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整过后,决定出门上街放松的御主与英灵,就这么在街上又撞了个对面。看着对面告别了还没十二个小时的熟人们,于昨日一模样的配置和阵容,场面一时无比尴尬。

——好巧,学长,你吃完饭出来散心啊。

——真巧,你们也出来逛啊。

士郎抓了抓头发,对着对面的间桐樱尬笑着。

——“并不是我想要出来逛街的!”远坂凛掐着腰扯高气扬的说道,“我只是担心樱这样单纯的性格,万一被爱因兹贝伦家的小鬼撞上阴了,那我们这边儿就会输掉一个有利的帮手。”她信誓旦旦的说道。

——“哈?!”被点名道姓的伊莉雅也火大,“搞清楚了小鬼,你应该叫我姐姐大人的!”伊莉雅虽然外貌上不显,但却确确实实和远坂凛是同一代人,“而且我为什么要搞樱,要搞也是弄死你吧!”

伊莉雅一句既往的和骄傲的远坂凛不对付。当然这样的不对付究竟是同代最出色的魔术师之争,还是一个嫁哥哥一个嫁妹妹的不满,就难以评估了。

——“我是不是该说些什么表达,真巧啊我也在这里呢~的语句呢?”落单的Ruler天草四郎时贞笑眯眯的看着对面空空荡荡的街道,“明明是五个人的故事,却只有我落了单,这样的感觉真糟糕啊。”

“又不能怪本王,”英雄王靠在一侧的树上,身穿白T恤的他手腕和脖子上戴着纯金的挂饰,看起来格外像是突然有钱的黑道大佬,“艾蕾那个家伙大清早的就去找伊什塔尔了,根本不响应本王的旨意。”

然而并没有看出王十分生气的感觉,实际上天草四郎甚至能够在对方的情绪里感知到愉悦的情绪:“不在也没有关系。”他看着比御主们之间更为和谐的英灵,“圣杯的事情,王打算全部都告诉他们么?”

“这种事情,难道不应该去问那个狂妄的女人么?如果什么事情都需要本王亲自来做,那么作为臣子的你们就应该去谢罪。”英雄王站直身,插入了已经剑拔弩张的伊莉雅与远坂凛之间,一手一个压住了两个小丫头的头。

正在看戏的英灵们,就看着两个御主原本即将爆炸的气势和情绪,如同戳了洞的皮球,一下子瘪了下来。而英雄王就是通关游戏里的大BOSS,一手一个镇压住了欲图通关者所有的反抗和异议,甚至将勇者全灭:“都是半吊子水平,还敢在本王眼皮子底下嘤嘤狂吠?”

“擅长魔术的明明是贤王。”伊莉雅小声逼逼,“作为弓兵连弓都不用的家伙,怎么可能通晓魔术。”当初伊什塔尔消失时,两个吉尔伽美什被迫停战,能够造出人造圣杯的爱因兹贝伦自然成了两个王迁怒的首选。

在这个时候,卫宫切嗣带着爱丽丝菲尔·爱因兹贝伦与贤王和英雄王做了一个交易——伊莉雅换取爱因兹贝伦城堡的所有地址。虽然是入赘,甚至在圣杯之外根本就么有得到应有姑爷待遇的卫宫切嗣,依旧有着媲美‘魔术师杀手’称号的调查能力。

一个八岁的,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儿,节省两位王满世界寻找爱因兹贝伦据点,只需要在砸城堡期间顺手一救的功夫,这世间简直没有比这更加合适的交易了。

“就算是贤王,”托自己父亲的福同样认识两位吉尔伽美什王的远坂凛附和,“如果不看石板书,也根本不会记得什么咒语。”同样的小声逼逼,带着不满和小小的嫌弃,“除却魔力,根本没什么Caster的特征。”

说起这个,她就超级不满啊,圣杯对职阶的分类都是搞笑的么?

不用弓的弓兵,是的这次的弓兵擅近战别问她怎么知道的,感谢弓兵和狂战士不对付的属性,以及卫宫士郎的吐槽以及炸裂的卫宫宅。只有普通人才感觉不到昨天郊区的‘煤气爆炸’里掺杂着多大的魔力波动。

不会魔术的Caster,这里不仅仅是指贤王,还有尼托这个靠着宝具才能有自信施展魔术加成的。根本就不‘暗杀’的Assassin此刻,埃及艳后走到哪里就会吸引男人视线真的不是在搞笑么,你是杀阶谢谢,是负责暗杀的啊美女姐姐。

感谢一言不合就拔枪的Berserker,虽然充分怀疑你应该是个Lancer但是看在Lancer拿枪的情况下,我们就假设你是个合格的Berserker吧。然而除却这两个职阶,这一次的圣杯战争真的是来搞笑的吧,对的起她这么多年的认真准备么!

远坂凛绝望的望天,觉得圣杯果然是一开始就坏掉的存在。

“所以,我们的目的就是毁掉坏掉的圣杯。”乖宝宝卫宫士郎向迟来一步的伊什塔尔解释道,“然而谁来最后一步毁掉圣杯的这个人选,我们决定通过比赛来决定这个权利为谁所有。”这就是御主们(的爸爸)相互认识的好处了。

“而我是这一次的裁判。”上一届的Ruler,即便圣杯结束也不知为何停留下来的天草四郎时贞笑眯眯的对着伊什塔尔打招呼,“闲来无事,我就想着召唤个英灵玩玩,万一最后我一个人打不过他们,也能找个帮手不是么。”

伊什塔尔看着笑的像只狐狸的天草四郎时贞,别开眼拒绝发表任何敷衍的答复。

别开玩笑了,作为有手段在圣杯消失之后仍然停留于世,并且魔力充足到还能提供给其他两个魔力大户的家伙,是这里最不确定的,除却吉尔伽美什*2之外的炸弹——就是这只白毛Ruler没得跑了。

伊什塔尔看着天草四郎时贞,又扫向了另一侧的少年少女们:“好消息是,你们有了新的能够选拔谁才是这一次胜利者的方法。考虑到圣杯对我另有用处,所以她属于,也只能属于我。”她如此说道。

“我刚刚收到了别人的通讯,除却魔术界,还有其他人对圣杯打着坏主意。”这句话对于既不想和学长作对,又想要证明自己的间桐樱来说,简直就是如同救星一般的存在,“考虑到圣杯你们基本没戏,不如比比看谁先挑到Boss吧。”

伊什塔尔笑意盈盈的扔出了饵食:“别的不敢说,但是颁发一个能够正大光明使用魔术的‘英雄牌照’还是可以的哦。”

在这个越来越多元的日本领土之上,除却如东京这样的老牌城市,大多数刚刚诞生的城市都有着自己与众不同的地方。而在以静冈为首的这些城市里,有那么一部分拥有特异功能的人,被称之为觉醒‘个性’。

而那些觉醒了个性的人类,可以选择成为维护秩序的英雄:“伪装成拥有个性的人类,对你们来说不难吧。”有趣的是,像是被结界所分割一般,不同地域的人类对于世界有着截然不同的认知,“这样可以放手使用魔术的机会,可不多啊。”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3fy.dzhhyy.com  4ys.dzhhyy.com  cw6ij.dzhhyy.com  1s4y.dzhhyy.com  e14cy.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