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兄弟告诉他自己结婚了,对象是一只猫,果然还是他喝醉了吧?田毅心想。

看田毅似乎已经完全懵逼了,曹秋澜才终于良心发现,把黑猫放了下来,说道:“我说真的,没骗你。你也知道我和师父都会一些道家术法,这只黑猫,他……其实不是普通的猫。两年前,我师父去世前,亲自为我们主持的婚礼,天地为证,三书六礼俱全。”

这个田毅自然是知道的,他上大学的时候,亲戚家曾经发生过一些不科学的事情,他自己也是亲身经历。后来还是曹秋澜出手帮忙解决的,所以田毅对这些非科学的东西也是相信的。

这样一想,田毅有些敬畏地看着曹秋澜怀里的黑猫,结结巴巴地说道:“猫……猫妖?”不是普通的猫,那就一定是猫妖了吗?早就听说过黑猫通灵,这只都成精了,一定更牛逼。

猫妖?曹秋澜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古怪,不过也不知道到底他老攻是一只猫妖还是他老攻是一只鬼让田毅更加难以接受。既然田毅这样想了,那就让他这么以为吧,曹秋澜笑了笑没有解释。

田毅也是个心大的,很快就接受了好兄弟的对象是只猫,还是只公猫的事实。本来这事也和他没有多少关系,好兄弟也不能干涉兄弟的婚事不是?更何况,这桩婚事还是曹秋澜的师父同意的。

当晚田毅是尽兴而归,黑猫也在饭桌上暴露了自己会说人话的事实,虽然他并没有说上几句话。过了几天,大概是走完亲戚了,田毅又来了小道观,这次他是带着下酒菜来的。

这次曹秋澜拿出了黑猫收藏的好酒招待田毅,田毅也是个好酒之人,喝了一口就放不下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田毅才放下筷子,说道:“秋子,这次同学会你没去真是太对了,那哪里是同学会,简直就是修罗场啊!那个张晓小你还记得吗?就是上大学的时候喜欢你,还倒追过你的那个。你当年不是拒绝她了吗?听说她毕业之后,和秦阙在一起了。”

“秦阙你应该也还记得吧?就是我们班那个班长。其实秦阙长得也不差,成绩好,家世也好,只是和你一比吧,就逼格降了不止一等了。按理说,张晓小长得漂亮,当年还是系花,成绩也好,还拿过国家奖学金。和秦阙在一起也还算般配,虽然可能也有那么一点点张晓小将就的感觉。”

“不过这完全是因为有你的存在,要是没有你,张晓小和秦阙可能就是天生一对了。他们两在一起吧,大家还挺好看的。之前群里不是也有说,他们都已经谈婚论嫁了吗?我也是很久没回来,不了解他们的情况,本来还以为这次回来看到他们,他们应该都已经结婚了呢。”

“然后当年我们班还有一个叫做彭筱的女生你还记得吗?就是我们班那个文艺委员,跳舞跳得很好,长得也不错,身材特别棒的那个。我去了同学会才知道,她也和秦阙有一腿。”

“我听其他同学说啊。本来呢,张晓小和秦阙已经讨论结婚的事情了,结果前几个月,张晓小发现秦阙出轨了,对象还是彭筱。按理来说,发生了这种事情,还结什么婚啊?赶紧趁着还没结婚分手,将损失降到最低啊!结果秦阙不愿意啊,又缠着张晓小不放,剧情顿时就精彩了。”

曹秋澜听他说着,不由摸了摸下巴,问道:“你说秦阙他,是不是特喜欢‘xiao’啊?”

田毅先是愣了一下,仔细一想还真是这样,张晓小加上彭筱,已经收集了三个“xiao”字了。说不定张晓小没发现的,秦阙还有别的叫“xiao”的情人呢,这可能是“xiao”控啊!田毅突然升起了一些八卦之心,不过可惜,秦阙和他没什么交情,显然也不会跟他讲述自己的心路历程。

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田毅继续说道:“总之这件事情吧,张晓小原先是提了分手的,但秦阙死缠烂打不愿意分手。张晓小可能也是因为跟他谈了好几年了,心里总是念着旧情的,而且秦阙的条件是真的不错,张晓小家境一般,很难再找到比秦阙条件更好的对象,分手就拖拖拉拉。”

