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玄世璟身旁与他共事也有段时日了,房遗爱觉得玄世璟一直在压抑着自己的天性,这种发现让他一直觉得很是沉闷,在得知玄世璟和太子一直在帮自己之后,房遗爱早就将玄世璟当成了朋友,当然,与杜荷那种朋友的定义是不一样的。

在房遗爱看来,玄世璟定然是喜欢晋阳公主的,虽然他不说,但是从他对晋阳公主的态度来说,房遗爱觉得是这样的,但是玄世璟这性子,不紧不慢的,真是让人着急。

“恩,喜欢啊。”玄世璟语气淡然,就跟说今天的天气不错一样......

房遗爱一愣,虽然让玄世璟说了出来,但怎么感觉还是不对呢?

玄世璟的喜欢,只会表现在行动上面,而不是将自己的心意表达的天花乱坠,喜欢一个人,是他自己的事情罢了.......

玄世璟喜欢晋阳的天真烂漫,喜欢晋阳的博学多识,喜欢晋阳的聪明温和,也喜欢与她在一起的时候的那种心有灵犀。

其实玄世璟曾经接触过的女子并不少,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够给他这种感觉,但是现在,只有在面对着晋阳的时候,玄世璟会感觉,这长安,似乎更加的多彩。

这就是所谓的缘分了吧。

猝不及防的,房遗爱被看向外面的玄世璟脸上的笑容闪到了眼睛。

第二十七章:宴无好宴

麟德殿金碧辉煌,坐落在太液池西侧的高地上,贞观五年方始修建,贞观四年大唐大败突厥,国力逐渐富足盛强,四方来贺,为了彰显大唐泱泱大国的气度,从而专门修建了麟德殿,而后,这里也变成了李二陛下宴会、非正式接见番邦使节和娱乐的场所。皇宫里的每座宫殿修建的都十分有讲究,所有宫殿均坐北朝南,依照五行八卦来讲,东方为木,南方属火,西方为金,北方属水。

皇帝为天子,真龙的化身,自当要坐在水位去压火位,企图以保皇朝永驻。

虽然说这种企图没有什么用,但是从风水来讲,坐北朝南是极为正确的。

天子坐北朝南,御览皇极,也象征着接见群臣,听取天下政务,象征面对光明,治理天下。

但是这种说法到了玄世璟这里,只会懒洋洋的说上一句:朝南好啊,太阳晒的舒服。

麟德殿下有两层台基,大殿本身由前中后三所大殿组成,三殿面阔九间,正对着大殿的是一片空旷的广场,场内现已有几队骑士在等候,一会儿应该是会有几场马球比赛的。

玄世璟和房遗爱到了麟德殿的时候,殿前廊下已经静候了将近千余人,皇子皇亲、皇室宗亲,还有朝廷要员以及各国来贺的使节,还有等待着表演戏艺的艺人。

人虽多,却在宫内的太监宫女的安排指引下,井然有序,麟德殿外巡守的羽林军却是增加了几倍由于,在这种日子里,是容不得出一点差错的。

“遗爱兄,你不与令尊坐在一起吗?”玄世璟问道。

房遗爱鄙夷的看了玄世璟一眼:“玄侯,你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宫中的宴会吧?”

玄世璟想了想,摇了摇头:“不是,我小时候参加过一次。”

“算了,不跟你在这上面讲究了,这种级别的宴会,一般都是帝京之中的年轻人单独坐在一起的,陛下与皇后娘娘居于上首,而后便是皇子宗亲,还有公主驸马等人,其次才是朝中大臣和番邦使节,若是番邦使节之中有身份尊贵者,是坐在皇室成员的对面的。”

“哦,所以咱们是坐在一起的咯?”玄世璟说道。

房遗爱摇摇头:“你坐哪儿,我不知道,毕竟好歹你也是个侯爷,与我们这些闲职的人不一样。”

玄世璟承袭了玄明德的爵位,因为毫无功绩,所以玄明德的晋国公到了玄世璟这里,已经被降格为侯爷了,虽是如此,李二陛下也不曾亏待过玄世璟,一应待遇,堪比皇子龙孙。

宴会还未正式开始,所以帝都的年轻人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身边人最多的,当属太子李承乾,李泰和李恪则是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偶尔与来往的番邦使臣打个招呼,也不曾失了礼数。

“走吧,看样子,吴王殿下和魏王殿下身边才是最清净的。”玄世璟笑道。

李承乾的太子职位稳如泰山,最具有竞争力的皇子便当属李恪和李泰,可是二人一点这心思却都没有,所以,往来的大臣都奔着李承乾去了。

房遗爱跟着玄世璟便到了李恪和李泰的身边,二人找了个软榻,一把扯了过来,坐下了。

玄世璟早上进宫走的急了些,早饭都未曾吃过,这会儿还真有点饿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xhkzys.dzhhyy.com

0f7h.dzhhyy.com  r1d.dzhhyy.com  ljoi.dzhhyy.com  um9.dzhhyy.com  vwsiw.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