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易泽直接无视了她哀怨的眼神,脚步一顿。眉头轻锁。

“你不知道吗?难道秦怡她没告诉你?”

不用严易泽开口,凌琳就知道他为何会这样,一脸诧异的问了句。

严易泽摇头,收回视线继续往前走,眸子里闪过一丝明悟。

见严易泽对她爱答不理,凌琳咬了下嘴唇,又追了上去。

推开门,两人一前一后进了书房,凌琳正要转身关门,严易泽突然开口道,“不用关门,这里很少有人经过!”

“这……”凌琳迟疑了下,发现严易泽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也只得无奈的点头,心里有点失望。

严易泽见她坐下这才,跟着坐在了她对面,“找我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得到消息,萧项联系了严氏集团的几个董事,准备针对你,所以来提醒你小心一点!免得着了他们的道儿!”

“萧项?”严易泽眉头轻蹙了下,旋即舒展开点头说,“我知道了!还有别的事吗?”

“易泽,你别不以为是啊!这一年多萧项兼任着严氏集团的总经理,可是笼络了不少的董事,收买了不少部门的一二把手,可以毫不客气的说一句,萧项真动手对付你的话,以你现在的威信,和在公司的能量,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凌琳有些着急,她说这些是希望严易泽能重视起来,可严易泽依然一脸云淡风轻的样子。

“我知道!谢谢!”

轻描淡写的五个字,让凌琳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毫不受力的郁闷感觉,她根本无法理解严易泽为什么会这么的平静。

“易泽,我知道你一向心高气傲,看不起萧项!可现在不是从前。你还是不要太轻敌了!”

“我从来不会轻视我的对手!”严易泽点点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起身,“这件事我自有计较,多谢你的关心!我还有事,就先失陪了!”

“等等!”

“还有事?”

严易泽停下脚步,转头问,凌琳迟疑了下说,“那天你劝我回去的事,我……”

她本不想这么快提这件事,可惜形势逼人。

“你这么快就想通了?”严易泽眸子一闪,脸上出现一丝淡淡的笑容。“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我还有点纠结,而且我遇到事儿了,身边也没一个可以商量的人,你能不能帮我参谋参谋?”凌琳无奈的看着严易泽,像他求助。

严易泽刚要拒绝,凌琳已经露出可怜巴巴的表情低下头弱弱的说了句,“我现在只有你一个朋友了!”

这是严易泽认识凌琳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见她这种样子,迟疑了下重新坐下。

“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洛夫这个人,你还记得吗?”凌琳缓缓抬起头看着他问,见严易泽点头,她才继续说下去。“我前几天回去美国就是因为他!他要我回到他身边不然就把泽琳卖给人贩子!”

“泽琳又是谁?”

这个名字让严易泽眉头猛地一皱,凌琳苦笑着说,“泽琳是我的女儿,也是……”

严易泽脸色陡然一变,挥手打断她,“我知道了,继续说!”

凌琳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却并没有继续解释,而是把她和洛夫之间的事情事无巨细的说了一遍。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hkpx.dzhhyy.com  iv8.dzhhyy.com  yh3q0.dzhhyy.com  6rqc.dzhhyy.com  34qi.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