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和的笑声之中,两个年纪相近的老者缓缓浮空而起,一左一右站在了轩辕玉凤的身前。两人一个身着青衣,一个身着灰袍,背上,分别背着一把青色和灰色的长剑,目光如剑芒一般锋利幽寒,身上自然荡动的玄气更是如浩瀚的沧海一般磅礴无际。

面对云澈辱及天威剑域的言语,他们却是毫无怒气,青衣老者目光从云澈的身上流连而过,微微颔,淡笑着道:“老夫虽久居剑域,但这些时日,云澈这个名字却已是如雷贯耳。本想着能在两月之后的魔剑大会一瞻风采,不曾想却在此地偶遇,也算是一件幸事。”

“二位长老。”凌天逆和凌月枫被云澈刚才那一下冲击的全身气息大乱,看到青灰两个老者出现,他们连忙捂着胸口向前见礼。因为对他们天剑山庄来说,这是两个绝对怠慢不起的然大人物。

但云澈和他们截然不同,纵然明知他们是天威剑域,而且极有可能是长老级别的人,他依然是满脸的低沉:“幸事?既然是幸事,刚才出手攻击我又是什么意思?你们既然听过我云澈的大名,那么,你们有没有听说过:我这个人,可是极其的记仇!”

第758章 轩辕九鼎

云澈一口喊出“天威剑域”四个字,让轩辕玉凤和凌月枫等人都是心中惊异,而他们更惊异的,是云澈在喊出“天威剑域”时的神情和语气,竟是强势中带着明显的不敬。 “藏头露尾”四个字,更是带着一定的羞辱性。

天威剑域,是处在天玄大6最高层面的势力,在天剑山庄眼中更是宛若处在天阙之上的神域一般,是他们拼了命想依附,绝对不敢有丝毫不敬或冒犯的然存在。他们也从未见过,甚至从未听过有人胆敢面对天威剑域的人时还如此强势。

而这两个老者,还是天威剑域地位极高,玄力强到可谓通天的长老级人物!

“云澈,你真是好大的胆子!!”轩辕玉凤满脸怒色,有两个天威剑域长老在侧,她面对云澈又怎么会有半点顾忌,她怒斥道:“你既知我山庄的两位贵客是来自天威剑域,居然还敢如此出言不敬!你以为自己在神凰帝国那边逞了逞威风,就有资格在天威剑域面前撒野了吗!”

“夫人!”凌月枫马上出声,想要阻止轩辕玉凤说下去。触怒天威剑域这两个玄力滔天的长老级人物云澈今天将势必不可能活着离开。

在他的认知里,云澈的玄力纵然在“死去”的这些年里有了翻天幅度的成长,足以震慑凤凰神宗,又怎么可能和天威剑域抗衡那可是傲视天玄大6万年,至高无上的神圣之地啊!

轩辕玉凤却是直接无视凌月枫的阻拦,面向青灰两个老者道:“两位叔叔,这竖子小辈欺我天剑山庄也就罢了,如今竟连天威剑域都胆敢不放在眼里。玉凤到如今年纪,还从未见过敢对天威剑域如此放肆之人是可忍孰不可忍!还请两位叔叔出手将他拿下!”

“两位长老!”凌月枫心里一突,连忙上前诚惶诚恐的道:“云澈年少,血气方刚,又是负气而来,所以出言不知轻重,还请两位长老不要与他一般见识云澈,苍风皇室那边,我天剑山庄自会给予交代。这两位高人乃是天威剑域的长老,是我天剑山庄有史以来最尊贵的客人,所以无暇接待于你,你度离去吧。”

云澈不为所动,但目光淡淡看了凌月枫一眼他虽自私负义,但总算还是个正派之人,也不枉苍月的宽恕!

“夫君,他都已经欺侮到我山庄头上,你为何还要护着他!而且他今日敢如此对待我天剑山庄,若就这么让他离开,日后只会变本加厉!”轩辕玉凤大声道:“好!留他的命也可以,那就让二位叔叔废了他全身玄力,看他以后还如何狂妄。”

“哎。”青衣老者却是抬起右臂,手掌摇动,脸上依然是笑呵呵的表情,完全没有因云澈的话而动气的迹象:“玉凤,无需动怒。云澈的脾性,我们也早有耳闻,无妨无妨。更何况,云澈可是剑主大人在魔剑大会上最想见到的人之一,若真的如你所言,那剑主大人岂不是要怪罪。”

“剑主大人要见他?”轩辕玉凤眉头拧紧,大为不解。凌月枫和凌天逆也是一脸惊然。剑主轩辕问天天威剑域的最高主宰,他们这些年去往天威剑域多次,从未敢奢望能见到一面,而他竟主动想要见到云澈!?

“呵呵,你十三叔所说的,可没半个字是假话。”灰衣老者开口道,他面向云澈,面色平和,但眼眸深处却是深深的凝重,还有努力掩下的忌惮因为他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云澈的背后,可是有着一个强大到几乎无法理解的师父!

云澈之所以敢在他们面前都这么强势,便是因为那个名为“夺天”的师父。

他自认要击杀云澈轻而易举,但想到云澈那个只用一点星火就让一个和自己实力相近的日月长老化成虚无的师父,他又岂敢真的出手。

“云小友,”灰衣老者笑呵呵的道:“老夫姓穆名渊之,位列天威剑域长老之席。玉凤虽嫁于了天剑山庄,但却是出身自我天威剑域,乃是我天威剑域九长老轩辕绝之独女,倒是不知云小友和玉凤有何恩怨瓜葛,竟让你如此针对于她?”

凌月枫和凌天逆也都看向云澈他们同样全然不知云澈和轩辕玉凤之间会有什么过节。

“恩怨瓜葛?”云澈低沉的笑,从他看到轩辕玉凤开始,一股子戾气就在胸腔中疯狂的翻腾,刚才他向轩辕玉凤出手被青灰两个老者所阻,更是让这股戾气加剧,几乎要在胸腔内爆开。到了此时,已是濒临失控边缘。

“既然你们这么想知道,那我就让她亲口回答给你们听!!”

最后一个字音落下,云澈的身体微微一晃,骤然冲向了被两个剑域长老护在身后的轩辕玉凤。

比起度,更恐怖的,是云澈的瞬时爆力,从静止,到化作了一道雷光。仅仅只用了一瞬间。

青、灰老者脸色顿变,但虽惊不乱,在第一时间迅疾出手,同时抓向了云澈不但是瞬间反应,而且出手的度,丝毫不慢于云澈出手的度。

毕竟,这可是两个强大无匹的中期帝君!

两个剑域长老的手掌同时抓在了云澈的手臂上,但收拢的五指却没有半点实物感,而是一抓而空,将空间抓扯出一波微小的涟漪,云澈的身影,也随着空间涟漪的荡动而消失。

他们抓住的,赫然都只是残影!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q5v.dzhhyy.com  e9tm.dzhhyy.com  rd6.dzhhyy.com  p91n8.dzhhyy.com  2oq2.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