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了祈福,她跟着孟寒又弯腰钻了出来。

重见天日。

光明的感觉真让人轻松懈怠,沈暮央心情又荡漾起来,随口跟孟寒开着玩笑,“这个鼎还真适合用来偷情,一钻进去,跟世界都隔离.”

一句话都没说完,沈暮央瞪大了眼睛蓦地反应过来。

神呐,她脑子又抽掉了吗,这什么鬼比喻?!

“偷情.嗯?”孟寒侧首微垂着眸看着身边的小姑娘,眸底深处闪过一瞬即逝的亮光。

沈暮央硬着头皮抬眸,在孟寒揶揄的语调,玩味的眼神之下,干巴巴地笑了笑,“啊,我就瞎说的瞎说的。”

孟寒没有多说什么,放过了她。

两个人断断续续地,休息一会儿走一会儿,这么走了大概三个小时。

沈暮央实在走不动了,她觉得这次得缓的时间很长。

“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吧。”孟寒陪她坐在路边的长石椅上。

本来走的直冒热气,可一接触冰凉的石凳,沈暮央没忍住打了个寒颤,刷一下就本能地站了起来。

孟寒拧了拧眉。

这附近已经算临近出口了,又是个十字路口,人流渐渐多了起来,还有一些小摊贩聚集在这一片儿。

右后方的路口有几个人骑着自行车呼啸着涌过来。

她四处望了望,眼睛锁定了目标,起身,“小央,你在这等等学姐,好不好?”

沈暮央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但很听话地应了声好。

没几分钟,孟寒骑着辆自行车过来了,看见小姑娘果然站在原地等她,连位置都没挪一步。

孟寒下了车,停好,沈暮央也跑到了她跟前,“学姐,你.”

只有一辆车,那显然有一个人是坐后座了。

而孟寒的性格和形象,怎么可能会坐在一个比她小的女孩后座。

“嗯,我带你。”孟寒补上了她的话,抬手将女孩外套拉链一下拉到了最顶上,土爆了的位置,继而又扯着连帽兜头给她盖上了。

非常完美,沈暮央觉得自己都不用照镜子,她猜自己现在应该特别像大冬天进城赶集的菜农婆婆。

只是人家是围着头巾,而她兜着帽子。

但沈暮央一动都没动,就这么由着孟寒给她整理衣服。

一方面是因为她一向在孟寒跟前都是乖巧听话,让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而另一方面,自从沈暮央有着模糊的自己好像是对孟寒产生了那种喜欢的意识后,她的神经越发敏感起来。

孟寒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跟她肌肤相触的每一个瞬间,都叫她不自然地耳尖发热,浑身不对劲。

此刻孟寒的指尖不时划过她的脖颈,微凉与温热轻轻摩擦而过,她紧张得很,浑身都要僵住了,自然也就不怎么敢动。

“骑车会更冷些,这样能多挡点儿风。”孟寒向她解释着。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y89a.dzhhyy.com  em6g.dzhhyy.com  gkfd.dzhhyy.com  lvrxw.dzhhyy.com  3mme8.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