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就是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让我想要逃离,逃离那个别墅。可我又担心其他同学的安全,所以到底没走,直到周日的傍晚,我们所有人一起离开别墅回到学校,也并没有发生任何意外。这么长时间过去,我原本应该放心了,可我总是记着,时不时就会想起来。”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多了,你是专业人士,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吗?”李越期盼地看着张深,说都说出来了,他就不关心会不会被张小柔知道了,只希望能够彻底解决掉这事,解决掉他的这个心病。不然老记挂着,一到周末就担心他同学尤其是夏诗雨会出事,也太难受了。

今天给大家叨叨一下蛊术,蛊术据我所知现在只有苗族的姑娘能下,男的没办法学蛊术的!

照样是给大家说说预防和破解的方法。

1、凡事房屋里整洁到夸张的地步,一点灰尘都看不到,而且屋主行为怪异的可能是养蛊的,谨慎往来。

2、如果你和别人吃饭,对方喝茶、茶会、吃饭之前都要用筷子在杯子盘子碗上敲的,就是在下蛊了。这个时候你就问他“XX(吃的东西)里面,莫非有毒?”句式不用完全一样,就是这么个意思,问破就破解了。

3、如果有喜欢吃蒜的,可以带着大蒜,吃饭前先吃个大蒜,这样如果有蛊就会吐出来,主人看到就不敢下蛊了。

4、荸荠切片晒干弄成末,每天早上,热开水送服,两钱,这样就不会被蛊所害了。

明天叨叨锦鲤!!!

第171章 求助

张深若有所思地看着李越,问道:“你的直觉,灵吗?”直觉这种东西用高大上一点的说法,也可以叫做“心有所感”。修道之人的直觉尤其不能忽视,但普通人里也有一些感应强的。

李越茫然地看着张深,“这个……我不确定,以前并没有这种很强烈的感觉。可能也有过类似的经历,不过我没有注意过。”就是因为不知道自己的直觉准不准确,所以李越才一直很犹豫。他担心真的出事,又怀疑是自己想太多,疑神疑鬼,才会产生这种不安感。

张深说道:“如果是这样,仅凭你说的故事,我也无法判断你们的游戏到底有没有成功招惹到鬼怪。我建议你还把这件事情告诉姑祖母,让他派人去你那个同学的别墅看看情况吧,这本来就是特殊部门的工作内容。”其实张深也可以看,不过距离太远了,他没办法过去啊。

而且他到底刚刚成年,才传度,就算有天师嫡长孙的身份在,之前忙于学业的他交际圈也还是比较窄的,暂时没办法做到一个电话就千里之外的道友帮他去跑腿!

没办法,他不像他秋澜师叔,不需要主动结交,随便出现在一个道教活动上,凭脸就能让各方道友对他的好感度增加一百点。当然,张深的身份到底摆在那里,等他正式授箓出门云游,一来问道四方,二来结交仙友,然后他就会像他爹和他秋澜师叔一样交游广阔啦。

李越抱着相机蹲在地上,感觉生无可恋,“就没有别的办法吗?”要是想要告诉张小柔,他早就说了。毕竟就算张小柔工作再忙,就算李越上学的时候是住校,可两人到底是母子,想要找一个对话的机会还是很容易的。之所以拖到现在,不就是因为李越不想说、不敢说吗?

张深默然,不懂这有什么不敢说的,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敢做就要敢于承担后果嘛。不过虽然不认同李越的处事风格,张深也不想去教育长辈什么,“我找秋澜师叔问问他能不能找人帮忙吧,不过我不保证这件事情最后不会传到姑祖母面前。”

无论如何,找曹秋澜帮忙,张深肯定是不会要求曹秋澜帮忙保密的,没这样办法的,也没有这个义务。至于曹秋澜会不会心血来潮跟张乃生说这件事情,张深就不知道了。

李越咬牙点头,说道:“好。如果这件事情最后还是传到了我妈那边,那就是该她知道。”虽然没入道,但出生在这样的家庭,李越对因果对缘还是本能地相信的。

张深也懒得评价李越办的这些事儿了,反正也轮不到他来评价。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信号,到底是景区,虽然在山上,但信号也还是可以的。他当即就给曹秋澜打了个电话,“秋澜师叔,您回玄枢观了吗?……嗯,我大概会提早一周去淮城……现在是有件事情想请您帮个忙。”

“是这样的,我有一个表叔,是我姑祖母的幼子,就是亲的那位姑祖母……”张深把整件事情简单地跟曹秋澜说了一遍,“我表叔担心同学出事,又不敢告诉姑祖母,您能请人去看看吗?”

张深特意打电话过来,又不是什么为难的事情,曹秋澜自然爽快地答应了下来。挂断电话,曹秋澜跟幽州市的道友打了个电话,请对方帮忙确认一下,对方也果然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毕竟这事虽然说不一定就真有鬼怪,但万一是真的的话,搞不得就是人命关天的大事。道长们平日里还是比较清闲的,去一趟看一下的时间也还是有的。若真有事,还能救人一命,若是没事也不会损失什么。再说了,曹秋澜人缘好,大家也都愿意卖他这个面子。

把事情安排好,曹秋澜收起手机,对董一言吐槽道:“现在的小孩,还真是喜欢作死啊!”都说三岁一代沟,李越的同学和曹秋澜的年龄相差岂止三岁,曹秋澜看他们还真有些看小孩子的感觉了。他比较吃惊的是,张小柔师叔家的孩子,居然也跟着一起作死。

曹秋澜大概能理解年轻人抹不开面子拒绝的心情,但那可是搞不好连命都要丢了的骚操作,和命比起来,面子值多少钱?就算李越没能阻止他的同学玩这个游戏,他自己不玩不行吗?曹秋澜就不信了,他一定不玩他同学还能逼他玩,曹秋澜从来都不觉得拒绝是一件多困难的事情。

毕竟曹秋澜小学就开始拒绝同学塞过来的各种零食,初中拒绝了无数次同学的各种邀约,高中大学拒绝了不知道多少情书和告白。对于拒绝这种事情,他再擅长不过了。

就这件事情本身来说,李越就是因为抹不开面子拒绝,玩了这个游戏事后才不敢告诉张小柔。

如果李越没玩这个游戏,他发现不对就能马上跟张小柔说,事情不就简单多了吗?

董一言并不在乎别人家的小孩又做了什么死,只是附和着曹秋澜的话。曹秋澜也就算随口抱怨几句,很快就丢开了,因为该吃午饭了。今天负责掌勺的是张鸣礼和赵清音,赵清音也跟着来到了玄枢观,现在被安排和观中的一个坤道住在一起,两人相处地还算不错。

其实玄枢观里都是道士,而且都在年轻一辈里比较有能力的那种,当然也都看出来了赵清音的不对劲。不过人既然是曹秋澜带回来的,他们相信曹秋澜,对赵清音也就并不排斥。现在赵清音融入地还不错,至少和三个坤道已经能够有说有笑了,其他道长们也对她颇有好感。


ygc2m.dzhhyy.com  09ch0.dzhhyy.com  4d9cq.dzhhyy.com  qrg5.dzhhyy.com  hk9ag.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vzctlr.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