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抬手摸了摸沈复生的腰背,手掌下曲线美好,触感柔韧。

“那怎么光吃不长肉呢?这让饲养员多为难。”

沈复生由着他摸,捧着碗狼吞虎咽。

“慢点吃,这碗也给你。”林誉把自己面前的碗推到沈复生面前。

沈复生吃完两碗小馄饨,心满意足地摸了摸肚皮。

“还是填饱肚子舒服。”

见林誉端着碗去了厨房,他也跟了过去,看着林誉把碗放进洗碗机,凑上去抱住林誉,也不说话,只是把脸埋在林誉脖间,软软地依偎着他。

林誉摸了摸他的头发:“十点了,还看书吗。”

“不看了……”沈复生摇了摇头,蓬松柔软的发丝在林誉脖子里扫过。

“那就洗澡睡觉吧,累了吧。”

林誉知道那个指责沈复生的视频可以从网络上删除,却无法从沈复生的心里删除。他这些天又写满了大半个笔记本,图文并茂,连林誉这个门外汉都看得出来有多复杂。

林誉洗完澡出来,原本说了要等他的人已经趴在床边睡得人事不知,脑袋和一只手臂还垂在床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命案现场。

林誉扔了浴巾,无奈地走过去,把沈复生捞到怀里,一起躺进干净柔软的薄被下。

网络上的战争还在继续。

陆子枫调动起自己所有的营销号替沈复生摇旗呐喊,还砸了不少钱买水军造势,对方也是分毫不让,一时所有关于医学的内容下面都能看到两方人马的捉对厮杀。

只是他的努力似乎成效不大,反面因为水军营销的痕迹太明显,导致众人对沈复生的专业素养产生了质疑。

陆子枫有些着急,他是想帮沈复生的,却忽略了娱乐圈里的那一套不适合用在沈复生的身上,本来应该靠技术立身的医生却净是网红那些套路,大众自然不敢信任。

陆子枫给沈复生打电话请罪,沮丧地道:“对不起,沈医生,都是我的错。”

“当然是你的错。”沈复生毫不客气地道,陆子枫顿时更伤心了。

“真的对不起,我本来想帮您的……”

沈复生倒是无所谓那些闲人怎么说他,他的水平在业内都是得到极大肯定的。只是让陆子枫这么闹得,他在网络上的热度一时半会儿是下不去了。

“沈医生,您放心,我会改变策略,寻找别的途径——”

“你等等。”

陆子枫只好闭嘴,只听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混乱的声响,有脚步声,还有吵闹的人声,他心里担心却听不清楚,只好对着手机话筒连声叫道:“沈医生?沈医生,发生什么事了?您那边怎么了?”

沈复生半晌没有回答,陆子枫一边在网上查着,一边焦急地等着沈复生的答复。

好不容易电话里有人声传出,陆子枫连忙拿起来贴到耳边。

“喂,沈医生?”

“我这边有点事,有病人来了,我先挂了,再见。”

“好的,沈——”陆子枫来不及说一个字,手机里就传来嘟嘟的忙音。他遗憾地放下手机,抱着笔记本继续奋战。

沈复生走出办公室,快速地下了楼梯,走到宽敞却拥挤的侯诊大厅里。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vqlcme.dzhhyy.com

5mi.dzhhyy.com  y6t.dzhhyy.com  r60v.dzhhyy.com  vxge.dzhhyy.com  fmgk6.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