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我待会儿还有个会,就不留你们了。老林,咱们留个号码吧,有空你给我写几幅字。”闵主任主动提出交换号码,这对林老实而言,不可谓不是个惊喜。

魏外公也以为事情成了,出了街道办问林老实:“事情谈好了?”

林老实摇头:“哪那么容易,我给他看我的计划书,结果他缠着我写的字去了,还问我师从何人,还露了一手钢笔字给我看。如果不是在单位,我看他还想把毛笔和墨水也摆出来。”

魏外公同情地看着林老实:“这么久就光说这个了,难为你了。”

林老实拍了拍手里的本子,笑道:“难为什么,好歹跟他搭上了线,以后有了接触的机会,我总能慢慢说服他。谢谢魏叔,如果不是你帮我引荐,我恐怕还要费不少功夫才能跟闵主任认识。”

“谢什么,我只是给你带个路,闵主任能认可你,是凭借你自己的本事,不过,”魏外公头一低,像孩子一样调皮的目光落到本子上,问林老实,“连闵主任都赞不绝口的字,方便给我瞧瞧吗?”

“当然可以!”林老实把本子递给了他。

魏外公停下来,将拐杖靠在路边的一棵树边,两只满是褶皱血管凸起的手捧着本子翻开。他年纪大了,视力衰退,大不如前,要把书放到眼皮子底下才能看清上面的字。

盯着看了好一会儿,他又翻开页面一看,越看越满意:“林同志啊,你这字没个十年功底练不成。”

说罢,他将本子合上,还给了林老实,用惊叹地目光望着林老实。如果不是知道这人的底细,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把对方跟没什么学问的老农民联系在一块儿。

林老实接过本子,眼底浮现出一抹追忆,转瞬即逝,避重就轻地说:“是啊,练了十几年,那时候晚上没有什么娱乐,也睡不着,就只好写写字了。开始是用手沾水自己写着玩,后来被一个长辈看见,他骂了我一顿,说我太不尊重文字。他把我骂得狗血淋头,第二天却自己准备了笔墨教我练字。”

他一生坎坷,遭到过最恶意的对待,也同样遇到过不少温暖和善意。正是这些来自陌生人无条件的善意和鼓励支撑他走到现在,不改初心。

通过林老实带着追忆和怀念的叙述,一个满头银丝,一丝不苟的严师形象跃然纸上。

魏外公感叹地说:“那你找到了一个好老师。”

“嗯。”林老实肯定地点了点头。

魏外公拿起拐杖,看林老实的眼神又变了。似乎从昨天认识开始,林老实就一直在给他惊喜,越是接触,魏外公越觉得林老实不简单,有计谋却又不失做人的原则,能抵制住诱惑,坚守底线,在这一点上比杨东进强多了。

也不知道他当初怎么会娶不到老婆,最后竟然娶了钱玉芳那个没良心的女人!

在心里叹了口气,魏外公看了一眼天,见快到中午了,索性邀请林老实去他家:“走吧,你叫我一声叔,老头子也托大,就叫你阿实。时间不走了,阿实,去我家,陪老头子喝一杯,平时家里就我跟你婶子两个老家伙,吃饭都不香,你来给咱们凑个热闹。吃过饭,帮我写几个字,好好说说你这个回收垃圾的计划和项目,要真像你说的那样好,能节省什么资源,减少污染,那叔一定支撑你!”

盛情难却,林老实没有推辞,跟着魏外公去了他家。

魏外公一进门就对老伴儿说:“淑芬,阿实来了,多做两个菜!”

魏外婆从厨房里一探头,见是林老实愣了一下,遂即扬起客气的笑容:“好,快请进,你们坐,饭一会儿就好。”

说完趁着林老实背对着她的时候,狠狠剜了魏外公一眼,这老头子,带客人回家也不打声招呼,弄得她都没准备。

林老实换了拖鞋,站起来笑着走到厨房说:“婶子,今天中午就让我给你们露一手吧。”

哪有让客人动手的道理,魏外婆当然不同意:“不用,你去跟老魏聊天,他坐不住。”

“没事的,婶子,我以前也经常自己做饭。”林老实憨厚一笑,熟练地蹲下身,帮魏外婆摘她刚摘了一半的菜。

魏外公显然也是要干家务活的,他摇着扇子站到厨房,看到林老实的动作就乐了:“行,老婆子,阿实想做你就让他做,我看他做得蛮好的。男人嘛,就该这样,有手有脚的,自己能做的就自己做,又不是地主老爷,还想买个丫头回去伺候自己!”

最后一句明显是在影射杨东进。

魏外婆瞪了老伴儿一眼,这老头子,这是越老越顽劣,哪有让客人动手,还在一旁品头论足的道理。

林老实到底是比他们年轻了二十来岁,干活利落多了,飞快地摘好了菜,泡在淘米水里,又在洗手池上拿起鱼用菜刀背拍了一下鱼头,将鱼拍晕了以后,飞快地放血去鳞剖腹,没几下就把鱼给收拾干净了。

这顿饭是林老实做的,红烧鲫鱼,苦瓜烧排骨,凉拌黄瓜,丝瓜鸡蛋汤。他的手艺自然比不上饭店里的大厨,不过却很合两位老人的胃口,因为他的菜都煮得比较清淡、比较软,适合年纪大牙口不好,消化能力比较弱的老人吃。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envhs.dzhhyy.com

12aui.dzhhyy.com  e8u04.dzhhyy.com  9y91.dzhhyy.com  5fsx.dzhhyy.com  nnbfl.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