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霆煜盯着月亮一动都不动,耳根却慢慢红起来。这本来就是一句玩笑话,钱浅并不指望秦霆煜会回答,但没想到,片刻之后他轻轻应了一声:“嗯。就是这样。我从小就喜欢你,好多年了。平日你在宫里,我轻易见不到,也只能趁着宫宴看个够,可是你总是更喜欢跟凭澜说话。”

“对不起,”钱浅抱歉地望着秦霆煜:“那时我什么都不知道。”

“为何道歉。”秦霆煜转过头来,眼含笑意望着钱浅:“你幼时入宫,也只能趁着宫宴时才能见到凭澜,与他多说说话自然是应该的。只是那时候的我年纪小也不懂事,总是很嫉妒凭澜,嫉妒他有个这样可爱的妹妹。当年的我还跟我娘说,也想要个妹妹,要和敬和公主一模一样的妹妹。”

“什么?难不成被国公夫人断然拒绝了?你不是一直是独生子吗?”钱浅忍不住笑出声,她怎么不知道自家老公还有这么活宝的时候,居然去和娘亲提要求,想要个和她一样的妹妹。

“我娘说我太难为她。”提起母亲,秦霆煜眼中浮起点点怀念:“她说她就是本事再大,也不能生出旁人家的女儿,她问我如果是和敬和公主不一样的妹妹我要不要。我想了想觉得不好,不是和你一样的妹妹,我要来做什么。”

“果然是难为人了。”钱浅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我真不知道,你幼时居然如此有趣。”

“嗯,很傻。”秦霆煜也笑着点点头:“后来,我爹听到了我跟我娘的谈话,我爹……”

提到靖国公,秦霆煜笑容微敛,沉默半晌之后才又接着说下去:“我爹说,既然惦记旁人家的妹妹,不如等我长大了他去求皇上,让皇上把你指给我做媳妇,这样就可以日日在一处,也省了惦记。我想了想真是不错,立刻就答应了。”

第1211章:皇上,请您尽快回宫(58)

什么?钱浅立刻傻了眼。合着这家伙从小就惦记娶自己当媳妇??这么多年藏得倒是好,她一点都没发现。

看见钱浅吃惊的表情,秦霆煜低下头自嘲似的笑起来了“若不是……若不是这些年的意外,恐怕我早已经上折子请旨赐婚了。我连老婆本都攒好了,那些年在边关,我攒下好多东西,回来时带了十几件箱笼。只可惜一直没有机会给你,眼下还在我家里摆着,一晃你都及笄了,那些给小女孩玩的小玩意,恐怕你也不喜欢了。”

“一直给我留着就好。”钱浅轻声答道“我都喜欢的。”

半晌之后秦霆煜突然低声问道“我父亲的确是谋反了对吧?虽然我早已心知肚明,但总想亲口问一句。”

钱浅望着秦霆煜,不忍心开口,只好沉默着点了点头。秦霆煜苦笑一声“莫名其妙变成他之后我才知道,他其实一直对我手下留情,是我不知感激。我从未想过原来我父亲是真的谋反了,还一直觉得冤枉,直到后来皇家猎场铸成大错。眼下这烦难景况,都怪我一人,他也被我拖累了。”

“也不知他在边关好不好。”钱浅也跟着叹了口气。

“你怎知他在边关?”秦霆煜抬起头望着钱浅“我其实一直有些担心,怕会有其他意外,只是我醒来时听闻‘秦霆煜’逃往边关的消息,才想到他是不是变成了我。”

“他一定是在边关的。”钱浅很笃定地答道“那日我们掉进岩石缝隙,你们晕过去了,我是醒着的,你们两人都活着,我确定,只是不知为何你变成了他。既然你在此处,他也活得好好的,最有可能就是变成了你。”

“我刚回京时,你去过我府上,等了我两个时辰,就是为了告诉我真相吧?”秦霆煜脸色有些忧郁“可惜我一叶障目,不肯见你,也不肯听凭澜的解释。若我……”

“以前的事,后悔也没用。”钱浅伸手按住秦霆煜的手背,双眼紧盯着秦霆煜的眼睛“既然已经如此,将以后的事做好就够了,回头后悔再无意义,还不如想想今后的事。眼下情况其实算不上糟糕,皇家围场的事,消息被捂得紧紧的,到现在也只有你的人马和天极卫的人清楚怎么回事,文武百官都被蒙在鼓里。大家都只知道靖国公匆匆去了边关,仅此而已。”

“嗯。”秦霆煜瞬间get到了钱浅的要点,立刻点了点头“补一道圣旨,靖国公秦霆煜替朕巡视边关,监督军务,给个钦差的头衔。”

“如此皇上应当也能知道你的态度。”钱浅点点头“我们将消息捂了这么久,他在边关应当早就想到你已然知道了真相。不过权利迷人眼,如今坐在皇位上的是你,他摸不清你的想法,自然会小心些不会轻举妄动。之前你们一直立场对立,眼下他若怀疑你因为想长长久久的在这个皇位上坐下去,而直接想将他灭口,也无可厚非。”

“对。”秦霆煜点点头“但眼下已走到这一步,也只能尽量弥补。我与他的关系倒好说,我并不留恋这个位置,自然也不会随随便便对他下手,时日久了他总会明白。只是眼下我们的身份倒是麻烦。我连自己如何变成皇帝都不知道,更不知该如何换回去。”

“别急。慢慢想办法。”钱浅倒是知道,这位面的世界法则既然对于灵魂互换的梗这么执着,那一定还得两年以后京外温泉行宫才能换回去,但她也不能明说,只能含含糊糊的安慰了秦霆煜一句。

“怎能不急!你都十六了……”秦霆煜一脸幽怨地望着钱浅,眼中含着几分委屈,那表情活像一只挨了骂的大狗狗。

钱浅愣了一阵子才反应过来秦霆煜到底在说什么,合着这家伙着急换回去,是急着娶媳妇啊?!

“做什么那么着急。”钱浅脸有些红,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她还是语气很确定地说道“我又不会跑,放心,除了你我谁都不嫁。”

“那我也不放心。”秦霆煜依旧很郁闷“我的阿满那么可爱,被别人抢去了可怎么办?今日你哥哥进宫来,跟我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他居然想把你订给新科状元,那种文弱的男人你怎么可能会喜欢。”

“不文弱的我也不喜欢,”钱浅看着秦霆煜幽怨的脸忍不住笑起来“我就喜欢你,除了你谁都不喜欢,这下你总放心了吧?哥哥进宫来,大约是因为外面的那些八卦传得太厉害,他兴许是想着让我先订亲,也好堵堵外面那些嘴。你也别急,我倒是有个办法,不如你就赐个婚,把我订给你自己不就行了?镇国长公主配靖国公,也算是很合适的一门亲事了。”

“绝对不行。”没想到秦霆煜居然一口拒绝了钱浅的要求“若是换回去还好,若是换不回去,你不是要成皇上的媳妇了?不能冒这样的险。”

钱浅一时无语。她知道秦霆煜的担心实属多余,这俩人绝对不可能换不回去,但这些话现在又不能挑明说,而眼下若不订亲,外面流言传得实在难听。她自己倒不怕诋毁,可她怕前朝那些大臣们又开始拿着她做文章,逼着秦霆煜娶后宫。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g0iv.dzhhyy.com  cws4.dzhhyy.com  isf.dzhhyy.com  rh9.dzhhyy.com  39q9m.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