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什么东西……

明明也是火焰一样的东西,却像是光芒一样虚幻的流转着,和大空的包容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他平常燃起火焰时,有这么霸道吗?

就像是思维也停滞在了降临的力量中,升腾的火焰光感越来越重,像是凝聚一样缓慢升腾像高空。

留下空气里,充斥着清新又凛然的气息,还有光感十足、跳跃着的晶亮粉尘。

像是有固定的节奏在掌控着一切,粉尘就是第一节 残存的余韵。

而升腾到半空的火焰,层层递进的向上攒动着,像是高潮的起始——

——不。

这并不只是起始。

巨大的,哪怕和背景中的高楼大厦比起来,依旧不显渺小的,真正巨大且华丽的王剑,正从金色的火焰上方蒸腾而出。

不是由透明到凝实,也不是自火焰中逐步转换。

这种感觉,像是原本便存在着这样一把巨大的王剑,而此时此刻,它正在某种力量的推使下,以这些燃烧的金黄色火焰为坐标点,自异度的空间中慢慢出现,恢弘的像是直接斩裂了青空下的白云。

这到底是——

“达摩克里斯之剑啊。”

小婴儿软绵绵的声音,在因力量压迫而凝固的空间里变得十分刺耳:“石板这次选人快的不正常啊,黄金之王才刚刚过世,新的第二王权者就要诞生了吗?”

而且还落在这么一个地方……

虽然现场的人得有三位数,但里包恩看着逐渐出现的这把王剑,脑海中冒出来的第一个人影。

居然就是全无王者气息的铃木园子。

不过这也是有情可原的。

在这一个念头间,里包恩想起了铃木园子和御柱塔不正常的亲密程度。

想起过那些黄金氏族对一个财阀小姐乖顺到奇异的言听计从。

甚至不由猜测起了黄金之王本人在背后的所有纵容。

但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呢?

里包恩压低的帽檐阴影下,晦暗的神色甚至压过了小婴儿面孔带来的可爱。

——国常路大觉就算要死,为什么会选铃木园子?

水晶宫一样的休息室中,同样笼罩着无尽的光芒中。

一身华服的准新娘铃木园子小姐,头发只有一边是扎好的,周围倒了一圈承受不住突兀降临的普通人,从发型师到老管家,还有来看她的亲爸和亲妈。

但是她不敢去扶。

事实上,她现在就能坐在原地,动也不敢动。

园子觉得自己头顶像是坐落了一尊正在爆发的火山,或者说,她自己就是这座火山。


1lo.dzhhyy.com  n2dj.dzhhyy.com  6dxm4.dzhhyy.com  uvng.dzhhyy.com  sh57.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bcqdv.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