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祈想问,但看了眼方重那张冷脸,他不回答的几率肯定是百分之百,想当面问温承, 但他这两天很忙, 连面都见不上,只有晚上他们才会打电话说几句, 听出他声音里的疲惫,陆祈又不想问了。

起初这种被人跟着的感觉, 陆祈还有点不适应,过了几天后他也就慢慢习惯了。

因为陆祈知道如果不让他们跟着的话, 温承那边肯定会分心自己这边的事, 干脆好好听他的话, 以免最后造成些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到了,把东西拿好。”见培训的地方已经到了, 陆祈还是坐在座位上没动,陆远就出声提醒了一句。

陆祈回过神,连忙推开了车门, “那哥,我走了。”

见他快进培训中心了,陆远刚准备掉头回公司,有辆车停在了他旁边,坐在副驾驶上的人把车窗摇了一点下来,往窗外扔了个烟头,然后又重新关上了车窗。

虽然只有短暂的几秒钟,但陆远还是看见了车里的那两个人。

他感觉车里的那个司机有点熟悉,开出一段路后,陆远猛地把车停到了路边,他终于想起那司机到底是谁了。

这人在那骗子的店里工作,应该是那个混蛋的员工。

“你过来怎么不提前给我打个电话。”段秀把车停在培训中心的门口,朝副驾驶上的王钟阳抱怨道。

“我今天过来办点事,本来想顺道来看看你,结果发现你们店门关了。”王钟阳答道。

“我们老大这几天没空,而且我们身上海有任务。”

“任务?”王钟阳神态间透着一股老练的圆滑,他眼里好奇但:“什么任务?”

段秀没开口,脸上有点犹豫,王钟阳把他的表情收在眼底,试探问道:“保护你们那位男的大嫂?”

段秀眼里一震,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猜的。”王钟阳心里暗忖果然如此,他又继续道:“那你那位大嫂就在这里面?”

段秀不敢回答,只是谨慎道:“你千万别外传,我们大嫂可是老大的命根子,出事了肯定要弄死我。”

王钟阳笑着点了点头,“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听到他保证,段秀这才松了口气,想起什么,问道:“周老板身体好些了吗?”

“还是老样子,一直昏迷不醒。”

“好吧。”

“你饿不饿?”王钟阳猛地问道。

段秀看了眼时间,发现快到十二点了,今天他早饭都没来得及吃。

“有点。”段秀老实回答道。

王钟阳从外套兜里掏出两个包子扔给他,“今早上帮你带的,就是冷了,可以将就垫下肚子。”

段秀脸上一喜,高兴道:“你吃吗?”

“我早上吃了,不饿。”

段秀是真感觉有点饿了,接过来两口就解决了,王钟阳又递给他一瓶矿泉水,“别噎着。”

他一口气直接喝了半瓶,段秀用袖子抹了抹嘴,舒畅道:“总算活过来了。”

见王钟阳坐在旁边玩手机,他说道:“要不你先回去,反正你呆在这儿也没事。”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2sif0.dzhhyy.com  xcxl4.dzhhyy.com  g9sb.dzhhyy.com  0u3an.dzhhyy.com  s6h.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