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云许多技术藏着掖着不敢拿出去,不就是因为如今这个情况,根本不适合嘛,真要是拿出去,不光不能给百姓带来多少好处,只怕回头真要羊吃人,下面的普通百姓真的要没多少活路了!

舒云已经做好了两手打算,要是胤禛能登上皇位,愿意支持她的话,那么,自然一切都好说,要是胤禛没能登上皇位,那就干脆一家子跑路,找个地方重新开始吧!世界大得很,现在很多地方还没开始开发,相当于蛮荒之地呢,在白纸上绘画,总比做裱糊匠,甚至要在现有的压根没什么留白的画作上头修改要容易的多。想必胤禛估计是会同意的,毕竟,除非登基的是胤礽,否则的话,其他人上台,根本都没有胤禛发挥的余地。就算是胤礽,大家三观不合,许多事情也很难办。

当然,舒云心里头这种想法压根是不能直接跟胤禛说的,所以,她也只能是跟着胤禛一起,声讨了一下一点皇家风范都没有,为了拉拢人心,连底线都放弃了的胤禩了。至于猜测康熙的心思这种事,大家只能是心照不宣,是不能随意说出口的。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天下这么大,这些年又几乎是进入了一个群魔乱舞的时代,官场上头就没几个靠谱的,而民间那边呢,那些早早完成了资本原始积累的商人本能地追逐更多的利益,新技术的出现只会让他们胃口更大。最麻烦的就是,老天爷也在凑热闹,旱灾,水灾轮着来,然后,黄河又决口了。

这里头自然是天灾人祸并行,修建堤坝的钱财被过了一次次的手,到了下面,几乎就没了什么名堂,不知道多少民夫搭上了性命,却也没能将真正稳固的堤坝修建起来,几场暴雨下来,堤坝也就撑不住了,自然就造成了大规模的洪灾,不知道多少百姓受灾,偏偏之后的赈济工作,也是个问题,赈灾这种事情,本来对于一些没下限的人来说,就是一场狂欢,不趁机揩油才怪呢!

没人将心思放在灾民身上,地主们想着趁机多兼并一些土地,购买一些奴婢,官员们想着欺上瞒下,撇清自己的干系,顺便再哭哭穷,多捞一点钱财,那些底层的百姓还能怎么办,草根树皮都吃光了,只能一路逃难,而没有上头的命令,谁敢开仓放粮,谁敢留下这些灾民!

一些流民都已经逃难到京城外面了,大家还想要瞒着,等着瞒不下去了,才期期艾艾报上来,期间各种推卸责任,总之,这事是天灾,跟咱们没关系。

遇上这样的官员,胤禛只觉得自个心累,而且暴躁,他很想杀人,但是问题还是那个,他做不了主,什么都得等康熙决定,他甚至连开仓放粮,派人赈济这种事情都做不出来,至于说什么自家拿粮食出来赈济的事情,更是不好做!田家当年干过这回事,然后呢,他们取代了老姜家,自个当齐王了,所以从那以后,谁家敢随便做这种事情,在皇帝那里,就都有造反的嫌疑,施恩这种事情,只能朝廷来,其他人要做这种事,那就是图谋不轨!

百姓没活路,他们是会用脚投票的,所以,一些地方已经出现了民乱,地方上头的绿营战斗力那实在是比较感人,指望他们平乱,真是不一定指望得上。

遇到这种事情,没个足够重量级的人物压根镇压不住,有人提议让太子胤礽去赈灾,但是,这个决定才一说出来,就被否决了,一方面,太子的安全是个问题,谁能够保证会不会有人铤而走险,直接行刺太子呢?另一方面呢,就是担心太子出去之后,然后直接带着人逼宫了!

不让胤褆出去也是一样的道理,实力强劲的皇子一出去,那就是龙入大海,等闲就制不住了,谁也不能保证他们的忠心。

最后商议了一番之后,差事落到了胤禛身上,然后胤祥呢,也在那里表示,自个要给汗阿玛分忧,然后呢,康熙琢磨了一下,就让胤禛带着胤祥,也做一点事情出来。

胤祥这些年在康熙那里还是颇有些宠爱的,他们这个半大小子的年纪,老实说,其实有些尴尬,他们出身不差,也不是什么不学无术的人,偏偏朝堂上如今根本没法子安排他们了,因为各部已经差不多都让排行比较靠前的几个皇子给占了,总不能让这些做哥哥的给弟弟腾位置。因此,他们再多的本事,也施展不出来。至于在康熙那里承欢膝下,又有些年纪大了,下面还有更小,更加天真活泼的阿哥,更讨康熙喜欢。

胤祥呢,生母已经过世,没有生母绸缪,下面年纪大一点的妹妹又到了婚龄,他可不觉得自个有面子让自个妹妹能留在京里,胤褆的大格格都已经封了多罗格格,指了婚了,指的是一个蒙古郡王,如今胤褆正盯着内务府给自家女儿准备嫁妆。胤祥的两个妹妹在一众公主中又不显眼,康熙对于下面的女儿一向缺少关注,所以,她们的命运也可想而知。

哪怕为了自个妹妹嫁得好看一点,胤祥也得争气才行,他思来想去,最后选择了先跟着胤禛混,毕竟,现在看起来,一众实权的皇子里头,胤禛是唯一一个没有明目张胆地夺嫡,偏偏又比较有实力的,胤祥暂时没什么野心,也没多少根基,章佳氏那边,如今也没几个靠得住的人才,还都指着他呢,所以,他自然得找个大树靠一靠。

