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下身穿着一条灯笼裤,脚下穿着一双皮靴,一看到这身打扮,赵海马上就知道,这人是毒虫谷的弟子,他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毒虫谷的弟子,而这个毒虫谷的弟子好像是专门冲着他来了,因为在赵海打量他的时候,他一直盯着赵海。

一看到赵海在打量着他,那人不由得微微一笑,随后走到了赵海的桌子前面,也不说话,直接就在赵海的对面坐了下来,赵海一看他的样子心里不由得一沉,他知道自己怕是暴露了,但是自己到底是怎么暴露的?这让赵海十分的不解,要知道赵海经过了那么多的位置,也改变过很多次的容貌了,但是却一直没有人发现过他,这个毒虫谷的是怎么发现他的。

不过他虽然有些吃惊,但是却并不害怕,而是看着那个毒虫谷的人,随后一挥手,又要了一壶酒,接着让伙计又拿来了一个酒杯给毒虫谷的这人倒了一杯酒,随后开口道:“阁下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那个毒虫谷的人,看着赵海,微微一笑道:“阁下这话说的,就真的是有些过了,大家都是明白人,又何必说糊涂话呢,我来是为了什么,难道阁下不清楚吗?阁下应该就是邹肖吧?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改变自己的容貌的,但是你应该就是邹肖没有错。”

两人的话并没有用任何的隔音术法,也没有用传音功法,所以他们的话,马上就被酒馆里的人给听到了,那一瞬间,整个酒馆都一片的安静,所有人都盯着两人,更准备的说是,全都盯着赵海。

赵海看着毒虫谷的那个修士,沉声道:“我很好奇,你到底是如何找到我的呢,我对自己改容的手段还是十分有自信的,我甚至连自己身上的气息都改变了,而且我也没有什么熟人,虽然说之前文礼义在死去的时候,他身上有一丝气息飘到了我的身上,但是我已经去除了,你不可能找到我才对,可是你现在却偏偏的找到我了,这真的是让我感到十分的好奇。”

那人微微一笑道:“我们毒虫谷自然有我们毒虫谷的手段,你杀了我师弟,我自然要来找你,虽然你身上有鬼风盗宝藏的秘密,但是我可以十分明确的告诉你,我找你并不是为了那宝藏,而且为了给文礼义师弟报仇的,我之所以这么做,也是为了另一个人,一个你不认识的人,他是文礼义师弟的仆从,关于你知道鬼风盗宝藏的消息,就是他放出去的,也是他请我来给文礼义师弟报仇的,在我答应了之后,他就自刎而死,追随文师弟去了,我本来是不想来找你的,但是为了他,我来了。”

赵海一听那人这么说,他不由得微微动容,随后身形一晃,已经变成了他本来的面目了,当然,这个本来的面目指的是他邹肖的面目,他在改名叫邹肖的时候,不可能一点样子都不改的,因为现在各大宗门之中,认识他的人可是不少,他那个真传弟子第一人的名头,可不是白叫的,现在其它九大宗门之中,想要他命的人绝对不少,他要是不改变容貌,一出门就会被人认出来,那还追查什么阴无常,直接就被人追杀吧。

赵海变成了邹肖的样子之后,看着那人道:“真是没有想到,在我们修真界,竟然还有此忠义之士,更没有想到,这样的一位忠义之士,竟然会成为文礼义的仆从,可惜啊,真的是太可惜了。”

酒馆里的人一看到赵海露出了真面目,他们的身体都是一震,随后哗啦一下,全都站了起来,把赵海和那个毒虫谷的弟子给围了起来,而且他们还全都拿出了法器,整个酒馆里,只有赵海和那些毒虫谷的弟子还坐在中间的桌子上。

那个毒虫谷的弟子看着赵海,微微一笑道:“虽然我跟你有仇,但是我也不得不佩服你的勇士,在这个时候,还有勇气坐在这里的人可不多,而且说实话,我也感到十分的可惜,像刘飞舟这样的仆从我,我不知道我这辈子还能不能遇到,真的是太可惜了,不过虽然我十分的欣赏你,但是我还是会为文师弟报仇的。”

赵海占了为点头道:“你为文礼义报仇是应该的,他的确是我杀的,不过如果你要是跟他们一样,是为了鬼风盗的宝藏来找我的,那你可就要失望了,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鬼风盗的宝藏,我要是知道鬼风盗的宝藏,我还会在这里乱晃吗?早就把宝藏给取出来,找地方专心的闭关修练去了,可惜啊,我说这些话,一直都没有人相信。”

毒虫谷的弟子,看着赵海的样子,微微一笑道:“我很欣赏你,我到是觉得你说的是真的,对了,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达久知,是文礼义的大师兄,真是没有想到,他们兄弟两人竟然连天赋都一模一样,这么多年了,我竟然不知道他们是双生兄弟。”

第四百五十二章 拦路

赵海看着达久知,接着他摇了摇头轻叹了口气道:“说实话,我挺为他们可惜的,他们两兄弟的天赋真的是很好,如果他们不去关心什么不存在宝藏,而是一心的把时间都用在修练上的话,那么他们的实力一定会十分的强悍,可惜的是,他们为了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东西,却把修练都给误了,真是难以想像。”

