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问题上,玄世璟倒是不怕他撒谎,反正附近的村子的村民,官府都能查证到名单,是不是说谎,一查便知。

“渚村的。”那人说道。

“叫什么名字。”

“方大宝。”

“高峻,去县府,查查他。”玄世璟对常乐说道。

“是。”高峻应声而去。

玄世璟的目光再次落在了这个人身上:“渚村的,老张头所在的村子,离着你们村子有点儿远吧,你是如何知道老张头的死讯的?老张头被杀,到他们同村的人发现他的尸首,收敛,这当中的时间也不长,在这都是老弱的村子,消息传出去不会那么快,你是如何知道的?而且还要在树林里偷窥我等,目的何在?”

“这,我.......”一时之间,方大宝也回答不上来玄世璟的问题。

若是能回答上来才是奇怪,因为他早在村们发现老张头死之前就知道了老张头的死讯,甚至,老张头的死,就是他干的,人是他或者是他的同伙杀的。

“沿海的几个村子经常遭到海寇的光顾,能走的全都离开了村子,你为什么留下来了?等着海寇来杀你吗?”玄世璟见他不回答,继续质问道:“再者,老张头似乎与你没有什么关系吧?这点儿你无需说谎,因为这些,官府都能查探的到,包括你的身世,官府的记录,不会有假,你与老张头之间是亲还是故,在老张头所在的村子打听一番就知道了。”

“我见你们是外来人,这地方许久未曾来过外来的商贩了。”方大宝说道:“我也是好奇。”

“哦?”玄世璟笑道:“好奇,那就有趣了,好奇的话,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跟着我们,在树林之中偷窥我们,若是心里没鬼,被发现之后跑什么?”

“我,我紧张.......”方大宝说道。

“我们又不是海寇,也不会杀人,你紧张什么?”玄世璟笑道:“你觉得,若我们是海寇,会好心帮着老张头下葬吗?如此破绽百出的说法,你还想蒙骗谁?”

“还有你在马车上对我的试探。”常乐也插话说道:“无需做无畏的解释了,种种迹象都表明,你与老张头的死脱不开关系,甚至你与泉州附近海面上的海寇,也脱不开关系。”

方大宝低下头,不再说话。

“无话可说了?不解释了?还是默认了?”玄世璟笑道:“你被抓住,露出的破绽太多了,即便你什么都不说,只要派人调查你的行踪,你的身世消息,还有你在附近村子的活动踪迹,一切都能了然,所以,本公劝你一句,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了。”

第五百六十二章:令人震惊

玄世璟苦口婆心说这么多,方大宝依旧低着头,沉默不言。

“好歹这沿海的村子,不说别的村子,便是你的村落,怎么说也都是你的同乡,你的熟人,帮着海寇通消息,让海寇在村子里肆虐,你心里就一点愧疚都没有吗?”玄世璟质问道:“你的心里过的去吗?没有罪恶感吗?昔日与你聊天喝酒的伙伴,与你一同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同乡,死的死,离开的离开,你就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吗?想想吧,如今你的村子变成了这样,这都是你的错!”

“不!这不是我的错!”方大宝猛然间抬起头来,盯着玄世璟说道:“都是你们的错!”

“我们的错?”玄世璟笑道:“是吗?水师频频出动,想要剿灭海寇,若非你在当中通消息,水师会每每失利?泉州的水师会被海寇所拖垮?看看这营地中的将士吧!与你一般的年纪,他们在保家卫国,他们为了百姓在不断的出海,在海面上巡逻,防范海寇,而你呢?大唐的耻辱!”

玄世璟说道此处,声色俱厉,斥责的方大宝:“好好想想你做的事情,好好想想你的同乡!你若还有半点良心,接下来,帮着泉州水师恕罪,或许还能将功抵过,官府也会对你从轻发落。”

听到玄世璟的话,方大宝却是笑了。

“哈哈哈哈哈,官府对我从轻发落?”方大宝状若疯狂:“你以为我有什么胆子敢这么做?你以为我背后没有人?!”

方大宝的这句话,无疑为玄世璟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玄世璟楞在当场。

方大宝的意思,难不成这勾当,泉州的官府也有参与?

“你这是什么意思!”玄世璟问道。

“既然你能猜测出来我的身份,我露出的破绽这么多,那你就继续往下猜测啊!为什么泉州水师总是事后才到,为什么泉州的官府对此事表面上上心,但仍旧没有任何效果,为什么我能这么准确的预料到水师什么时候到达,为什么我能这么肆无忌惮的为海寇通信!”方大宝说道:“傻了吧?因为官府!”

方大宝现在也是一不做二不休了,的确,在玄世璟的质问下,他的心中隐隐作痛,死在海寇手中的都是他的同乡。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deylr.dzhhyy.com

yc4tk.dzhhyy.com  q6p.dzhhyy.com  ssfq.dzhhyy.com  0j5a.dzhhyy.com  cngqu.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