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泞使命在身,蒋璃三番五次婉拒相送,可她都格外坚持,末了说,夏小姐,这是陆总交给我的任务,工作没完成我是要被扣奖金的,你就当普罗大众吧。

经她这么一说,蒋璃也是不大好意思再行拒绝了,如果景泞是个男人,那她今天纵是会一拒到底,但为难个女人,而且还是个美女,蒋璃就于心不忍了。不过这景泞果真不愧是陆东深手底下的人,说话办事滴水不漏,打从飞机离开沧陵地面的那一刻,景泞就不再叫她蒋小姐或蒋爷,每每唤她都是夏小姐。仿佛是在提醒她,蒋璃只是沧陵的蒋璃,回京的这一刻她已经是夏昼了。

这般大张旗鼓不是她一个助理该有的姿态,不用多想也是受了陆东深的暗使。

车行东四环的时候有些堵,景泞亲自开车,稳稳地在车流中穿行。合生霄云路8号依旧安静,蒋璃阻了景泞入院相送的好意。景泞将车子停好后扫了一眼小区,“原来夏小姐住这里啊。”

蒋璃嗯啊答应也没多说,将身上披着的大衣拿下来,“衣服我放这了,替我谢谢陆总。”

岂料景泞说,“这是陆总私人的东西,夏小姐还是亲自还给他的好。”

蒋璃一愣,脑子里又浮现出今早从他怀里醒来时的一幕,心就慌了一下,清清嗓子,“怕是他等着穿吧,你要是不方便给的话,放在车子里总行吧,这不是他的车吗?”

“这是公司的车。”景泞轻笑,“所以更不大方便存放陆总的东西。”

蒋璃总觉得景泞的笑有故意之嫌,理由站不住脚,但也让人找不出辩驳的言辞来。景泞离开后,蒋璃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搭着陆东深的大衣进了小区。小区里的保安竟还是三年前的老面孔,见了她后先是一愣,然后惊讶地说,“夏小姐您回来了啊,好些年没见着您了,还以为您搬家了。”

这种久别重逢的问候并不适合蒋璃,有些回忆对她来说就是把刀子,每每碰触都会伤她斑斑血痕。

在原地僵站了许久,嘴角牵强地扯了扯当是回应,说,“物业还有我家的备用钥匙,麻烦跟物业那边说一声,找个小时工收拾一下房间吧。”

保安说,“夏小姐您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

“以前经常送您回家的那位先生每周都会派人来给您的房间做打扫呢。”

蒋璃忽而窒息。

是饶尊。

默了少许,说,“今天还是找人做一下清洁吧。”

将行李一并交给保安,她终究还是没勇气踏进房间一步。

798依旧热闹,许是哪个画家又举行画展了,虽走了三年,但蒋璃也见怪不怪,这个地方是艺术集中区,承载了太多艺术家们的梦想,浓缩了功成名就的艺术大师还有初出茅庐的文艺小青年。

蒋璃不知走了多久。

这座城处处充满了喧嚣和纷争,来往的都是匆匆人影,只有她像是散漫的孤魂,飘荡在对她来说不再有温度的皇城根上。

三年,变化太快。

直到三里屯,她僵在酒吧街好久,恍了半天神才反应过来,原本的建筑已成了太古里。

素叶这段时间减少了工作量,一些轻患者她能转就转了,手里只留几个重点个案跟踪。

夕阳西下是素叶最轻松的时候,每到这个时候,她总会走到办公室的露台上看着沉沉日落,然后再将她同年柏彦的回忆拿出来一点一点思量,来填满这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时光空隙。

办公室门被推开时,助手李圣诞的声音有点着急,“哎小姐,你不能直接这么闯啊,我得通报——”

“通报什么通报,我见她还用通报?”

素叶扭头一看,惊讶。

“听说你去沧陵当了三年的爷?”

等李圣诞将咖啡果茶和点心端上来离开后,素叶问她。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lagum.dzhhyy.com

05na.dzhhyy.com  uxm2.dzhhyy.com  cb5.dzhhyy.com  rg8c4.dzhhyy.com  ydoe.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