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小子倒是个懂事的。”宋教官被林老实奉承得心花怒放。

不过这一幕被好几个学员看见了,一传十,很快就传到了纪鑫和陈子鸣的耳朵里。

等他回去后,纪鑫年纪小,还憋不住话,狠狠地瞪了林老实一眼,整晚都没跟他说话,似乎嫌他是个奸细,向教官靠拢了。

陈子鸣虽然因为年纪要大一些,城府深一点,没有明面上给林老实脸色,但却更不跟他来往了。训练、上课、吃饭都不叫他,两人明晃晃地在宿舍孤立林老实。

林老实也不介意,别人怎么误会他都无所谓,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行。他一定要尽快从这里出去。

过了两天,林老实听说了对小刚的处罚。哪怕把他父亲咬得伤得不轻,他也没被放出去,反而更是因此定了他的罪,说他太桀骜不驯,目无尊长,不过教官和老师们也有点怕他,所以直接把他关进了小黑屋,想以此磨掉他的锐气。

林老实知道后,想起自己被关在里面两天的遭遇,非常同情小刚,更恨自己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救不了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吃苦。

因为小刚这件事,更加坚定了林老实迫切想出去的决心。

慢慢取得教官、老师以及原主父母的信任,再从宋教官身上下手离开这里,太慢了。

为了能早点出去,林老实决定赌一把!

这天晚上回去后,林老实就第一个去洗澡,他放了冷水,任凭冷水冲刷过他的身体,刚出了一身的汗,冲冷水澡对身体非常不好,因为阻碍了汗液排出,湿热只能积聚在体内,容易生病。

这样做了四天,到第五天早上,林老实终于感冒了,头晕眼花,口干舌燥,鼻涕不止,还时不时地咳嗽,很严重,只能呆在宿舍休息。

体校里校医给他开了药,打了针,但治了两天还是不见好。

因为林老实进来后,除了第一天反抗过以外,很快就认命了,态度一直很端正,说是模范学员也不为过,大家到时没怀疑他是故意把自己弄感冒的。

因为林老实很容易就家里联系上了。

他沙哑着嗓子,边打电话边剧烈咳嗽:“妈,嗯,我……咳咳咳,我想你和爸爸了。也没什么,就是……咳咳咳,感冒了,有点难受,就特别想你和爸爸……小时候,我每次感冒都是你背着我去医院,我怕打针,你总鼓励我,说乖乖打了针,出去就给我买米花糖吃……”

他的这番话,勾起了林母心底的慈母之心。她想起了儿子小时候可爱、全心全意依赖他们的那段幸福时光,加上现在儿子进去之后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正在积极改正,她就更不忍心了。

于是,当天下午,林母就拎着保温盒过来看林老实了。

纪鑫和陈子鸣去上课了,宿舍里就林老实一个月。林母被带过去的时候,隔着门就听到儿子不停咳嗽的声音,听那样子,活似要把肺都给咳出来一样。

林母心疼极了,推开门,看到躺在床上,面色潮红精神状态很不好的林老实,急得眼泪都出来了:“你这孩子,一个感冒怎么这么严重啊……”

当然严重了,他每天都会接一桶水放在厕所,等陈子鸣和纪鑫去上课后,再用冷水泡泡,如此反复,怎么可能好。

“咳咳咳,妈,你怎么来了?我没事,就一个小感冒而已,过几天就好,你别担心。”林老实按住胸口,安慰她。

林母听了,嗔了他一眼:“还小感冒,都好几天了还没好。你这孩子,这么大的人了,还不知道照顾自己。药吃了吗?”

林老实指着床边的空药盒:“吃了,一日三顿按时吃,你就放心吧,过几天应该就好了。”

林母摸了摸他的额头:“你还没吃饭吧,我给你煮了一点清淡的粥过来,你吃点。”

林老实坐了起来,开心地说:“也好,这几天嘴里没味道,什么都不想吃,就想以前你给我熬的蔬菜粥,放一点点盐,清淡可口。”

“你要喜欢,妈明天再给你带粥过来。”林母又听儿子提起过去那些开心的往事,很是欣慰。她就知道她的儿子还是孝顺的,只是被网络给迷惑住了。

林老实捧着碗喝完了粥,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巴,说:“不用了,体校离家里不近,一来一回要两个多小时呢,你太辛苦了。妈,你就别担心我了,老师他们会照顾好我。”

他越这样说,林母就越心疼他。

“咱们家阿实终于长大了,能体会我和你爸的苦心了,妈妈很开心,只要你能快点好起来,辛苦两个小时算什么。”林母一腔慈爱。


9vl6h.dzhhyy.com  s99m.dzhhyy.com  u8lh.dzhhyy.com  su1.dzhhyy.com  i7k.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vysfgb.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