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冉修辰……”他才刚刚从欢颜那里得知冉修辰喜欢栾静宜的事情,听欢颜那意思,栾静宜对冉修辰只怕也不是没有情意的,怎么这绮华郡主又要出来插一杠子,真是麻烦。

“难道这冉修辰也不行?”

“你怎么知道绮华郡主看上了冉修辰的?”

“上次,你不是让我引她出来见识傅家公子‘不堪’的一面。结果在青楼的门口,就正好看到了冉大人和程翌。本来她是瞧上了程翌的,我就跟她说程翌与一位青楼女子纠缠不清,她这才放弃了,然后就又看上了旁边的冉大人……我以为……这冉大人没关系的,没想到……那他又是怎么了?”

若此时跟安澜没关系,他才不会管这样的闲事。

“以后再细说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两人告了别,谢安澜这才回去了茶楼。

蒋青青还陷在那绮华郡主看中了自己男人的震惊和气愤中,欢颜和其他人则显得有些安静。

见得谢安澜进来,欢颜抬眸看他,“送郡主回去了?”

“嗯,六皇子他们都在,我说有事就先脱身回来了。”

几人一起喝了茶,赏了灯,待到时辰不早了,这才各自散了。

出了茶楼之后,六个人相互告别,各自回家。

路上灯火未熄,欢颜和谢安澜决定走着回王府去。

“你方才在茶楼里,让我不要将绮华郡主留下来陪我们一起喝茶,是不是因为……你看出她看上冉修辰了?”当时她掐了一下自己,自己才明白她的暗示。

“她一进来就很注意冉修辰,看他的眼神跟看别人的眼神完全不一样。”

谢安澜笑着摇头,“果然,你对别人感情的事情就很敏锐,那当初你怎么没看出我看你的眼神,跟看别人的不同?”

“我看出来了。”欢颜立即道。

“可我以为那是因为你把我当作救命恩人的缘故。”当时自己的确是那么想的,他对自己好,是因为他一直拿自己当他的救命恩人,自己从未往旁的上面去想过。

谢安澜抬手轻弹了一下欢颜的脑门,“我可不是那种,别人救了我,我就会以身相许的人。什么样的感情,我还是分得清的。”

欢颜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回想起那个时候,倒也觉得谢安澜其实……挺惨的。

“你背我回去吧,我累了。”欢颜语带撒娇的意味。

谢安澜含笑轻揉了一下她的头发,然后蹲了下来。

欢颜站到他的身后,攀上他的肩膀,环住他的脖子。

路旁花灯熠熠,在这样温暖的光晕之中,谢安澜背着欢颜一路走过。

欢颜将下巴搁在谢安澜的肩膀上,想起栾静宜和冉修辰,不由得语气忧虑地道:“你说万一那绮华郡主真的去向皇上请旨赐婚,那冉修辰他……”

“你放心,皇上不会允许绮华郡主嫁给冉修辰的。”

“因为……冉修辰的亲生母亲是青楼女子,那绮华郡主也算是皇室中人。一个皇室中的郡主,却要嫁给一个从青楼女子肚子里出来的男人,你认为皇上会同意吗?只怕她连她的亲生母亲怀慈公主那一关都过不去。”

“是了,我倒忘了这个了。”

方才真是白着急了。谢安澜说得有道理,就算那绮华郡主再怎么喜欢冉修辰都没用,皇上肯定不会降这个赐婚圣旨。

至于静宜和冉修辰……只能说随缘吧。端看静宜最终要怎么选择。


mvjq.dzhhyy.com  xv5ky.dzhhyy.com  1or.dzhhyy.com  ehw.dzhhyy.com  b4j.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fignd.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