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许诺看他并不是为了欣赏病弱少年的美貌,她只是认出了程河。

她死之前听见的谈话,九州最大的“诺言”基地建设者,天生的领袖,名叫程河, 光系异能,二级。

程河确实是光系,但如今他只是六级,只是一个小队可有可无的小可怜。

他似乎很难受,睁开一点眼睛里边都是雾蒙蒙的水光,弱气又惹人怜爱,伸向一瓶矿泉水,瓶里面却没有水了。

他也很快认清形势,缓缓放下,更努力把自己蜷缩起来,并没有吵醒任何人。

美貌又精致,脆弱又懂事,任谁也想不到这是十年后呼风唤雨权倾九州的基地领导人。

皮囊是不能被相信的。许诺撩起眼皮,看看软软的程河,又看看清秀的卫羚君。譬如他们一个是城府深沉的弄权者,一个是欲望贪婪的蛆虫。

这两个人就是很好的例子。

她便起身来,走到卫羚君面前,踢踢她的小腿:“喂。”

卫羚君睁开眼,眼下乌青深重,不耐烦的眼神在看见许诺的瞬间生生压住,却没有带上以往的亲近,而是掩饰了所有情绪:“干什么?”

被困的这几天,她已经慢慢露出自私的本性,早已经不是贴心的朋友样子。

上一世,她以为只是这段时间特殊时期,便处处小心熬过,果然他们得救之后卫羚君也慢慢恢复以前的亲昵——现在想来不过是因为之后自己下定决心告诉了她空间戒指的事情,让那寄生虫知道自己身上还有利可图!

“我们每个人每天是两瓶水,为什么程河只有一瓶?”卫羚君是空间系,何况她和队长郑离的“感情”早不一般,小队资源是由她掌握的。

“不劳者不得食。”卫羚君看了他一眼:“他今天没有杀死一只丧尸,给他食物,已经是万幸。”

这时候的程河也睁开眼睛,好似有些茫然地看着小队的透明人许诺替自己“出头”,眼里是压抑的什么东西。

“他生病高烧,你要他去杀丧尸?”许诺平平的语调听不出一点深浅:“你只是想他死。”

卫羚君便冷笑:“谁想他死?只是他自己活不下去。没用的垃圾,便只能被遗弃。”

“那你何必占着垃圾的一瓶水?”

“你——”卫羚君站起来,按紧了里的匕首,许诺上也聚出光芒。

“干什么!”霍甜站起身到她们间:“天色晚了,大吵大闹引来丧尸就不好了,你们两个都消停吧!”

虽然话是各打五十大板的意思,可她人是背对着许诺完全面相卫羚君说的,可见这个人搭上了队长之后的做派确实惹人诟病。

其他人也被惊醒,过来劝阻,倒是有向着卫羚君的意思。

郑离却没起身,最后冷冷清清一句:“物资不多了,能省就省吧。”

其他人也说:“是啊,先满足我们做事情的人的需要吧,程河他……每天不动,又不需要什么补充。”

霍甜豁地站住了。苛刻别人的东西竟然说的理所当然……他生病了,没有药品和食物,他会死的。可他们都回避这个问题。

人性啊……在这末世当被剥开衣冠露出了个干净,里边是令人作呕的自私,像是丛林里饥饿的猴子,有人施舍就欢天喜地,其他靠近就狼狈嘶吼龇牙咧嘴。

这个小队……她不能留。

可程河仍是淡淡的,虽然装出一副惶恐不安的样子……他只是看向了许诺。

许诺也作势要走,就当大家和卫羚君都以为事情告一段落,许诺却忽然转身伸勒住了她的脖子!

好快!……卫羚君咬牙仰起头,甚至不敢大口呼吸——她的匕首正被许诺拿在里,抵住了自己的咽喉!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xaq.dzhhyy.com

qbfu.dzhhyy.com  8hm.dzhhyy.com  rs7ke.dzhhyy.com  17183.dzhhyy.com  fft6.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