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说,我是男子汉,不能随便哭。”

小清朗以为清明口中的“爸爸”指的是清晟邦。

他又问:“那你为什么不打我?”

清明给他的回答:

“因为你是我弟弟”

虽然清晟邦时常会抽空跟他们吃饭,但清明微微意识到,清朗和自己一样,并不是清晟邦亲生的儿子。清朗和清晟邦并不亲近,或者可以说,除了清明,清朗不和任何人亲近。只要有人稍稍靠近自己,小清朗就会像只小猫一样,露出尖牙利爪,发出警告。而一旦有人靠近清明,他就毫不犹豫,直接上前攻击。

此时此刻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两年前,清晟邦用来强硬手段将清朗送出国。清明深知清晟邦的用意,这里面的原因,他和清晟邦心知肚明,却不戳破。清朗是他一手带大,突然离开,心里纵然不舍却也没办法。

清明停止回忆,他感受到,那个毛茸茸的小男孩变化实在很大,可在某些方面却又丝毫没变。

比如粘他这点……

碍于刑罪在,清明推开他,“看来国外伙食还不错,两年不见,都长这么高了。”

清朗眼底划过一丝得意,“我说过,将来一定超过你,”说着,又想去抱清明。清明抬手往他脑门上一拍,

“这么大了还撒娇,丢人不丢人?”

刑罪立在一旁,看着方才和自己对峙的年轻男人此时对着清明像是变了一个人,看着他对清明那股黏糊劲儿,虽然讨厌却也没说什么,但隐隐间像是察觉出了什么…

刑罪暗想:这个黄毛有点意思

被拒绝的清朗有些不悦,但察觉到刑罪在一旁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斜睨着刑罪便问:

“他是谁?”

清明想了想道:“我们队长,刑罪。”

清朗收回目光,“肚子饿,陪我去吃饭。”说完,伸手揽过清明肩膀就往里走。清朗一米八五的个子,像是挂在清明身上一样,清明刚想把这个橡皮糖一样的人弹开,搭在肩上是手蓦然离开了自己。

刑罪一手反拧着清朗的胳膊,另一只手迅速将清明拉到自己身后。清朗欲挣脱他的钳制,可不管怎么用力,手腕就是抽不回来。

“抱歉了黄毛仔,你哥还在工作时间,不能陪你吃饭了。”

清朗握紧拳头,冲着那张让他极度厌恶的脸挥去…刑罪面不改色,用空着的另一只手轻松接下,紧接着淡然到:“怎么没说几句话就动手?明仔,你弟是不是有多动症?”

清明此时心惊胆战,明知刑罪又如往常一般,采用迂回的方式损清朗,无奈回应了句:“是…啊,他从小就特皮。”

清朗恶狠狠的盯着刑罪,因愤怒,脸涨的通红。

“放开你的脏手!”

刑罪比着方才清朗轻蔑的语气道:“我没用力,怎么,刚才那拳打完就没力气了?现在的小年轻都这么外强中干吗?”

此时的气氛说不出的惊悚,两军相对,拔剑弩张也不过如此。酒店走廊里明明有暖气,可温度却比外头的寒夜还要冷。清明赶在两人打起来之前,化身和事老。一手一个,开口道:

“师兄,别跟他一般见识,他不懂事。我先送你回去,今晚……可能不回去了。”

看清明为难的样子,刑罪不再咄咄逼人,毕竟他和清朗不是一个年纪阶层的,和清朗动不动选择冲动的性格,理智在他面前永远是首选。

他松开清朗,淡然道:“我自己打车回去,明天按时上班。”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xehjqt.dzhhyy.com

08ba.dzhhyy.com  bv3t.dzhhyy.com  iu8o.dzhhyy.com  65l.dzhhyy.com  qyge.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