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玲玲和林一飞同时站起来,林一飞抢先一步先出了门。

基地大门口,暮色中模糊的身影隐隐可辨是两个男人。

“陈祺?”夏玲玲认出其中一个男人。

“不好意思,冒昧打扰了。”陈祺走过来,他身后还跟着个男人,他向夏玲玲介绍道,“他是我们的司机,别人都叫他快腿。”

快腿冲着夏玲玲咧嘴笑了笑,没说话,安份的跟在陈祺身后。

夏玲玲看了一眼大门外。

除了他们两个,再也没有其他人的身影。

林一飞迷惑的望着夏玲玲,小声问,“妲己,他们来这做什么,别是有什么阴谋吧?”

夏玲玲牵着小芸芸,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其实也有些打鼓。

杨朝阳和猫爷他们刚去了3号势力那边,晚上陈祺就带人过来,这是什么意思?

陈祺见对方没主动邀请他们进屋,也不生气,“王大海在哪?他还在你们这里吗?”

“王大海?”夏玲玲和林一飞全都一愣。

王大海是3号区势力的老大。

“他怎么会在我们这?”夏玲玲警惕地盯着陈祺。

陈祺皱眉,“你们真的没请他来?”

夏玲玲心里掠过一丝不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外出刚回基地,有人跟我说王大海被你们请来,说是商议有关劫持安氏集团心核的事。”

林一飞急了:“明明是你们先请了我们杨大哥过去,说是要和另一方势力共同商议。”

陈祺和夏玲玲对视一眼,彼此都在对方眼中读到了疑惑与不安。

“等一下。”陈祺抬了抬手,“这里面一定有误会。”

“能借你们的电脑用一下吗?”陈祺问。

“可以。”夏玲玲将小芸芸交给林一飞,她带着陈祺进了房间。

快腿知趣的没有跟来,而是跟林一飞一起等在走廊上。

气温下降后,外面冷的要命,走廊上空调的温暖让快腿舒服的不行。

“你们这条件可真好,难怪那个女人就是到了我们那里仍然时不时念叨着你们这里的各种好。”

林一飞惨淡的笑了笑没接话,他知道对方所说的女人是谁。

谷晓米是他的同学,他曾可怜过她,但是在她嫌弃杨朝阳和猫爷他们是感染体的事件曝光后,他心存的最后一丝怜悯也淡了。

在末世没有慈善家,没有人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迁就谁。

谷晓米的选择就是她的命运,他不会再替她感到惋惜。

房间里,陈祺坐到启动的电脑跟前,从衣兜里取出一个U盘,将它插到电脑上。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wlk.dzhhyy.com

xqy.dzhhyy.com  7ey.dzhhyy.com  yekf0.dzhhyy.com  0wre7.dzhhyy.com  dnp.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