“本来吧,如果秦阙和彭筱断了的话,说不定他和张晓小之间真能放下矛盾,重新和好。但是从这次同学会上的表现来看,秦阙既不想放弃张晓小,也不想放弃彭筱。当然啦,对他来说大概张晓小还是更重要一点的,是他准备结婚的对象,但这也不妨碍他在外面彩旗飘飘。”

“你是没看到啊,同学会上秦阙对张晓小献殷勤也就算了,彭筱还一副小妾的姿态给张晓小陪小心。说什么她只是想和秦阙在一起,没想和张晓小抢秦阙的,她不觊觎秦太太的位置。”

“张晓小的表现就更有趣了,要我是张晓小吧,绝对把这对渣男捡女打一顿,扬长而去啊。但张晓小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说高兴吧不像,说生气吧也不像。”

说完,田毅还摇头晃脑地叹息了一声,道:“总之,这次同学会办得乱得很。也幸好你没去,当初张晓小追求你的事情,大家都还记得呢。你要是去了,这修罗场,就更恐怖了。”

晚上田毅一走,曹秋澜洗了澡就躺到了床上,然后,他家一向不喜欢开口仿佛在修闭口禅的黑猫老攻突然跳到了他的胸口位置,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说道:“张晓小?长得漂亮吗?”

曹秋澜看着黑猫老攻吃醋的样子,觉得有点好玩,还真仔细地回忆了一番,说道:“张晓小长得还真挺漂亮的,当年不仅是我们班的班花,还是我们系的系花,追求他的男生不少呢。”可惜张晓小看上了他曹秋澜,当年的曹秋澜还在为自己的体质而苦恼呢,根本不会考虑感情的事情。

黑猫哼了一声,突然化身为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俯身看着曹秋澜,倒是气势十足的样子,只可惜是个虚影。虽然男子气势凌厉,十分难以招惹,而且此时似乎很不高兴。但曹秋澜一点都不带怕的,反而有些惊喜地问道:“言,你能现出真身了吗?是之前吃的厉鬼消化完了吗?”

既然曹秋澜当年就已经拒绝了张晓小,董一言对这件事情其实也不是真的生气,就是想要借机玩一点小情趣,谁知道自家媳妇一点都不配合。没办法,面对自家媳妇惊喜的表情,董一言也演不下去了,顺势躺到了曹秋澜身侧,双手虚虚地拥抱着他,说道:“暂时还凝不出实体。”

即便如此,曹秋澜也已经十分惊喜了,他伸手轻轻地在董一言虚化的脸上拂过,说道:“没关系,一步一步来,总会好的。这次你能恢复地这么快,还多亏了这个腕表以及……恐惧之主。”

董一言的眉眼也露出了笑意,他说道:“我也是这样想的,如今天地之间灵气稀薄,厉鬼也十分稀少。我们自己想找也不知道往哪儿去找,有了这个无限恐怖游戏的指引,即便不是每次任务都有厉鬼,也省了我们不少事情。等我完全恢复之后,可得好好谢谢他。”

谢当时是得谢的,至于怎么谢,那就有待商榷了。曹秋澜和董一言默契十足,相视而笑。一瞬间,恐惧之主似乎都变得没那么可恶起来了,不过流氓腕表的流氓行为,等他们有能力的时候,当然还是要打击的。即便能够拿到好处,董一言也不喜欢自己的媳妇被强迫做事。

可能有些东西真的是不能念的,这天晚上,曹秋澜和董一言刚刚聊起了恐惧之主,第二天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动静的腕表就又向曹秋澜发布了一个新任务。任务地点是一个叫做赤雷山庄的度假山庄,任务要求他在2月18日之前抵达赤雷山庄,并在山庄内度过七天时间。

曹秋澜感觉有点心塞,因为任务的第二天就是今年的元宵节。董一言已经能现出鬼身了,虽然还只是虚影,但曹秋澜还是打算趁着元宵节的时候和董一言一起去看灯会。

虽然现在的商家都炒作七夕才是夏国的情人节,但实际上,在古代,七夕是乞巧节,元宵节才是当情人节过的。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dzbxe.dzhhyy.com

4nfw.dzhhyy.com  ysl.dzhhyy.com  30gr.dzhhyy.com  kfv.dzhhyy.com  caqem.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