既然有个弟弟有心投靠,胤禛还是有些高兴的,独木不成林,有个靠得住的兄弟自然是一件不错的事情,而且,比起十四来说,十三就省心多了,十四满脑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两年跟胤禩走得很近,根本没发现,人家拿他根本不当回事,就是敷衍他而已,另外或许还有着想要利用十四挖胤禛这个哥哥墙角的意思。

对于十四这样的愚蠢行为,胤禛原本想要劝两句,结果最后还没说两句话呢,就被十四气的半死,然后,胤禛就懒得理会他了!像是十四这种自作聪明的,不让他狠狠摔几个跟头,压根就不知道自个犯了错。

跟十四比起来,十三就可爱多了!南方那边的情况十万火急,胤禛接了旨意之后,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开始准备起来。

这等大灾之后,往往会有瘟疫发生,不用舒云多提醒,黄河决堤的次数多了,这些朝廷早就有了经验,这次出去赈灾,除了带了银子,又下令从各地官仓调集粮食,运往受灾的地方,还带上了一些太医,又采购了一大批的药材。舒云能做的,无非就是给胤禛多带了一些清热解毒的药丸子,又提了几句后世防治瘟疫的一些常识,比如说水要烧开了喝,要注意卫生之类的,胤禛都答应了下来。

“这么多年,静怡你一直留在京城也是辛苦了,下次再南巡或者是巡幸塞外,咱们带着孩子一块儿去吧!”胤禛想着自个这些年经常在外,就算是留在京中的时候,也常常琐事缠身,能够陪伴福晋的时间真的很少,顿时觉得有些歉意。

“好,我还真没有出过京城呢,我等着你回来带我出京!”舒云也微笑了起来。

胤禛离开了,舒云如同之前一般,依旧是紧守门户,除了跟温宪公主府上有些往来,其他府上除非是有什么大事,否则的话,她根本不会出门。

京中并不平静,因为黄河决堤的事情,各方都在甩锅,互相攻讦,康熙却一点也没有阻止党争的意思,他如今也在看,朝堂上如今是个什么情况,到底还有多少人是忠于他这个皇帝的。康熙到了如今这个年纪,对于其他的事情,已经看得比较轻了,他更看重的是他的皇位是否稳固,所以,他可以不在意下面的臣子贪腐成风,鱼肉乡里,毫无节操可言,但是,他对这些臣子的要求就是忠诚,若是没了忠诚,那么在康熙那里,就是不可原谅,可以直接放弃的。

所以,康熙暂时根本不关注赈灾的事情,反而一直冷眼看着朝堂上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然后呢,利用这些罪名,将一些立场靠不住的官员撤下去,在关键位置上换上康熙觉得靠谱的人。一时间,整个京城都显得风声鹤唳,人人自危,即便是各个皇子的府上,明面上也变得消停了不少,就算是有什么谋划,也只好私底下找个比较隐秘的场合来解决。

舒云虽说待在家里,但是胤禛留下来的人还是尽忠职守地将朝堂上相应的消息带回来,舒云看着这些消息,只觉得心累,心中却也多出了许多危机感,很多事情,在史书上不过就是轻描淡写几个字,但是,对于身处其中的人来说,舒云能够感觉到的却是血淋淋的杀意与危机感。

舒云愈发低调起来,以前还会偶尔跟老九老十交流一下技术上头的一些问题,如今连这些都不管了,借口要带孩子,干脆暂时将许多研究都放了下来。

康熙之前表示要让皇孙进上书房读书,弘晖作为嫡长子根本逃不掉,各家都很是默契,送进宫的都是嫡子或者是长子,也就是礼法意义上的继承人。弘晖那边有德妃帮忙照看,他自个也是个机灵的,舒云也不会太担心,倒是家里头,弘昕和已经取名为弘旸,弘晏的两个小东西都不是什么省心的,整日里调皮捣蛋,弄得一帮伺候的丫头太监们头昏脑涨,战战兢兢,不得消停。

舒云虽说已经教育过一帮孩子了,但是很显然,那个时候朱元璋也承担了不少教育儿子的责任,朱标也是个比较合格的兄长,但是如今呢,弘晖十天半个月才能回来一次,弘昐这个二哥显然镇不住他们这几个小的,弘昕天生就是个胆大包天的性子,他什么都敢做,什么都敢尝试。

舒云之前烧制了一批玻璃器皿,准备自个合成一点化学用品做实验,结果这个傻大胆,居然偷偷摸摸跑进去,差点就准备用手蘸着硫酸尝尝那是什么味道,要不是舒云及时发现,这小东西手指头直接就要变成一根炭棒了!

舒云叫人拿了一个生猪蹄过来,当着他的面,将猪蹄放进了硫酸里头,猪蹄表面直接都冒烟了,将弘昕吓了一大跳,但是,他是个记吃不记打的,很快就忘了教训,还是喜欢在舒云的实验室里头折腾。舒云没办法,只好又叫人重新布置了一个初级的实验室,在里头教导弘昕一些基本的化学知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npcrq.dzhhyy.com

cht3.dzhhyy.com  nfm.dzhhyy.com  j41.dzhhyy.com  frde.dzhhyy.com  cdjf.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