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王珪去世(加更)

“怎么了?”王崇基不明白,怎么玄世璟回露出这个表情。

“王老大人......已经去了。”玄世璟不知道自己是以什么样的心情说出的这句话,十分复杂,难以言表。

“父亲他......”听到玄世璟的话,王崇基一愣,然后眼中的泪水瞬间夺眶而出,随后越过玄世璟,直接冲进了王珪的房间。

不久,房间里传出王崇基凄厉的喊声。

“爹!~~~~~”紧接着,便是一阵痛哭的声音。

贞观名臣,再去其一......玄世璟亲身经历了这一切,亲身经历了王珪由朝堂上生龙活虎的肱骨之臣,到咽下最后一口气,这种感觉,让玄世璟觉得十分的不舒服。

回想王珪这一生,玄世璟也有耳闻,毕竟在长安城内,就算不可以去查探,酒肆茶馆,茶余饭后也能听到不少言论,一来二去,长安城的人物风貌,也就知道个十之八九,更何况玄世璟是神侯府的总指挥室,现在神侯府牢房底下的密室,还存放着那么多的资料。

王珪出生在祁县,出身于世代官宦之家,“性沉澹,志量隐正”。这是在坊间听到的最多的对于王珪的评价。

隋开皇十三年入仕,但是却并没有受到太多的重视,好在叔父王颇对他十分的器重,到了仁寿四年的时候,其三叔父王頍因为参与了汉王杨谅的谋反,被诛杀,王珪受到牵连,之后便隐慝于南山中。一直到了大业十三年,李渊占据长安。经丞相府司录李纲引荐,被任命为李渊世子李建成的咨议参军。

唐武德元年李渊称帝,立世子李建成为太子,王珪转授东宫舍人,原本以为这便是仕途之中的柳暗花明,谁承想李建成和当今的李二陛下当时争权夺利闹腾的厉害,最后还闹出了玄武门这么一桩惊天大案,王珪身为太子属吏,始终站在建成一边,结果事儿还没出的时候就被流放。

后来兄弟两个打仗,李二陛下赢了,惜王珪之才,捐弃前嫌,召回长安授以谏议大夫职,留做身边顾问。王珪也从此知恩图报,“推诚纳善,每存规益”,深受太宗信任。

从这会儿开始,王珪这才算是真真正正的在朝堂上展现出他的才华和才干,与李二陛下和群臣一起,将一个一贫如洗的大唐,兢兢业业的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可以说,如今强盛的大唐,王珪,始终是参与其中的。

如今王珪故去,多多少少,有些让人唏嘘,开创大唐盛世的人,到了临了,竟然走的如此的了无生息,临终遗言,也只是要保护自己的儿子。

玄世璟抬头看着瓦蓝的天空,深深的呼出一口气,突然感觉有些压抑了呢。

玄世璟站在王珪房间的院子里,暂时没有离开的打算,王珪刚刚故去,王府之中,还有些事情,恐怕王崇基是解决不了的,玄世璟是想留下来看看,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要震慑一下王敬直。

现在玄世璟不希望王敬直在这个节骨眼上生事,这算是给王珪一个清净,虽然玄世璟知道,人死如灯灭,可是心里还是有一股子执念,不想王珪被打扰,无论是什么事,等到王珪入土为安再说,也都来得及。

想到王珪临终前的神态、目光,玄世璟总是一阵恍惚,对于王敬直,玄世璟似乎也没有那么浓烈的恨了,只是事情还是一码归一码的好

王珪辞世,王敬直自然也坐不住了,带着自己的仆从便到了王珪的院子,见到玄世璟坐在院子中的石凳上,只是对着玄世璟拱了拱手,没有说话,便进了王珪的房间。

王敬直的反应并没有玄世璟想想的这么激烈。

紧接着,王府的下人们都赶到了王珪的院子中,跪在院子里,哭成一片。

只是这哭,玄世璟却是不知道这些人当中,几分真情,几分逢场。

人这一辈子啊,如同白驹过隙,说实在的,王珪这一辈子,苦难有过,荣华富贵也有过,到了这些年,也是位极人臣,人生也是圆满了,若是没有王敬直这档子事儿,王珪完全可以含笑九泉,只是事实总是不尽如人意。

房间之中王敬直与王崇基并没有什么言语间的往来,似乎都不约而同的忘记了两人之间的斗争,开始打算着为王珪料理后事。

王敬直就算平日里再怎么出格,王珪毕竟还是他父亲,真的到了王珪故去的时候,王敬直反而成了最沉默的一个人。

灵堂被搭建了起来,就在王府的前厅之中,整个王府一时之间,一片缟素,房檐下的一串灯笼全都变了颜色,原本象征着喜庆的灯笼全都被取了下来,换成了白色的灯笼,堂下挂着白缟,王崇基和王敬直兄弟两个,披麻戴孝,跪在王珪的灵柩前。

整个王府的上空,都弥漫着死气沉沉的悲伤气氛。

玄世璟成了第一个吊唁王珪的宾客。

作为王珪生前最后一个见到的人,玄世璟的吊唁,也十分真诚,恭恭敬敬的给王珪上了香,行了礼,也说了送别的话,十分诚恳的与王珪“聊”了几句,受了王崇基和王敬直兄弟两个的回礼。

王珪故去的消息被送进了宫,传到了李二陛下的耳中,李二陛下换上素服,亲自到了王府来吊唁。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vzykj.dzhhyy.com

bdvj.dzhhyy.com  3x8oi.dzhhyy.com  b5t31.dzhhyy.com  vgl.dzhhyy.com  aeev0.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