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莫天铭拒绝,宋文倩也就没再说什么。

警察局里说是谈话。实则和审讯没什么区别,不过严易泽也不是第一次和他们打交道,倒是还应付的来。

警察一口咬定当时带人袭击慕容烨别墅的就是严易泽,可苦于并没有证据,再加上萧项出面给严易泽做了不在场证明。而且严易泽进萧项办公室的时候也有很多联程集团的员工看到了,走的时候更是没有丝毫的遮掩。

警察也拿严易泽没办法,只能暂时把他给放了。

走出警察局,分手时,严易泽看着萧项笑了笑说。“谢了。”

萧项摇头,“不必了,我不是帮你。”

说完萧项转身就走,丢给严易泽一个冷漠的背影。

“萧项也太没礼貌了,少爷好心向他道谢。他居然……”罗琦愤愤不平的萧项的背影埋怨。

“那么计较干嘛?他说得本来就没错。”

严易泽倒是不怎么在意,直接上了车。

车子驶进酒店停车场,严易泽在罗琦的陪同上乘坐电梯上了顶楼,刚进房间还没两分钟,门外响起敲门声,罗琦跑去看了眼皱眉说,“少爷,是慕容烨。”

“请他进来。”

慕容烨进来时,严易泽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优哉游哉的喝着茶。

“哟,什么风把慕容先生吹到我这来了?”

严易泽抬起头看着脸色铁青的慕容烨打趣道。

“歪风。”慕容烨回了句。径直坐在了他对面的沙发上。

“我只知道美国经常有龙卷风,还是第一次听说会刮歪风,慕容先生要不给我科普下什么叫歪风。”严易泽似笑非笑的看着慕容烨问。

慕容烨本来脸色就很不好,听到严易泽故意调侃他,脸色就更难看了。

“严易泽,我没空和你啰嗦,告诉我雨儿在哪儿?”

“雨儿?你是说莫雨吧?”严易泽挑眉疑惑的问,“你是她丈夫,怎么跑来问我呢?她难道没和你在一起吗?”

“姓严的,我的耐心有限。你最好老实回答我的问题,不然……”

“不然怎么样?威胁我?”严易泽脸色一冷,一阵冷笑,“你有这个资格吗?”

“这是美国,我的地盘。”

“你不说我也知道。可那又怎么样?和我有什么关系?”

严易泽根本油盐不进。面对慕容烨的威胁根本没有任何的畏惧。

“看样子,你是不打算配合了?”慕容烨缓缓站起身来,盯着严易泽冷声道,“警察拿你没办法,不代表我也拿你没办法。识趣的话。你最好现在就告诉我雨儿在哪儿。”

“你老婆在哪儿,我怎么知道?你找错人了。”严易泽陡然间脸色一冷,“没别的事,你可以走了,我要休息。”

说完严易泽站起身来作势要往房间去。身后猛然间传来慕容烨森冷的声音,“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最好别逼我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可惜了,太可惜了。”严易泽转过身,笑眯眯的冲他摇头。

“你什么意思?”慕容烨猛地皱起眉头。严易泽打了个响指,只见一旁的罗琦突然掏出手机,播放了一段录音,赫然便是方才慕容烨威胁严易泽的话。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vryndf.dzhhyy.com

d7p2c.dzhhyy.com  on3qt.dzhhyy.com  uv3dt.dzhhyy.com  xk1o.dzhhyy.com  f52l.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