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呢,康熙年轻的时候,对于吏治管得也很严,郭络罗氏的阿玛明尚就是被抓出来的典型,后来呢,康熙觉得天下太平了,也该给下面的人一点甜头了!因此直接对着满朝文武,嗯,还有诸多旗人允诺,要是手头不方便的,可以去户部借点钱渡过难关。

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担心康熙这是钓鱼执法呢,结果后来几个人试探着借了一下,发现也没人催着还,然后呢,大家就来劲了,国库这么多钱,每年还都有新的进账,不借白不借啊!所以,搞到最后,谁家要是没问国库借过钱,那根本就是异类了。

就算是胤禛,其实前些年开府的时候,也是随大流借了几万两的,主要用在府里头的装修摆设上头。至于当初胤褆嘛,开府的银子还要额外修建了一个报恩寺,这可是不接受外面香火的,这些年报恩寺还在往里头搭钱,所以,到了后来,也得跟着借钱过日子。

皇子里头,借的最少的反而是太子,不过,太子要钱,自然也不会以自己的名义,自然有其他人孝敬,至于这些人的孝敬来自什么地方,那可就不好说了。

能在国库里头借钱的,自然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人,寻常的小官吏,就算是借,也就是意思意思,借个几十几百两,至于其他那些人,这个是曾经平过三藩的功臣,那个祖上开国有功,你这边是红带子,我那边还是王爷的亲家呢……

胤禛光是看着那些借条,还有一些人家用各种名目从户部支取银两的凭证,就很有直接推出一门大炮,将那些混账轰了的冲动。急用也就算了,但是你康熙二十几年借的钱,如今二十年都过去了,再急用也该还了吧!还有的呢,老娘过寿要借钱,父亲过世要借钱,儿子娶妻要借钱,女儿改嫁还要借,怎么脸这么大!你有钱娶小老婆,就没钱养活一家老小吗?

胤禛将这些借条之类的整理了出来,然后一算,这些年各个衙门的亏空,加上这些借出去的钱,已经多达几千万两,尤其这几年国库钱多了,借钱的人也多了,说是借,一个个都没脸没皮,没一个想还的。胤禛当初得了毛纺分红之后,可就已经悄悄将帐销掉了,而其他人呢,在毛纺里头掺和了一手的人可不少,结果呢,不光没还钱,还又多借了不少。这纯粹就没想过要还,或者是不借白不借了!

胤禛真的很难理解,康熙到底是出于什么想法,才允许宗室还有官员这样大肆借钱,除了能给自己挣一个好名声,还有别的好处吗?你这会儿名声越好,以后催着还账的时候,只会更糟糕啊!

胤禛之前曾经跟舒云说笑,说到借钱还钱的事情,舒云就说过,除非是那种专门放贷的,否则的话,亲朋好友之间借钱,很多时候真的是一地鸡毛,借钱的时候他是孙子,等到你催着还钱的时候,你就变成孙子了!偏偏大家都讲究胳膊折在袖子里,亲戚朋友之间的事情,一般都不会往外闹大,越是要面子的人,也就越是拿这些人没办法。

胤禛就在想着,康熙到底是个什么想法,他不会是想要将这笔烂账留给新君处理吧!这么一想,胤禛顿时觉得,就连皇位也没那么诱人了!人家是坑爹,康熙这是大写的坑儿子啊!

胤禛虽说是个挺有责任心的人,但是呢,暂时,他还真觉得自个的胳膊腿还是太细了,这种事情,实在是扛不起来啊!都怪自个媳妇太能干了,结果国库太挣钱,以至于大家都不拿这些欠债当回事,等回头什么时候需要花大钱,发现国库里头的钱财都被借出去的时候,康熙就知道要追债了!

胤禛有些无可奈何地将这事放到一边,他敢肯定,这事要是自己敢上书,铁定就砸自己头上来了。问题是,他现在的情况就是德不配位啊,他如今的地位,声望,还有其他的那些条件都还不达标,贸然掺和到这事里头,很大可能就要被直接坑到身败名裂!

最重要的是,如今正是太子跟康熙,跟其他皇子斗法的时候,这事爆出来,只会沦为党争的工具,大家不会想着赶紧追债,而是互相攻讦,打击异己,胤禛如今不是十多岁年轻气盛的时候了,他可不想弄得不可收拾,回头自个被当做替罪羊扔出去。

不过呢,既然已经发现了这件事,胤禛琢磨着日后不管这事落到谁手上,总要做起来才行,因此,他干脆就将这些欠钱的人的名字都记了下来,准备回头调查一下情况,回头追债的时候,才能抓住关键,一击必中。

胤禛满心不爽地回去了,回去的时候,正看见舒云正在陪着弘昕玩拼图,弘晖在一边帮着打下手,其实就是在弘昕找不到线索的时候,悄悄帮个忙。

舒云这一胎怀的虽说不是很辛苦,却常常打瞌睡,因此,之前的一些计划只好暂时延后,多腾出一点时间来陪一下两个孩子。

胤禛走进来之后,示意舒云不要说话,在两个孩子旁边站了一会儿,弘晖才注意到了,笑嘻嘻地行了一礼:“阿玛!”弘昕听到声音,也有些马虎地行了个礼,然后迫不及待地说道:“阿玛,一起玩拼图!”

