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敷衍过去。

可惜,面对的是个强者。

“随便?”帝昊天表情幽深叵测,陡然压迫。

“我也忘记了是哪一家了,都是前段时间的事了。”

“以我的眼光,这枚粉戒需要上亿。你买得起么?”帝昊天的厉眸顿显,朝周向婷射过去。

周向婷承受不住这气势,整个人往后倒退了好几步,吓得脸色白了好几层。

背上渗出冷汗。

“什么?上亿?”

“看来唐夫人还不知道价格。还是说,唐夫人怀疑我的眼光?”

“当然当然不是。”周向婷脸色不好,但更多的是忌惮帝昊天这个人。

旁边人的听了也是非常的惊讶,上亿的粉戒,谁拥有得起?

不过也会怀疑为什么一个小小的唐宝会拥有上亿的粉戒?

看着帝昊天执着唐宝的手的唐如意心里一阵妒忌之心,立刻刁难“她怎么会拥有这么贵的戒指呢?我知道了,这是她偷的。帝少,您不知道,唐宝她喜欢”

“如意!”这声是唐启山发出的,带着不悦。

唐如意便不敢说了,但是很不服气,怨恨地看向唐宝。

唐宝意外地看向唐启山。

这是她和唐如意有冲突时,唐启山第一次偏向她。

为什么呢?

恐怕是为了自己的女儿别给他丢人现眼吧

不管如何,唐宝的情绪也低落下来了。

唐如意的话如刺,唐启山的言语是刀,通通都落在她的身上。

她用力抽回自己的手,转身就朝外奔去。

跑出酒店,冲进夜色。

也不管所谓的结婚纪念日是个什么样的了。

关她何事?谁又顾得了她的心情?

她妈妈死的时候,唐宝已经懂事了。因为拥有过那样的深厚的亲情,才会在失去的时候受不了。

特别是在被欺负的时候,就会更想念亲人。

唐宝沿着街边走,不坐公交车,也不拦计程车,就那么漫无目的地走着,边流着眼泪。

军备黑色豪车在身边停下来,唐宝愣了下,然后车门打开,看到里面坐着的人两条长腿,颀长的身姿在宽敞的车厢里恣意伸展着,透着一股权威性的霸道。

唐宝侧身立刻将脸上的泪擦去,听到帝昊天一声令“上车。”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xkzrdm.dzhhyy.com

a20w.dzhhyy.com  o3n.dzhhyy.com  71ek.dzhhyy.com  psp.dzhhyy.com  nww3y.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