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当然,您是我爹,和您作对就是和我作对。”张子文道。

呵呵。

张康国听来也觉得高兴,抽了他宋乔年的耳光虽然不好,不过依照常理这算小屁孩不懂事,也不至于天塌下来。

便又笑道,“再说说看,这事你打算怎么办?”

张子文道:“要主动出击,请老爹立即找宋乔年的毛病,弹劾他。”

“什么!”张康国险些傻眼。

但略一想,收拾不听话的人,集中一些权利威望,这事张康国很兴趣,于是又迟疑着道:“你知道这事对老夫的影响吗?”

张子文道:“对您就算影响也是正面的。这就要说到西北战区事务上,谁都知道重将高永年是您的心腹,却因战法不客观被您反手怒斥,让其退居战区二线。这是您第一次竖立帮理不帮亲的形象。只需西北战局继续顺利,包括皇帝都会认为是您忍痛灭亲的功劳。”

“于是搞宋乔年时,蔡党外的人会惯性思维,觉得您是公正的。只要您找出来的理由是事实,大家就会更相信您,政治身望其实没有秘诀,就是这样来的。道者反之动,您觉得越不能做的事越要做,肯定有好处。”

张康国考虑了许久,开玩笑道:“所以老夫舍不得抽你,也要反着来,使劲抽才是对的了?”

“说是这么说……不过我是败家子这已经形成了事实,您也不能老惦记着吧?”张子文难免有些尴尬。

张康国有些哭笑不得,又笑骂道:“说回来,你怎知道宋乔年有毛病?”

“谁都有毛病,认真不认真的问题。尤其您的治下,您越和稀泥,他毛病就越多。整怂了他是敲山震虎,您管理枢密院会更高效,别把这看做阴谋,这是政治建设。管好枢密院,是大宋赋予您的责任和义务,不可推卸之。”张子文说道。

“行,你小子的歪理邪说还真有些门道,老夫会……考虑一下再做定夺。”

张康国总体不以为然,却因这小子胡说八道的像是也有些理,便多了个心眼,又摆手道,“自己去玩吧,现在为父有事。”

“爹爹注意身体,别经常动气,您得活久一些,否则闯祸闯多了,没人保护我就麻烦了。”

张子文溜走了……

第25章 大酷吏

在康国老爹处进了谗言后就没事了,又开始上街溜达。

行走间却听闻有人叫唤,回身看是唐恪和个中年文士走在一起。

两人的年纪相仿,都是一副文人范,但气质上差别很大,唐恪温文尔雅,那人则完全相反,有一股像是桀骜不驯的戾气。

“见过公子。”唐恪过来见礼。

张子文回礼道:“小侄见过恪叔。”

“岂敢岂敢,公子太客气。”

唐恪又对那人道:“还不快些见过公子?”

那家伙只随意拱手,就像当初唐恪随意应付败家子的态势。

唐恪自是有些尴尬,岔开道,“正巧有些事想听公子解说,若有空,恪叔请你小酌一杯?”

当下跟着他们就近找了一酒家坐下。张子文不大喝酒,不过古代的低度酒可以随意喝点。

听唐恪介绍旁边这人就是将来的抗金名臣、八百城管破宋江的张叔夜时,张子文多看了他几眼。

国字脸的张叔夜现在还显得年轻,不大爱说话,却也戾气不轻,大抵一副“你看什么看”的态势。


5jlkb.dzhhyy.com  7wd.dzhhyy.com  w7o7.dzhhyy.com  ft5f.dzhhyy.com  c78.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efngm.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