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老狐狸不就早就不搀和朝堂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嘛?

“英国公有何话要说?”李二陛下看向李绩。

“陛下,臣以为,玄侯开府,并无不妥。”李绩的一句话,更是让整个朝堂炸开了锅。

这英国公今日是怎么了?为何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去支持一个小辈?难不成这里面还有什么玄机不成?

“说来听听。”李二陛下说道。

“陛下可还记得已故晋国烈武公玄氏明德?”李绩微微低着头,让人看不清楚脸上的表情。

“朕当然记得。”李二陛下的一句回答,甚是肯定。

“其实若说开府之权,早在大唐定鼎之时,太上皇和陛下便已经给了晋国公府上了,如今晋国公仙逝多年,这权利,也该由东山侯爷继承下来了。”李绩说道:“众所周知,我大唐爵位,子承父爵,当年晋国公仙逝追封为国公,按理说来,东山侯应该是承袭为晋国公的......而陛下当年却仅仅封了玄世璟一侯爷,而玄侯晋位,也不过是年前几个月。”

“太上皇和陛下何时赐给晋国公开府之权了?”魏征问道。

李绩笑了笑:“魏大人莫非忘了二贤庄了?”

经过李绩这么一提醒,魏征记了起来,若说这二贤庄的存在,对于侯府来说,却是如同开府一般,只不过是没有在朝廷中挂上公职罢了,但是侯府手底下的二贤庄里面的人,也着实厉害,十年前长安城的那一场骚动,不就是出自二贤庄的手笔吗?

也难怪陛下当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当初玄世璟遭人暗算,二贤庄搅动长安,不过是为了主子讨个公道罢了,严格来说,二贤庄这种性质的存在,已经算得上是侯府在山西开府了。

也就是说当年晋国公玄明德,表面上虽无开府之名,但是实际上却有了开府之权。

玄世璟一出生便注定要成为二贤庄的新主,便是继承了玄明德手中的权利,若是再承袭了晋国公这一爵位,一时间便会更是风头无两,怕是要遭朝中人惦记的,所以李二陛下给了玄世璟一个不三不四的称号,便是宣威侯,后来玄世璟再次回到长安,这才正式的给了封地,正了名。

如今这一道旨意,明显是李二陛下要给玄世璟手下的二贤庄正名了。

开了府,那在二贤庄的那些人便可以名正言顺的在长安,光明正大的在玄世璟手底下了。

当然,给玄世璟开府之权正名自然也有一点儿李二陛下的私心在里头,从荆王李元景谋反一事来看,玄世璟手底下的人能够轻而易举的渗入荆州,打探到李元景的一举一动,消息之细致比之朝廷的暗探有过之而无不及,这让李二陛下心中有些拿捏不定了,给了玄世璟开府的权利,到时候二贤庄的良才必定倾巢而出前往长安,辅助玄世璟,这样一来,将这些人放在长安城内李二陛下的眼皮子底下,总比远在山西要强的多。

至少,李二陛下能够将这股势力做到为我所用,至于日后玄世璟这开府的权利膨胀,李二陛下到时候再适当的拿捏便是。

年后,还有荆王谋反一事需要玄世璟去处理,自从昨日李二陛下在大安宫看到太上皇李渊病重之后,回来思索了良久,虽说李元景不能放过,但是此事不宜由李二陛下亲自出手处置,若是如此,恐怕太上皇心里,便又会添上一个疙瘩,现在太上皇的身子已经那样儿了,全由太医用珍贵药材吊着一口气,万一受点儿刺激,恐怕李二陛下不孝的千古骂名的这口大黑锅,是跑不掉了,虽然在这方面李二陛下现在背上已经是一片灰了......

还有一事便是袭爵的规矩了,若是子孙后代无功劳政绩,这爵位是要一级一级的削减下去的,比如,当年玄世璟刚刚出生,碌碌无为,这公爷的位子削减一级,自然就变成了侯爷,若是日后玄世璟的儿子也是平庸无奇,那到了他头上的爵位,便会成了郡伯......

当然,这不是定死了的规矩,前途,都是需要拼搏出来的。

李绩的一番话,让魏征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出该如何反驳,当年玄明德还没死的时候,魏征是在息太子建成手底下的,若是就着李绩说的这个由头继续与之纠缠下去,恐怕也是白费力气而已......

陛下的这道旨意已经下了,有李绩支持,长孙无忌的摇摆不定,这二人的态度,加上陛下的态度,顺带着程咬金、李孝恭还有秦叔宝等人一定会偏向东山侯,这事儿也是个八九不离十了。

魏征人虽说直,但是却不傻,为何长孙无忌和李绩的态度会如此,恐怕这背后,定是有什么门道的。

第一百四十七章:反应

朝臣们的心思若是九曲回肠一个问题要在脑子里绕上九个弯的话,那在座的番邦的使节们相比较来说,就比较直接了,听到玄世璟作为一个侯爷,大唐的皇帝陛下竟然给了他开府建衙的权利,心中都是十分震撼的。

尤其是禄东赞,要知道禄东赞在吐蕃的地位,算得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从松赞干布少年时期,禄东赞便在他的身边辅佐,兢兢业业这么多年过去,虽说手底下有人,有关系,但那始终都是上不得台面的,诸如禄东赞这种情况,手中都没有开府的权利,可是这东山侯玄世璟,小小年纪便深受帝宠,得了与皇子一般的待遇,看来要在对待玄世璟的态度上,重新审视一番了,禄东赞暗自想道。

如今的玄世璟羽翼渐丰,李二陛下也不必像多年前一样顾忌了,就算日后有人要针对玄世璟,玄世璟也会有力量去反击。

长安城大多数官员都是经历过十多年前的那场动乱的,东山侯府中的高手倾巢而出搅动长安风云,如今玄世璟都要正儿八经的开府了,就更没有人愿意触那个霉头了,谁家府里没几本小账本,万一大晚上的一个不消息落在别人手里,那不是自找麻烦么。

玄世璟就算是开了府,只要在长安城不触记太多人的利益,所有人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与之较真,玄世璟现在不过是个大理寺的少卿,就算开了府,能做什么,还不是要老老实实的在戴胄手底下查案子.......还别说,二贤庄那一帮子江湖草莽用到这地儿,也算是适得其所。


03g.dzhhyy.com  k7g.dzhhyy.com  tdt.dzhhyy.com  k8roa.dzhhyy.com  s0w07.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cyvxn.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