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藤低头看着纸杯,“我姥姥取的,跟她名字一样。”

女人侧头,“是姥姥带大的?”

“算是。”

“那你看,需不需要请你的家人过来一趟?我们好好聊聊。”

“不用。”夏藤把纸杯捏扁,再一点一点按回去,“跟我说就可以。”

苏池目光从她的动作移到脸上,然后点点头,“好,是这样,可能我的诉求对你来说有点无理,但祁正的情况你应该也知道,他差点被开除,我这次回来,也是专门来处理这件事。”

“据我所知,他这次的事,和你也有些关系,我当然不是说怪你,昨天我给祁正重新买了一套校服,了解到一些情况……”

“您直说吧。”夏藤也不想这么绕弯子了,把纸杯往床头柜上一放,“希望我不追究,也别出去发散,也别上报学校,对吗?”

她这么直接,省了苏池不少力气。

苏池表情未变,回答:“对,除此之外,你有什么要求,我尽量满足。”

夏藤没有很快说话。

这个局面,她不生谁的气。

眼前的女人为祁正做到这个份上,已是尽职尽责。

“确实有一个要求。”

夏藤偏过脸,看着病房外的蓝天,阳光正明媚。

“我要他给我道歉。”

苏池没多想,“这个是必然……”

夏藤眼眶里的世界突然模糊,水光粼粼,声音已经有点哽咽,她忍了又忍,平复下去,才继续说:“我要他真心实意的给我道歉。”

苏池停住话语,看她。

夏藤转过头,憋着泪,“如果您真的了解他,您就该知道他欠我多少句对不起。”

医生检查过无大碍后,苏池带着夏藤去买了些涂抹伤口的药,问她想回家休息还是回学校,夏藤说学校。

她高高拉起衣领,挡住脖子上的纱布,从醒来起,没有闹没有吵,亦没有掉一滴眼泪,自己面对一切,问题也全部解决,她的承受能力比苏池想象中的强出太多,太多。

苏池开车送夏藤回学校,夏藤坐后座,祁正在副驾,一直从后视镜里看她,她照单全收,不给予一点回应。

一个月没见,一见就闹成这样。

到学校门口,夏藤自己开门下车。

祁正也要下车,被苏池一把按住,“你明天再去。”

“为什么?”

“夏藤提的。她说她暂时不想看见你。”

握在门锁上的手一松,祁正往靠背里一靠,沉着脸,但也没再下车。

苏池从没见过这么听话的祁正。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qyc.dzhhyy.com  0r82x.dzhhyy.com  t59.dzhhyy.com  r6bw.dzhhyy.com  ydlvx.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