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住。”柯寻从椅子上站起身,横步挡在祁强前方,冷眼看着他。

“小子,老子警告你,别他妈碍事,否则老子手里的刀可不长眼。”祁强说着亮出另一只手里的刀来。

那是食堂的刀,窄刃尖头,锋利异常,不知什么时候被他发现并带在了身上。

柯寻就像没看见他手中的刀一般,只冷冷盯着他冒着凶煞之气的眼睛:“下水口太小,人根本通不过去,你让她找也没用,放开她。”

“她瘦,挤一挤过得去,你他妈赶紧给老子闪开!”祁强说着一挥手中的刀子,作势要划柯寻的脖颈。

这只是个恐吓,实际刀尖距柯寻的肉皮儿还有两三寸的距离,祁强想让柯寻畏难而退,却不料这小子竟然不走寻常路,连个试探迂回都没有,上手就握在了他的手腕上,然后不知怎么一拽一窝,祁强就觉得自己的手腕一瞬间就不再属于自己,刀从无力握紧的手中掉落,整只手像假的一样甩挂在胳膊上。

柯寻的动作还没有停,一伸手,敲在祁强箍着徐贞的那条胳膊肘部的麻筋上,就在祁强失力的一刹那,柯寻拽着徐贞从他的钳制里挣脱了出来。

先把徐贞推到安全距离,再一脚踢飞地上的刀子,柯寻这才看向一脸惊戾的祁强:“手伸过来,我给你安上。”

祁强这才知道这小子竟是把自己的手给弄脱了臼,有心直接来狠的把他弄死,可看了眼这小子的体格,足高他一头不说,力量大反应快,动作还特别利落,真干起来,自己未必占优,只得暂先按下。

秦赐将整个过程都看在眼里,忍不住说了一句:“小柯这手法,快顶得上专业的接骨医生了。”

“他们练体育的,脱臼骨折受伤什么的都是常事,久伤成医,”卫东在旁边接话,“再加上他们体育系那帮野兽成天跟外校打架,下手又黑又狠,会治脱臼就能制造脱臼,这一招个个儿练得炉火纯青的。”

朱浩文在旁边默默地看了几眼:“看不出柯寻还曾是个校痞。”

“那你可误会他了,”卫东说,“柯儿从不主动生事,但架不住大家都一个学校一个系的,成天低头不见抬头见,外校跑来找事,你不能把同学兄弟撇下自己走了,他一般就是跟着去撑个场子,在旁边造造声势,除非有人打到他头上……唉。”

卫东说到这儿,忍不住叹了一声,却没有再多言。

秦赐和朱浩文也没有再问。这一声叹息里所包含的意思,几个人都十分清楚。

那些正常人的生活,早已经离他们远去,此时听来,曾经那些或被认为是无聊、或幼稚、或乏味、或毫无意义的回忆,都显得那么的弥足珍贵,宁静美好。

第117章 人学16┃辣眼睛的照片。

“我认为在上面已经找不出能搜集到线索的东西了,”秦赐看着众人,“还是得去地下区域找,而且我个人认为,签名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是D试验室。”

朱浩文微微点头:“我也这么认为,‘画’既然不会为我们设置无解之题,并且ABC三个试验室又没有任何档案资料可供我们查找线索,那么最有可能的地方,就是D试验室。”

“要怎么找?”徐贞捂着被祁强打肿的半边脸,“这两天咱们不是已经找过很多遍了吗?难不成D试验室的地下还有一层?”

“我认为没这个可能。”朱浩文道,“在D试验室,我们还有很多的文件没有翻到。”

“而且,通过前几幅画来看,有时候签名并不是一开始就在那儿,”柯寻接口,“它需要被激活,比如通过某种行为,或是到达某个地点,再或是由我们破解出画的本意,签名才会出现。”

“所以,一定还有我们没有做到的事,或是没有做出的行为。”朱浩文说。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做?”一直强势并想把握主导的徐贞,此时此刻终于放弃了争强拔尖,把指望放在了这几个老成员的身上。

“接下来下去取号,”秦赐平静地说,“在天黑前抓紧时间去D试验室搜索线索。”

众人没有异议,早取号晚取号都是一样,遂纷纷起身往铁门的方向去。

柯寻睡了一上午,此刻体力已经缓过来不少,就过去背上一直被放在旁边桌上的张晗睿,张晗睿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呆滞地盯着房顶,美丽的面孔失去了平时所有的生动和鲜活,像是一具只保留着呼吸的行尸走肉。

柯寻从她的兜里摸出手机,放在了自己身上,那上面有这个女孩子给她爸爸妈妈留的遗言。

抽签抽到1号的李雅晴,哭着取到了A字打头的号卡,她哭得太多,眼泪早已经流干,此刻的哭,不过是撕着嗓子发出哀兽将死的干咽罢了。

抽到2号签的秦赐,也取到了A号卡。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xkvhzt.dzhhyy.com

vn5qh.dzhhyy.com  10al.dzhhyy.com  gxyj.dzhhyy.com  ppv.dzhhyy.com  ph9a.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