这些事情并不是什么秘密,所有人都知道,不管是那里出现了鬼怪,当地的官府都会马上派人去灭杀,但是就算是这样,还是会时不时的有那个村子被鬼怪所灭的事情发生,这些事情是所有人都知道,不是秘密,所以何三当然也知道,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在听了赵海的话之后,才会显得那么的害怕。

赵海微微一笑道:“不错,在这府里有一只厉鬼,不过没有什么关系,有就有,正好,我还需要一只阵灵,就用她就好了。”说到这里,赵海看着府里后宅的位置,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何三却是一愣,虽然样子看起来还是十分的害怕,但是脸色却是好了一些,他这才想起来,赵海是一个武者,更是修道的武者,而对付鬼物,却是道士最拿手的,所以何三现在到是放心了不少,他也明白赵海为什么一定要买下这宅子了,这宅子这么的便宜,虽然有鬼怪的存在,但是这对于别人是问题,对于赵海却完全不是问题,所以何三的脸色才会正常了很多,最起码看赵海的样子,他是可以对付鬼怪的,他也就放心了。

赵海沉声道:“那鬼怪一般都是在晚上才会出现,白天他们是不会出来的,因为他们受不了阳光,不然的话,那王家的老仆也不敢呆在这里,我敢肯定,那老仆一定是白天来这里看宅子,而且一直呆在门房这里,等到天快黑的时候马上就离开,后宅他是绝对不敢去的,罢了,不管他了,何三,我们现在就走吧,今天能不能把我的身份给办下来?”

何三一听赵海这么说,马上就点了点头道:“好,爷,你请跟我来。”说完他就转身拉开了大门,领着赵海往外走去,很显然他并不想呆在这里,虽然赵海可以对付那鬼怪,但是他还是不想呆在这里,在他看起来,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

赵海看着何三的样子,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跟着何三往外走去,两人到了大街上,何三这才松了口气,随后他对赵海道:“爷,黑木城这里,想要取得身份其实并不难,您是一位武者,而且还在黑木城这里有了产业,应该是很快就可以把身份给办下来的,但是您也知道,这天下所有的官府衙门全都是一个样的,那些当官的还好打发,下面的那些普通的小吏,却是十分的难打发的,要是他们真的想卡着你,就算是你所有的条件全都合乎标准,他卡上你几个月也是有可能的,在加上如果你想要开武馆,也需要到衙门里进行报备,所以如果你想今天就把身份给办下来,同时把以后开武馆的文书也全都弄好的话,那就需要一些钱来打量那些小吏,不知道先生你意下如何?”

赵海当然也知道这些事情,所以他点了点头道:“好,没问题,这样吧,五个金币够不够?只要今天能把这两件事情都办好,钱不是问题的。”赵海是真的懒得一趟一趟的跑,在说了,金币这种东西,对于他来说,真的是相要弄多少就有多少,所以根本就不会在意。

何三连忙道:“用不了,只需要一个金币就可以,这种事情,全都是衙门里的一个书吏在办理,我们只要给他一个金币,保证这些东西,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之内给你办好,甚至还可以让他帮着看看这房契是不是真的,有没有什么问题。”

赵海点了点头,直接就拿出了一个金币给了何三道:“这件事情就由你来办吧,走吧。”赵海之所以让何三去办,就是因为何三是黑木城这里的人,由他出面更好一些,同时他也想要看看,何三的办事能量如何,如果何三可以把这件事情给办好,那就代表他的办事能力很强,让他以后管着他管理自己的武馆,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何三对于赵海的信任还是十分感激的,他把金币紧紧的抓在手里,冲着赵海行了一礼道:“多谢爷的信任,何三一定把这件事情给爷你办好。”这种被人信任的感觉真的很好,要知道他们这些帮闲,在外的名声并不太好,一般人都会认为他们坑蒙拐骗什么都干,所以还真的是没有多少人待见他们,更不要说信任他们了,所以赵海却如果的信任他,他当然是十分的开心了。

赵海微微一笑道:“我当然相信你了,你是一个聪明人,也是一个好孩子,以后如果我的武馆真的开起来,我还希望你能拜我为师,到时候你就是我的弟子了,我还能不相信你?走吧,把这件事情办完,今天晚上我就准备到那宅子里,去把那鬼给收拾了。”

何三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点了点头,随后他领着赵海,快步的往衙门那里走去。黑木城这里的衙门就在主街那里,是一个十分气派的大院子,这衙门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大堂,大堂那里一般都是城里主管刑律的主官,审理一些影响比较大的案子的地方,平时是很少会用的,真正用的多的,是大堂后面的办公区。

大堂的办公书那里也分为两个地方,一个地方是书吏区,另一个地方名为捕坊,是专门处理治安事情的地方,而赵海他们现在要去的地方就是书吏区,在那里像城里的房产转移,做生意报备,人口登记等等这些事情,全都是他们处理的。


yq0f.dzhhyy.com  b7c.dzhhyy.com  wk1q.dzhhyy.com  g7quy.dzhhyy.com  3mgx.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xhqrcl.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