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厅里有大大小小几张铺着白蕾丝桌布的圆桌,大多数人都围坐在最大的圆桌旁,辛蓓蓓和石震东在小圆桌边略坐了坐,石震东就拉着女友也加入了大家。

“你七几年的?”郭丽霞冷不丁问石震东。

石震东表情有些尴尬:“属虎。”

“我属兔,你比我大一岁!”郭丽霞为自己之前的正确猜测点了个赞。

“行了郭姐,咱们还是聊正事儿吧!”柯寻直接打断了本组的这位让人头疼的大姐。

郭丽霞很爽快地点点头:“行行不说了,都听我们组长的!别看我们组长年轻,但是特有办法,特能服众!”

牧怿然看了看坐在身边的柯寻,脸上挂着一丝似有似无的笑。

秦赐率先问大家:“刚才大家在各自的房间里劳作,有没有发现不寻常的地方?”

众人都刚刚熟悉环境,并没来得及仔细观察。

留着一头放荡不羁的长发的贺宇说:“我发现这个世界完全符合野兽派的风格,首先构图并不十分讲究比例,比如城堡外面那个绿色迷宫和圆形水池,我们走过长长的台阶来到房间内部,从窗户向外看,还是能很清晰地看到它们,这种清晰度是近距离的观察,如果放到现实生活中,这是不可能做到的。”

牧怿然微微点了点头,看来他也发现了这一点。

贺宇又继续说道:“野兽派并不注重透视和明暗,它是一种打破了西方传统绘画风格的平面化构图,物体本身和阴影的颜色形成强烈对比,这种画法本身就是脱离自然的,画家注重的是主观感受,这也符合野兽派人士常常说的:绘画不是说明书,而是我们的感情!”

所以柯寻在刚刚入画的时候,会产生一个疑惑:这幅画是立体的吗?

“但一直提醒我们,不要将颜色污染,”米薇也发了言,“我们都知道,野兽派的颜色都是自由的,甚至有一种不分青红皂白的感觉,比如马蒂斯那一副著名的《戴帽子的妇人》,那个妇人的脸上就大胆运用了绿色红色黄色和蓝色,以及这些颜色的交织。”

郭丽霞也在认真参与开会,一字一句听完了米薇的话,发出一声感慨:“那还能看吗……”

米薇却冲郭丽霞短促的笑了一下:“恰恰相反,那些颜色在马蒂斯夫人的脸上十分融洽,充满着和谐性的同时,也有着极强的装饰性。”

郭丽霞揉了揉眼,没太听懂。

石震东点了点头:“刚才几位同学说的都很有价值,尤其关于那个水池和迷宫,既然从任何方向都能近距离观察到它们,那么这两个东西是不是画家想要突出表现的?”

几位经历过画的老人都对石震东刮目相看,秦赐说:“我们可以重点在那两个地方进行寻找,也许画家的签名就在那附近。”

朱浩文也突然开了口:“这幅画的名字叫《影》,这个世界的影子也的确与众不同,还是谨慎观察为妙——影子里也许藏着签名,也许藏着致命危险。”

这个话题有些沉重,大家都下意识看了看自己脚下的影子,在大厅房间里,所有人的影子都是一致的深紫色,有着柠檬绿的镶边。

秦赐站起来将茶壶里的红茶给大家倒上:“大家还是尽量吃些东西,我们并不知道晚饭会被安排在什么时候。”

柯寻和卫东基本已经吃饱了,卫东喝了一口加糖加奶的红茶,觉得自己支撑到晚上应该没问题:“现在的问题是,咱们白天的时间也被安排好了,只能被关进房间里干活儿,到点儿了出来吃饭休息,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去外面找签名?总不能夜里去吧。”

众人静了静,这的确是一个需要迫切解决的事。

柯寻说:“既然让咱们劳作,那肯定会有任务量,只是现在还没说。一旦确定了每天的工作量,咱们就可以分角色安排任务,有些人留下来干活,有些人出去找签名!”

卫东跟着说:“只是不让咱们互串房间污染颜色,但并没有限制咱们出去,起码没有明说!咱们只要保证完成了工作量,应该是可以出去的!”

大家都认为有道理,结束了下午茶之后,又各自回到房间去劳作,争取尽快完成任务,获得自由时间。

的声音再次想起,果然为大家做了工作量的安排:“在晚饭之前,每个房间必须完成三大罐浆果贮存,请大家抓紧时间,尽情享受劳作给大家带来的美感吧!”

红色房间里只有两个人,贺宇和张天玮,但这两个男生的动手能力并不差,很快就合格完成了三大罐劳动任务。

黄色房间里的众人也在积极劳动,米薇突然停下了手中的活计:“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些浆果的颜色不像刚才那么鲜艳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vtzijm.dzhhyy.com

ppl6q.dzhhyy.com  torku.dzhhyy.com  w492.dzhhyy.com  7er.dzhhyy.com  f0oux.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