达久知看着赵海,沉声道:“你怎么知道那宝藏是不存在的?你去找过吗?”达久知现在有些明白赵海为什么要跟他在这里说这些话了,因为赵海是想通过他们的话,告诉四周那些虎视眈眈的人,鬼风盗的宝藏,根本就不存在,不过达久知到是也想听听赵海怎么说。

“很简单啊,知道文礼义他们是怎么追查那些宝藏的吗?跟踪鬼风盗的后代,可是鬼风盗的后代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他们跟普通的散修一样,他们骗一些散修跟他们一起做任务,然后杀了他们,抢他们身上的晶石和法器,然后用那些东西修练,如果那些鬼风盗的后代,真的知道鬼风盗的宝藏在那里,他们为什么不去把宝藏给取出来用了,还用这种方法取得修练物资?如果鬼风盗的后代不知道鬼风盗的宝藏在那里,我为什么会知道?我不过就是被鬼风盗的后人骗出去,想要杀人夺宝中的一个罢了,只不过我的实力强,我把那些人给杀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怎么会认为,我会知道鬼风盗的宝藏呢?我觉得他们是想那些宝藏想疯了,他们这些人也是一样!”说完赵海还转头看了那些围着他的人一眼,而他的话,也引起了那些人的骚动了。

“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呢,要是你知道鬼风盗的宝藏在那里,而故意骗我们呢?”达久知看着赵海,他现在到是有些相信赵海不知道鬼风盗的宝藏在那里了,因为赵海之前说话的样子,好像真的不知道宝藏在那里,而且他说的话,也十分的有道理,如果鬼风盗真的有什么宝藏的话,那么他们的后代为什么不用?要是他们的后代都不知道宝藏在那里,那赵海又怎么会知道。

赵海一听达久知的话,不由得摇了摇头道:“无所谓,其实我并不怕这个消息传出去,也不怕这些人,甚至也不怕你,我之所以要改变样貌,是因为我怕麻烦,我也不想杀太多的人,不过现在你找到了我,那么也就代表着麻烦会随时出现,你可以找到我,别人也可以,我躲起来也就没有什么用了,那我到是想要看看,到底有多少人,想要我的命。”

达久知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哈哈大笑道:“看样子你好像是十分的有信心啊?你真的不怕我吗?”达久知还真的是十分的好奇,赵海不过就是一个散修,他为什么会不怕他?散修与宗门弟子之间,天生就有着巨大的鸿沟的。

赵海笑着道:“说实话,我得到了一份传承,是一种特别的功法,是以前我从来没有在血海境知道的功法,这份功法的威力很大,我用他跟文礼义交过手,我把他给杀了,这也正是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所以说实话,我真的是没有什么好怕的。”

“哈哈哈,好,我现在对你真的是越来越感兴奋了,我还真的想要知道,你到底会什么样的手段,正好,我们早晚都要有一战,那就让我们到外面去试试好了。”说完达久知忽的一下站了起来,就要往外走。

赵海这时也站了起来,但是四周那些围着他的人,却没有一点儿让开的意气。”

达久知看了对方一眼,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凝重的神情,他冷哼了一声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鬼旗战将冷风啊,冷风,这是我跟他的私人恩怨,我看你最好还是不要插手的好,不然的话大家面上都不好看。”

冷风看着达久知,冷冷的道:“达久知,你最好是搞清楚,这里可是我们阴鬼宗,你一个毒虫谷的弟子,跑到我们阴鬼宗来撒野,你真的以为我们阴鬼宗无人吗?我告诉你,今天我们是给毒虫谷一个面子,这才放你离开,你最好是马上走,不然的话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什么私人恩怨,你不过就是想在独战鬼风盗的宝藏罢了。”

达久知看着冷风,冷冷一笑道:“鬼风盗的宝藏?那东西存不存在都不知道,我会是为他,我告诉你,这一次来就是为了给文礼义师弟报仇的,他杀了我师弟文礼义,我当然不会放过他,所以你最好是让开,不然的话就不在怪我不客气了。”

“哈哈哈,达久知啊达久知,我看你真是一个看不清状况的蠢货,在这里你竟然还敢跟我说这样的话,好,我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们阴鬼宗的实力!”说完他手一动,手里多了一杆大旗,这杆大长长有丈许,上面挂着一面黑色的大旗,大旗上面绣着一具骷髅,这大丈在他手里一展,随风摇摆,当真是气势非凡。

达久知一看到对方连战旗都亮出来了,就知道对方是不可能让路了,他不由得冷哼了一声道:“正在讨教一下。”虽然这么说,但是他的脸上却是一片的凝重,他可是十分清楚的,这鬼旗战将冷风,可不是一个好相与,实力强悍无比,想要对付他,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他的双手也伸了出来,而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肩膀上,多了一只黑得亮,好像是黑玉一样的蜘蛛。8

第四百五十三章 退走

冷风看着达久知的样子,不由得冷哼道:“好,正要见识一下毒虫谷的蛊术,来吧。”说完手里的大旗一摇,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片黑云,这片黑云足有数亩大小,随后黑云直接落下,把冷风给罩在了其中。


v5j99.dzhhyy.com  bs8.dzhhyy.com  khy2.dzhhyy.com  vyuum.dzhhyy.com  sqxgc.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pztcq.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