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伊什塔尔操控着天舟躲过了吉尔伽美什的王之财宝,“你其实也是好奇的吧。”身下马安娜拉弓反击,“为什么小恩的裙子底下是肉眼可见的马赛克啊!”这根本不科学,人眼自带马赛克什么的。

战王抽动嘴角,对日常在他暴怒底线上来回试探的伊什塔尔忍无可忍:“拔刀吧,”他怒视这个无礼的女人,“既然你如此的闲,那么且让本王找些事情与你做!”一边说着,他手掌上落下了一柄金光闪闪的宝弓。

“吉尔君,”踩在交错天之锁上的恩奇都侧头,看着单手抓着铁链,被拉上天空的少年吉尔伽美什,“之前就想问了,为什么战王的宝具是弓箭?”你们真的有好好地遵循自己的职阶么?

幼吉尔左手被天之锁交错缠绕,借着锁链的收缩被提上天空:“我也不知道长大后的我到底经历过什么,才变得这么糟糕。”一点儿都没有自己吐槽自己的自觉,“连基本的规则都不遵守,果然是糟糕透顶的大人。”

说着,他在恩奇都的身侧落了下来,单条锁链之上他却如履平地:“这么糟糕的成人版,果然还是在我还没变的那么糟糕之前,提前断绝恶之源泉吧,小恩。”怂恿道,“那边儿的大个子在看我们哦,趁着那两个糟糕的大人没注意,我们快点儿溜吧!”

恩奇都顺着幼吉尔的手,看见了站在船头的大海贼。

“内讧了么?”蓝色的不死鸟马尔科落在了大海贼爱德华·纽盖特的身侧,看着头顶不断炸裂的光芒,由衷感叹道,“不过这样的攻击还真是夸张啊,还以为是报纸的夸大,如今一看,不愧是单枪匹马轰炸了大半个玛丽乔亚的狂徒呢。”

“库啦啦啦啦啦啦,”大海贼并没有因为那边儿自说自话并且迅速的无视了他产生内讧的人产生什么负面情绪,“果然如罗杰那个家伙所说,这是一片充满奇迹的海域啊。”他看着不断飘近的绿发青年与金发少年,点了点头。

“非常抱歉我们的失礼,”作为兵器,恩奇都很容易就能够感知到对方此刻友善的情绪,“毕竟船上有两个还没长大的幼稚鬼,智商和武力值成反比的结果,就是大多数时候都会让我很头疼呢。”恩奇都面带微笑,神情友善。

幼吉尔侧头看着笑的人畜无害的挚友。

听出言下之意的马尔科,一时之间也不知是应该感慨眼前这个人也不是什么纯善之辈,还是应该感慨幸亏那两个武力值高的智商不高:“没什么,床头吵架床尾和嘛,小朋友也要偶尔劝劝爸爸妈妈啊。”

并不觉得哪里不对的恩奇都点了点头,颇为赞同:“我也这么劝过,可你也看到了,现在带孩子的是我。”一边说着,他一边垂手将原本牵着他白色长袍的小手抓在手中,“我也想不到为什么会有人不喜欢小吉尔君啊,明明这么可爱~”

咦,小恩夸奖我了哎~开心~

……等等……

被马尔科以注目礼对待,原本还沉浸在‘恩奇都夸奖我了’的喜悦之中的幼吉尔陡然瞪大了眼睛,在挚友饱含深意的微笑之中,在马尔科复杂的忧心之中,在那个大高个巨人不赞同的批评之中,僵硬的点了点头。

“所以你们大老远的跑过来,就是为了让我们看你们内讧?”马尔科的死鱼眼都快瞪不起来了,“我现在算是知道你们‘目中无人海贼团’的评价是从哪里来的了,如果不是罗杰海贼团那边儿提前打过招呼,我也想给你们这么一个评价。”

“目中无人海贼团?”恩奇都重复道,“听起来很有吉尔君的风格哎。”一边说,一边像是征集一般的垂头看着幼吉尔。

幼吉尔已经不想挣扎了:“我才不要为他做的事情买单呢。”一脸的嫌弃,然而这样的嫌弃落在别人眼里,就变了滋味,“这样糟糕的家伙,让我觉得‘吉尔伽美什’这个名字,都黯淡无光了。”

“所以,大的那个也叫‘吉尔伽美什’?”马尔科觉得这个名字真是奇怪透了,“是姓氏还是名字?儿子和爸爸用一个名字的?”果然这件事无论怎么想,都让人觉得很奇怪啊。

“是名字哦,”恩奇都面带笑意,“可能因为孩子他妈妈太爱孩子他爸爸了。”幼吉尔就这么看着恩奇都面不改色的往战王和伊什塔尔的头顶哐哐扣了好几个人设,“虽然日子打打闹闹的,但是他们还是很恩爱的。”

闻言,马尔科抬头看着头顶接二连三炸起的烟花,恕他不敢苟同。

“打是亲骂是爱啊,毕竟伊什是那种‘打断你的狗腿也要留在我身边’的神情女人呢。”

幼吉尔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一步,忽然觉得自己这个挚友才是真Boss。

所以当伊什塔尔魔力耗尽,被战王提着衣领从天空拎下来的时候,得到的就是一船人敬佩和惊恐的眼神:???

“他们在惊叹你的武力呢,”恩奇都笑的面不改色,“毕竟伊什你看起来一点儿武力值都没有,他们都没想到你竟然这么能打,一时之间臣服在了你的武力值之下。”

随着恩奇都话语的,是一船人疯狂的点头。

仍然感觉有哪里不对,但是相信单纯的小恩不会骗自己的伊什塔尔并没有深究,她对着坐在座椅上的金发巨人问号:“您好,爱德华先生,想必您已经收到了雷利先生的信息,对我们此行前来的目的有所了解了吧?”

手持薙刀的大海贼点了点头,低头看着金发少女:“罗杰到时没告诉我,你已经有男人了。”之前听罗杰说起来的时候,他还想给自己的儿子们做个媒呢,现在看来是他想多了,“这么漂亮的大美人,跑出来做海贼的倒不多见啊。”

什么叫‘有男人了’?

这样的疑惑在伊什塔尔的脑海里快速划过,随即被‘大美人’的夸奖覆盖。虽然知道是商业互捧,但是还是难掩她的愉悦:“您过奖了。”她得意的瞅了一眼战王,似乎是在嘲讽他有眼无珠,“您也如雷利先生所说,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大海贼呢。”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bc6y.dzhhyy.com  os699.dzhhyy.com  1muw.dzhhyy.com  1v9.dzhhyy.com  x1ikn.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