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博把山林的事交给了郁远,郁文寻思着郁远也能帮着照顾一下郁棠,把家里的一百亩水田也交给了郁棠管理。

郁棠过几天就是准备和郁远一起回老宅,顺便看看那几株移过去的沙棘树。

裴宴道:“你若是有什么不懂的,尽管差了人来问胡兴。他要是没空,也会吩咐下面懂行的管事帮你去看看的。”

郁棠谢了又谢。

裴宴说起彭家的事来:“他们应该已经发现了这两幅舆图是一样的,他们不会放过李家的。李家呢,多半会把你们给供出来。我不知道舆图的事你们那边还有多少人知道,你们最好统一口风,若是有人问起来,咬紧牙只管说什么也不知道。鲁信的遗物什么的,也全都还给了鲁家,他们要是还不相信,可以请了鲁家的人对峙。”

郁棠的心立刻紧紧地绷了起来。

郁文更是紧张地道:“好的,好的。家里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不会有人乱说的。您就放心好了。”

裴宴有些意外,很满意郁文的慎重,他道:“如果实在是躲不过了,记得让人来跟我说一声。”又道,“我能帮你们解决一时之急,却不能解决一世之忧。如果能悄无声息地打消那些人的怀疑才是最好的。”

阿茗跑进来禀道:“杭州顾家二房的顾大少爷让人递了帖子过来,说想明天来拜访您。”

顾家二房的大少爷,顾昶?!

第一百一十五章 退亲

顾昶,是顾曦的胞兄。

李家之所以千方百计为李端求娶顾曦,就是因为顾昶。

他天资聪慧,少年成名,母亲早逝,对唯一的胞妹非常地照顾,前世的李家因此也得了他的庇护,谋了不少的好处。

郁棠曾经远远地见过他一面。

是在顾曦长子周岁的抓周宴上。

顾昶好像是到淮安办事,悄悄来临安探望顾曦。

他高高的身材,俊美的面容,矜持的笑容,看上去亲切又和蔼,可是没有笑意的眼眸却藏着冷淡和疏离,并不是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是个好接触甚至是好相处的人。

据说,那是他第一次来临安。

没想到,今生顾昶会在这个时候踏足临安城。

不过,他为什么来拜访裴宴?

前世,他悄悄地来,又悄悄地走,在李家不过驻足了两个时辰,除了和李家的人应酬了几句,就抱着顾曦的长子一直在和顾曦聊天。

郁棠看了裴宴一眼。

裴宴是个非常敏锐的人。

他吩咐阿茗:“把帖子给我看看。”

阿茗忙将手中的名帖递给了裴宴。

裴宴一面看着名帖,一面道:“说吧,你想说什么?”

郁棠眨了眨眼睛,过了一会才知道裴宴这是在跟她说话。

她看了父亲和大堂兄一眼。

郁文正眼巴巴地望着她,郁远则朝着她眨眨眼睛。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0xws.dzhhyy.com  bqw6.dzhhyy.com  svdw.dzhhyy.com  mf12.dzhhyy.com  q951.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