无仇,这位东山侯想来也不敢难为殿下您。”

“那本王就等着看,本王告诉你们,当初收容你们是因为你们对本王有用,而今天本王被岐州的官员弹劾,也都是因为你们,若是本王出事,你们的下场可比本王好不到哪儿去。“李愔甩下狠话,甩门而去。

房间内的几个人相顾无言。

为首的老者叹息一声:“蜀王,还是难成大器啊,比起吴王,差太远了。”

“是啊,若非这蜀王身上流淌有杨家血脉,且有不甘居于人下的野心,咱们又何必在这儿受气。”

“慎言。”

“那......那位东山侯的事情该如何解决?”

“派人盯紧了,看看这位侯爷,到底是来做什么的,若是针对蜀王殿下,那就只能......”说着,老者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这个东山侯,已经给他们添了太多的麻烦了,对于他们的路而言,是个很大的阻碍,既然是阻碍,那就只能拔除掉了。

锦衣卫所住的客栈在岐州也不算小,玄世璟一到,以普通住客的身份住了进去,即便不用包场,整个客栈差不多也都是他的人,至于暗卫,他们自己会想办法住进来的。

玄世璟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监视中,不赶紧进这些旧党在监视玄世璟,连同李愔,也派出了心腹,盯住玄世璟的动作。

玄世璟的到来,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压力太大了,他的直觉告诉他,这次玄世璟来岐州,就是冲着他来的。

虽说玄世璟在民州的事儿他都知道,而且岐州也是岷州回长安的必经之地......正常来说玄世璟会出现在岐州也没什么。

关键是这个节骨眼实在是太让人敏感了。

“殿下,殿下!”克日,李愔的心腹匆匆忙忙的跑进了大厅,见到了李愔。

“何事如此惊慌!”李愔抬头,看到进来的正是自己派出去的那个心腹:“怎么?难不成是玄世璟有什么动静了?”

那人摇摇头:“不是,殿下,属下发现,在东山侯身边儿的女眷之一,是晋阳公主!”

“什么?!”李愔大惊:“怎么晋阳公主会出现在这里?!”

李愔不知道晋阳是带着李二陛下的旨意跑去岷州见玄世璟去了,出现在岐州,也是必然的巧合罢了。

只是在李愔眼里,晋阳的出现,就很不寻常了,无疑成了一个信号......


i4d.dzhhyy.com  kdk.dzhhyy.com  617c.dzhhyy.com  kygc.dzhhyy.com  02j95.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xljhzv.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