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道第二天早上就出了意外。那个女孩子死了之后,村里人就有些慌了,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奇怪的迷信,另外一方面也是担心你们离开之后真的报警。”

“其实那会儿,村长他们也还没想好怎么处理你们,引魂村的人也不是杀人狂。真正让他们下定决心杀你们灭口的是另外两个驴友的尸体被找到之后,他们觉得你们肯定会把事情闹大,而村子是绝对不愿意让警察进来的。这个藏污纳垢的地方,是从来见不得光的。”

“后面的事情,想必你们也都已经知道了。”

饶是所有人都对事态的严重性有了一个预估,听完女人说的话,也还是为引魂村的村民的丧心病狂而震惊。当然,警方办案不可能只听女人的一面之词,但看女人的样子,大家都觉得她撒谎的可能性不大。而且很多证据,他们也都能在村子里找到。

王槟突然想起什么说道:“吕老跟我说樊大爷是五年前来的,陈大爷是八年前疯的。”

曹秋澜也点了点头,证明王槟没有记错,当时王槟和吕老是在院子里说话的,虽然他没有加入他们的谈话,但谈话的内容他听得清清楚楚,吕老确实是这么个说法。

女人闻言愣了一下,说道:“我也不知道吕老为什么这么跟你说。但我记得很清楚,可能具体的事情记得不太清楚,但我很确定,樊大爷的女儿是在我刚来的时候死的,樊大爷也是那个时候疯的。而陈大妈是在我的孩子出生之后才死的,先后顺序绝对不会错。”

众人点了点头,没有深究这个问题。倒是杜振邦突然问道:“大妹子,看你的谈吐,你以前是上过学的吧?”这也是他们相信女人是被拐卖到村子里来的原因,这种贫穷落后又被困在深山里还不愿意走出去的村子,养不出这样的女孩子来。

女人神色一怔,似乎想起了过去的事情,好一会儿才苦笑道:“是啊。我是大学毕业那一年被拐走的,我上的大学不算顶好,但也算不错的吧。那一年我从学校离开,已经拿到一家公司的offer,原本是准备去报道的,结果在车站被人迷晕带走。”

“开始的时候,我还试图逃跑过。直到被带到了这个深山老林里,我就绝望了。我从小在城市里长大,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让我一个人跑到山里,恐怕一天都活不下来。看到你们出现的时候,我其实想过求助,但想想还是算了,何必连累你们呢?”

第15章 死人沟(完)

“我本来以为,我这辈子都只能老死在这个地方了。没想到……”说着,女人控制不住地哭泣起来,她一边用手擦不住地流下来的眼泪,一边说,“没想到我有一天能够离开这里。”受到女人情绪的感染,另外几个妇人也忍不住哭了起来。看着她们的表现,众人唏嘘不已。

接下来,警方继续在村子里收集证据,曹秋澜他们则在后方的帐篷里等待第二天和警方一起离开。夜深人静之时,六个任务者呆在各自的帐篷里紧盯着自己的腕表。

时间很快跳到了午夜十二点整,腕表发出滴的一声,一个光屏弹了出来。

“恭喜任务者曹秋澜完成任务——在死人沟生存六天,任务评分S级。获得任务奖励‘豁免卡’一张,已放入腕表道具栏,任务者可以在道具栏查看、使用。”

豁免卡:使用卡片后,可以放弃当前任务无惩罚。使用时间:不限。使用期限:无限期。使用次数:一次。使用方法:打开任务栏,心中默念使用豁免卡即可使用。

曹秋澜看着光屏上简单的介绍,心里还算满意,这个道具还是挺实用的。对任何一个任务者来说,有了豁免卡这个道具,都相当于多了一条命。当然在得到第二张豁免卡之前,必须谨慎使用就是了。他有些好奇,不知道这个游戏还有些什么道具。

不过反正曹秋澜现在也没有办法脱离这个游戏,这些将来都是有机会了解到的。这样想着,曹秋澜干脆地关掉了光屏,开始给怀里的黑猫撸毛。黑猫舒服地发出了两声喵喵声,虽然不是真的猫,但只要他还呆在黑猫的身体里,猫的本性就不免在影响着他。

任务结束的第一天早晨,六个任务者起得都很早,脸上的表情也都是轻松而愉快的。

他们互相看了看,谁都没有去探问对方得到了什么样的任务奖励。当然,像杜振邦和宋乐那样的队友之间,可能会有一些交流,不过这也只是外人的猜测罢了。

分道扬镳之前,六个人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这在之前的任务里也是少见的。但他们这次合作确实比较愉快,虽然不一定将来还会合作,甚至也未必还会联系,不过交换一下联系方式也无妨。甚至于,杜振邦还直接开口询问王槟和梁非宁有没有兴趣加入他们的组织。

王槟和梁非宁都愣了一下,相比较起来的话,王槟的态度比较慎重,他算是一个资深任务者了,对任务者之间的规则还是有些了解的,也知道有一些任务者组织的存在,只是他之前没有接触过而已。犹豫了一下,王槟说道:“谢谢您的邀请,我会认真考虑的。”

梁非宁就有点茫然无措了,他就是个纯新人,这次任务是他的第一次任务。他也知道人多力量大,加入任务者的组织对他来说可能会有很大的帮助,至少能够让他对这个游戏有更多的了解,生存下来的几率也会更大。可这次和葛知乐他们组队的经历对他也是一个教训。

如果说梁非宁一开始单纯地觉得人多有个照应的话,现在的他已经明白了凡事都有两面性,人多也可能有更多的算计。尤其他知道自己是个纯新人,就更担心会被当成炮灰消耗了。

对杜振邦和宋乐,经过这几天的共患难,梁非宁还是有些信任的。可他们组织里不可能只有他们两个人,梁非宁就有些犹豫了,“这个……我……我也考虑一下吧。”

曹秋澜笑着圆场道:“杜教授只邀请王善信和梁善信,看来是瞧不上贫道啊。”

杜振邦也笑道:“我倒是想要留下曹道长,可惜曹道长恐怕是不会喜欢这份拘束的。”

曹秋澜笑了笑没说话,其他人也不再言语,左右大家都已经交换了联系方式,真的有什么想法的话,离开这里之后再聊也没有问题。唯一的女孩子,边缘人物马玲玲也只是不语。

离开死人沟之后,曹秋澜立即抱着黑猫打车返回了自家小道观。虽然这种长途出租车车费很贵,但谁让他带着一只猫,许多交通工具都无法乘坐呢。

回到阔别十几天的家,曹秋澜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稍微打扫了一下道观,又回到房间沐浴更衣,接着给道观里的神像都上了香,曹秋澜这才结束了自己的忙碌,抱着黑猫滚到了床上,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果然还是回到家里最舒服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uk0pr.dzhhyy.com  1ax8.dzhhyy.com  vf3t.dzhhyy.com  ba39.dzhhyy.com  4bi.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