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证明,甄应嘉赌对了!

圣驾还没出发呢,甄家已经赚得盆满钵盈,不光是在地方上头的名望得到了增长,便是原本以为需要自家花的钱,也是也是一文没花,先是得了司徒旻的默许,从户部那里找了个名目,支了一大笔钱,等到回到金陵开始筹备之后,大家一听,甄家有了接驾的荣幸,顿时,一大堆人蜂拥而来,纷纷表示自家也愿意出力。便是地方上头的衙门,也表示要是有什么不凑手的地方,他们也可以转圜一番。

甄应嘉本来就是个胆子大的,既然有这样的机会,哪有不赶紧抓住的道理,当即将预算翻了几番,原本就是准备将自家的屋子整改一番,改成符合皇帝规格的那种,如今呢,既然不需要自个花钱,那甄应嘉就准备采购上等的木料,奇石,花草,甚至是各类古玩书画摆件,然后呢,顺便也给自家捞点好处。

甄应嘉这般大胆,其他人只会觉得他底气十足,要不然的话,换个人哪敢这么折腾,总之,甄家的地位在江南这边是水涨船高,这次迎驾,俨然就以甄家为首了!

司徒旻对此也不以为意,他本来就不是什么特别讲规矩的人,既然甄应嘉是自个的人,而且还忠心有加,那么,给甄应嘉一个体面,又算得了什么呢!

等到了甄家那边,李氏已经带着家里的几个儿媳妇在门口等着见架了,司徒旻见李氏下拜,连忙上前一步,将人扶了起来:“李嬷嬷,你也是我家老人了,不必如此多礼!”

李氏坚持说道:“圣上厚爱,奴婢却不能忘了本分!”她明明已经是命妇,却在司徒旻这里以奴婢自居,顿时更是让司徒旻觉得有些歉疚起来。司徒旻的乳母好几个,但是多半都是内务府的奴婢出身,而李氏呢,给司徒旻做乳母的时候,其实已经是诰命了,当然,因为甄家那位已经过世的老爷子娶了TAI祖皇后身边丫鬟的缘故,甄家常常在皇家那里以家奴自居,太后当年才答应了让李氏做乳母的事情,要不然的话,这其实是不符合规矩的。

最重要的是,李氏在此期间,失去了自己的亲儿子,自然让司徒旻难免更生出一些愧疚还有感恩之意,要不是太后觉得不对,拒绝了让李氏继续给司徒旻做嬷嬷的请求,李氏在司徒旻心中的地位,那真是要不可动摇了!

饶是如此,之后司徒旻就直接绕过了舒云下旨,册封李氏为奉圣夫人,算是超品诰命!

“父皇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司徒宪有些气鼓鼓地喝了一口茶,抱怨道。内外命妇理论上都是归皇后管,当然,低品的那等敕命,其实多半都是礼部那边签发的,都是有固定格式的,前面依旧是奉皇后懿命之类的词,然后跟打包批发一样,将那些敕命文书签发下去。一般情况下都是集中处理,要是你运气不好,给自家老娘老婆打申请的时候,送错了时机,说不定你那个申请就不知道被压到猴年马月才能被发现了!诰命嘛,要好一些,但是也只有三品以上的命妇,册封的旨意才是用凤印从中宫懿旨出的。

奉圣夫人这个是可以说是超品的诰命了,这等诰命,从司徒旻那里的圣旨出,这个意思可就意味深长了,也就是说,她算是不在舒云这个皇后的管辖范围之内了!

不管司徒旻到底有没有想到这个,司徒宪对于自家父皇在这种事情上将自个母后撇在一边的行为都是有些不满的,跟着一帮翰林学士,内阁学士学习之后,司徒宪最是明白一件事,那就是,唯名与器,不可假人!再根据舒云对于一些历史的解读,司徒宪就很容易体会到了一个道理,从唐宋时候开始,无论是中宫皇后,还是东宫太子,太多的权威都变得有名无实了,都落到了帝王之手。

如今司徒旻的行为看起来就是他一时兴起,但是见微知著,司徒宪就可以看出来,司徒旻本身不管是对皇后,还是对他这个太子,都不够重视,甚至是本心是有些轻慢的。

舒云对于司徒宪的愤怒却是不以为然:“愤怒是没用的,归根结底,还是需要权力!”

