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是没想到,在他眼中只能任人宰割的女人,竟然有如此绝招,以至于,顾子江受伤好半天,盯着朱殷的眼神带着不可思议。

别说顾子江等人震惊,就是宁承初眼里也起了一瞬的惊诧,但那双眼淡然惯了,眨眼的功夫,情绪瞬时退得一干二净。

朱殷没有注意众人的眼神,更没将顾子江反应过来后愤怒的情绪看在眼里。

先前被抓走,只是疲劳过度外加一时不备,再来一次,她定会让此人悔不如初。

“你是谁,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顾子江眼神阴郁,受伤倒是其次,金土珠这么难得的宝贝,竟然被此女毁了,难不成她真的以为,宁承初会为了一个有点关联之人,与他作对?

敌对这么多年,他很清楚宁承初的性格,这人表面淡漠,骨子里更是冷漠至极。

除了“凰的”几位领袖,与他是自小打下的情谊,其他人,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朱殷却冷笑,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下,无所畏惧地迎上了顾子江的眼神。

那双眼里淡漠如水,看着顾子江像是在打量一种物品。

“问人来历之前,是不是先报一下出路?”

她和对方一样,想知道这个敢挑衅他之人,是什么来历?

顾子江因为朱殷的表现,有些凝神,若不是再三确定这女人身上没有异能波动,看她的表现,几乎要以为是哪位胸有成竹的大佬。

“你还不配!”

顾子江道完,这才有空擦了擦受伤的嘴角,眼神却是看向一旁的宁承初:“宁承初,这人让我受伤,又毁了金土珠,这笔仇,我不得不算,你不会阻拦吧?”

一般而言,他们几方势力的高层虽然互相敌对,但是几方阵营若有得罪敌方高层者,一般都会让对方泄气,不会因此影响了和气。

毕竟高层之间的厮杀,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这人忽然出现,又没有任何异能波动,虽然来历蹊跷,但想必还不足以让宁承初改变规则。

宁承初没有回应,脚步却是来到朱殷身边,用行动表达自己的意思。

顾子江有些错愕,就连一旁的戴森也皱眉。

“宁承初,这人以下犯上,又和你没什么关系,你这般维护,是不将我们看在眼里吗?”

“以下犯上?”朱殷勾唇。

她一出声,众人的目光不由投注过来。

宁承初也微微侧眸,这一侧身,眸色不由一深。

阳光下,朱殷的雪肤正覆着丝丝血珠,女人眼神清冷,于淡漠中透着刺骨的寒意,手中的锦帕带着优雅擦着血迹,瑰色的唇角蔓延着寒意。

“就凭你,也配?”一字一句,虽然轻慢,却淡漠至极。

朱殷原本出手后,见对方受了轻伤,金土珠也被毁去,觉得两方也算公平,本不欲计较。

可这人却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冒犯,以为她是随手可欺之人,还想纠缠不休。

既然如此,她倒是要算算对方莫名其妙对她出手的仇。

她知道,强者的尊严不容冒犯,可她朱殷也不是人人可欺之人。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3bi5.dzhhyy.com  gmx.dzhhyy.com  bsv.dzhhyy.com  u21.dzhhyy.com  4ub.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