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霄沂便将身为仙胎的事情和盘托出了。

菱二自然讶异,三言两语问清了霄沂关于他们一家人在凡人界遭人追杀的始末……菱二杀过霄家人,而且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杀了多少……不记得杀了些什么人……

唯一能记得的,便是霄沂的爷爷还有二爷这对兄弟,便是霄家唯二的金丹,皆是死在他手上的。

菱二对这件事情并无隐瞒,将当年的事情也在那时候就跟霄沂说了个清楚明白。

“若你要报仇,不论何时,我都在这里等你。”菱二最后,是这么对霄沂说的。

其实菱二的事情,霄沂上一世便已经知道了,只是上一世他不受控制,还因为此事被叶清澜挑拨,于是聚集仙道之力攻打凌云谷,实则就是来找菱二报仇。

可就算是上一世,霄沂清明的神识也知晓,这件事情不能完全怪菱二,不过他作为杀人的刀……就算要找他报仇也是应该的。

只是他们都不知道,霄沂已经是重来一世,这灭族之仇已经纠缠了他几千年。

就算上一世,他自己心中也清楚,他报仇的目标从来不是来灭族的那百人,而是那些背后利欲熏心,不折手段的渣滓。

上一世所有的仇也好,怨也好……他都已经报尽了,心中早已经没有了那份执着,这一世雷厉风行的解决了昆仑山和微曦道君,已经足够。

至于菱二……他做的那些事情,他自己也早已经得到了报应。

他杀了霄家人,却也救了霄沂父母,换取了他一家三口两百多年的和平,才叫他有机会成功的出生,恩仇相抵,从此再不提此事。

菱一倒很是惊讶,捧着茶杯惊叹道:“没想到,小沂年纪轻轻,却是恩怨分明,他那时候那么小……竟然能对你说出恩仇相抵的话来,让我这个师父也有些刮目相看啊。”

看看八大门派那些幕后之人,再看看昆仑山和微曦道君……哪一个不是赔了命,葬送了一生。

菱二淡淡的喝了口茶,看向辽阔的天际,“我来自然是看他如今入了魔,会不会改了注意,所以来霄家旧地等着他来了决此事。”

不得不说,霄沂就算入了魔,他也还是那个温润君子,恩怨分明,是非清楚,并没有因为入魔便大开杀戒,以此来抒发心中的怨气。

“这可是我教出来的徒弟,自然样样都好,就算入魔了,也是好的。”菱一十分自豪的嘚瑟了一下。

菱二是个闷嘴葫芦,若不是正经事,他是绝对不会多开口说话的,聊天什么的是不存在的,于是闭口不言,根本不接菱一这嘚瑟的话语。

菱一已经成了习惯了,所以以前出去历练,也很少会给他发传讯符。

因为你就是发一百次传讯符,他也不见得会回一次的。

她早就看透了,所以并不准备给他这个不回传讯符的机会……就是不发给他,气死他!

“下次给我换个花茶嘛,加点灵蜜,又甜又香,比这个苦茶好喝多了。”菱一将被子里的茶喝了,不由得咂了咂嘴,“都二百多年了,还是这灵崖白露,苦得慌。”

“爱喝不喝。”菱二长手一伸,将茶杯收了回去。

“哼。”

看吧,就是这么讨厌一个人。

菱一皱了皱鼻子,不理他了,提着裙子朝船舱里奔,“小子语,快来编辫子啦!今天我们试试六股编的怎么样呀?”

“好呀……”隐隐的传来席子语的回答声。

菱二摇了摇头,似有些无语,提着茶壶悠闲悠闲的又泡了一壶清茶,茶叶被滚水冲泡,缓缓的舒展开来,他自己慢悠悠的喝了起来,入口虽有些苦涩,但回味甘甜,悠长醇厚。

不懂欣赏,俗。

俗人菱一给席子语编了一头的小辫,席子语哭笑不得,“师父,会不会太多了点啊?”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vybt.dzhhyy.com

264.dzhhyy.com  q71hb.dzhhyy.com  p3oa.dzhhyy.com  l8x.dzhhyy.com  cyxj.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