司徒宪放到后世还是个小学生,但是如今却已经懂得太多的东西了,早慧有的时候是一件好事,而有的时候,却是一种伤害。

司徒旻只是抿了抿嘴唇,神情变得凝重了起来,他倒不是有什么逆反之心,但是不管怎么样,哪怕是为了自保,也得有足够的力量才行。

官场上的权力,司徒旻起码五六年之内是不可能让司徒宪接触到的,那么,最好的办法无非就是敛财了!士大夫耻于言利,而舒云却早就告诉了司徒宪,这个世界上,金钱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万能的,如果不能,那就是你钱还不够多!当然,做守财奴是没有用的,有足够的钱,还得会用这些钱,要不然的话,你的结局就是被人一拥而上,直接大卸八块吞掉。

除了这件事之外,巡幸江南的旅途还是比较愉快的,甄家这边建造的园子虽说不大,但是却非常精美,是典型的江南园林风格,一步一景,颇为精巧。当然,这也给安保带来了不少难度,不过呢,地方小,也就算了。

舒云难得不用理会宫里头那些争风吃醋,狗屁倒灶的事情,在江南也放松了下来,偶尔召见一下江南这边官员的命妇,说一些场面上的话,给一些场面上的赏赐,也就没问题了。

甄家也是个大家族,李氏只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已经夭折,另外一个就是甄应嘉,除此之外,家里头还有几个庶子。已经过世的甄沛不是什么太讲究的人,或者说,整个甄家都不讲究,毕竟,能做出为了跟上头拉近关系,直接娶上司媳妇的陪嫁丫头的,这个脸皮就很可观了。脸皮厚,吃饱饭,甄家固然很多时候显得不择手段,但是呢,他们家当年没多少战功,开国之后也封了爵,有了肥差,就知道他们的跪舔还是很有好处的。

甄沛将自个媳妇送去给未来太子做奶娘,然后呢,他自己在家总不能独守空房吧,因此,他自然要纳妾,嫡长子没了,他不能让自个绝后啊,所以理所当然就有了庶子,要不是李氏颇有几分手腕,如今的甄家,做主的就不是甄应嘉,而是甄应嘉的二哥甄应睿了。

好在不管是甄应睿还是下面的甄应平他们都是很识时务的人,如今也是唯甄应嘉马首是瞻,因此,甄家一直没分家,三房都住在一起,如今兄弟三个都已经成婚了,不过孩子其实都还比较小。

等到将甄家的儿媳还有一些姻亲搞清楚之后,舒云就知道,为什么甄家在金陵这么滋润了,甄应睿的夫人姓史,虽说不是京城忠靖侯那一支,却也是近亲了,算是如今忠靖侯和贾代善夫人的堂妹,甄应嘉的夫人呢,嗯,姓马,是治国公家的庶女,当然,嫁过来之前是记在了治国公夫人名下的,至于甄应平的夫人,姓王,王家当年就是封了个伯,但是呢,可是得了个肥差,管着海外诸国进贡的事情,有钱得很。因此,甄应平娶的就是王家的一个庶女。

有着这样得力的姻亲,甄家原本也就是因为甄沛死得早,家里爵位又到了头,导致了甄家处在青黄不接的阶段,而如今呢,很明显,甄家后头又多了个大靠山,什么大腿能比皇帝的还结实呢?所以,如今起码治国公府上恨不得当初嫁过去的是真嫡女了!

舒云光是看了看甄家内宅妇人的做派,就知道,甄家是真有钱,生活也颇为奢侈,对于许多事情,都显得是司空见惯,家里现在孩子还不多,但是都养得比较娇惯。

舒云并没有对别人的生活方式横加干涉的意思,司徒旻这个皇帝都不觉得甄家是挖了自个的墙角,舒云能多说什么!如今太后去世,司徒旻移情到了李氏身上,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没用的!

一直在江南住到九月,期间还去了一趟钱塘,见识了一番中秋时候的钱塘大潮,圣驾才算是准备回銮了!

与来的时候相比,回去的路上可就没那么多事了,差不多刚入了十月,圣驾就已经抵达了京城,一切看似又走上了正轨。

户部那边长松了一口气,这次南巡的花销实在是太大了一些,国库虽说如今还算是比较充盈,但是花钱的地方还多着呢,花在路上,算怎么回事呢?所以,既然这次已经算是满足了先太后的遗愿,然后,圣上你还老老实实留在京城吧!

然而,司徒旻在见识了江南的繁华之后,回京之后,顿时就有些觉得皇宫太逼仄,不够舒适,御花园小得走两步就到头,因此,司徒旻想了想,觉得自己应该再建一个园子,供平常的时候消遣。


bblc9.dzhhyy.com  8sf2o.dzhhyy.com  wv87.dzhhyy.com  doew.dzhhyy.com  k4s.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xkm.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